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三章 倒戈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025 2019-08-12 10:12:14

  “离吟,你就是那个赏金猎人排行第一的杀手吧!派你来杀我还真是给我面子啊!不过他们真的确定你能杀得了我吗?”

  离吟抬起头,非常自信地说道:“杀人,我是专业的,救人,我是业余的,所以你是想活下来呢?还是被我干掉呢?你自己选吧!”

  苌言恶狠狠地盯着离吟,“就凭你?先问过我手中的剑吧!”苌言拔剑砍向离吟,离吟没有动,“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受死吧!”

  就当剑要挥到离吟时候,直接被离吟用手按住,剑上的冰封蔓延到离吟的身上,却还是被狐火融化,连同剑上的冰一块全部融化,剑柄由千年玄冰铸成,剑身白暇锋利。

  “还没有人能融化我剑上的冰,你是第一个。”

  “我说苌言,这里除了我俩没有外人,你为什么要装成这样?还像个人样?”

  “原来你早就看出来啦!既然这样,我也不藏了。”苌言叹了口气,解除了身上的法术。

  苌言全身被黑色的气息包围,头顶已经长出了犄角,脸上也出现了神秘而有黑暗力量的纹身,指甲和牙齿也有部分变长变尖,“这就是魔化吗?算了,只要能帮弟弟报仇,我怎样都无所谓。”

  苌言冲向离吟,到离吟跟前就突然停住了,“怎么了,我怎么动不了了,你做了什么!”

  “别担心,我只不过是动用了自己最强的封印术——九尾印而已,放心我还不打算杀你,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事。”离吟悠闲地笑着,而苌言却一直在拼命挣扎,但是自己的任何行动都没有效果。

  离吟走到东陵国使者的尸体旁,蹲下把手放在他的头上,自己闭上了眼睛,只见离吟手中出现了紫色的光覆盖了使者全身,离吟慢慢站起来,“这样呢!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你的故事。”

  苌言知道自己筋疲力尽,已经无法反抗离吟,“臭狐狸,我已经被你抓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要再和我说废话了,杀了我你就能拿到赏金了。”苌言闭眼准备赴死。

  离吟走上前,靠着苌言的耳朵,“你这么想死,那你弟弟的仇还要不要报了,啊?”

  苌言被这一句话震惊了,再也忍不下去了,愧疚的泪溢满眼眶,“我有什么办法,我再怎么强大都不可能让他复活了,而我又面对你这样的杀手,已是在劫难逃,我真的太没用了,现在我唯一的价值就是那些赏金了吧!”苌言慢慢低下头,泪水顺着脸颊落下,还没落到地面,就被离吟伸手接住了。

  “那,别哭了,阎王可不收哭死鬼。”

  “你给我等着,等我完全魔化之后,我一定要把你按在地上狠打,让你给我下跪求饶。”

  “算了吧!你是不可能完成魔化的,我早就看穿了,你其实离魔化只有一步之遥了,可是一直有一个力量在阻止你,那就是你对弟弟的爱吧,就算这份爱的光芒再微弱,但它在你心中依旧有无法取代的地位,你可能没有察觉到,是它在努力维护你最后的自己。”

  “可是,可是我不完成魔化,怎么能打到你,怎么能复仇!”

  “你的弟弟是叫苌崆对吧,他真的希望你成为魔族吗?”

  苌言一怔,想到了苌崆魔化前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哥哥,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要记恨我离你而去,当然你千万不要因此堕落,成为魔族,你要好好活下去,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答应我,好么?”

  “啊啊啊啊!苌崆!”苌言仰天长啸,跪在地上,涕泗横流。

  离吟注意到苌言身上的魔纹开始加深加长,赶紧上前紧紧抱住苌言,“你不是要复仇吗?我帮你,但你千万要完成你弟弟最后的愿望哦!”离吟邪魅一笑。

  “为什么你要帮助我?”

  ”我呀!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有一个执念,但是呢又无法完成执念的人,这样的人最有魅力了。需不需要我的帮助,你好好想想吧!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哟!”

  “什么条件?”苌言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吃了这颗药就行。”离吟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递到苌言面前,苌言直接吃了下去,丝毫没有犹豫。

  “你这个人真是的!也不问问有没有毒什么的。这么相信我的吗?”

  苌言吃下药丸就觉得四肢无力,瘫倒在地,浑身感觉都要灼烧起来,“难道你是骗我的?可恶啊!”

