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二章 堕落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64 2019-08-11 07:36:21

  偶然有一天苌言被师傅召唤,“苌言,你现在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炼神三阶,是时候带你去我们门派的秘密修炼所了。”

  “是!”

  “你先退下吧!我和其他长老还有话要