  “不要这么早下结论哪!”离吟走到山顶,口中念出法决,所有在山上的尸体全部焚烧起来,“这么多腐烂的尸体真的是太臭了,还占那么多空间,干脆全部烧了好了。”

  山下军营中的人看见大火烧山,赶紧报告国王,国王看着燎原的烈火,哈哈大笑,“看来那只九尾已经和苌言在交战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国王陛下,您真的打算给九尾黄金千两吗?这对我们国库可是不小的负担啊!”军师问道。

  “哈哈哈,当然不会啦!只是我们要杀死苌言,就必须请比他还厉害的人,等到九尾下山,多少也会受点伤,到时候我再给他喝一杯毒酒,然后直接抹杀掉,要知道赏金猎人的生命是没有保障的,杀死也不要负责的。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陛下英明!”所有士兵一起奉承。

  苌言感到自己被欺骗了,挣扎着站起来,离吟走到眼前,自己却无力反抗,苌言费力地用剑支撑着身体,但还是要倒下,却被离吟扶住,离吟坐下,顺势将苌言抱住,往苌言的耳朵里吹气。

  苌言脸红了,“你干什么?”苌言抬头看着离吟,居然有那么一瞬间认为离吟是女的。

  “放心吧!我离吟做事说一不二,说帮你就帮你。”离吟替苌言整理散乱的头发。苌言突然感到有些放松,他的魔纹消退了,一直退到眉心长出的犄角上。

  离吟一把握住犄角,用力一拉,把犄角扯了出来,伴随着鲜红的血液和苌言的惨叫,血液滴在一片叶子上,叶子一瞬间就枯萎了,而离吟手中的犄角也在狐火中慢慢地化为飞灰。

  离吟把苌言扶起来,“好了,你的魔化已经被我消除了,幸好还没有完全魔化,不然我可就没办法了。”

  苌言看到自己恢复正常了,赶紧感谢离吟,“谢谢你,离吟。”

  “不要谢我,要不是你对你弟弟的爱也就是你刚才唯一剩下的感情一直在坚守,不然你也不会恢复,要谢就谢谢你的弟弟吧!我刚给你的是我师傅炼制的净化丹药,只有未完成魔化的人使用才有效果。”

  离吟又拿出一颗丹药,“这是紫罗丹,吃了你就能恢复战斗能力,还会有修为的提升,我在你身体里存了一些狐火,等到你找到真正的自己时,它就会回到我这里。”

  苌言有些担心,“你不完成赏金任务,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吧!而且你的赏金也没有了,对不起!”不知何时苌言对离吟竟有了羞愧的意思。

  “没事,我不在乎!我觉得你比赏金更能提起我的兴趣,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去他们军营里看看,记得看我信号,如果你看到他们营中有紫色的狐火飞起,你就下山,抱你的仇!明白吗?”离吟一边笑一边走下山去。

  苌言望着他的背影,“真的谢谢你,我愿意用我所有来报答你的恩情。”苌言吞下紫罗丹,瞬间感到了灵力的凝聚和修为的提高,修为已突破炼神四阶。

  日落西山,离吟来到军营中,国王热烈迎接,“九尾,回来啦,来里面请,我已经命人备好酒菜,就等你凯旋啦!”

  “如此,真是有劳了。”离吟还是很冷淡。

  酒席上国王问离吟:“那个苌言已经解决了吧!”

  “你敢质疑我的实力!你可以派人上山寻找他的尸体。”离吟假装不悦。

  “没有,没有,怎么敢呢?”国王陪笑道。“来,我敬你一杯酒。”国王端起一杯酒。

  “谢过了。”离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的赏金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哪!”离吟突然倒下,捂着肚子,“你们,竟然在酒里下毒!”

  国王一看离吟已经中毒,马上站起来,大喊道:“哼!你个臭狐狸,还想要赏金,这回能保住你的性命就不错了,侍卫们抓住他,我重重有赏!哈哈哈哈!”

  军师看着不对劲,突然醒悟过来,赶紧对国王说:“我放的毒是专门毒害心脏的,不应该是肚子疼啊!”

  国王一惊,这是离吟已经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还真是老谋深算哪!可你终究棋差一招!那种毒早就被我发现了,用障眼法骗过你们后,和你的酒杯调换了一下。怎么样?这毒酒的味道不错吧!哈哈哈!”离吟把手举过头顶,打出一团紫色的狐火,狐火穿透了帐篷,照亮了半边邙山。

  而邙山上的苌言一看到离吟的信号,收好长剑,一路飞奔下来,月影婆娑,复仇之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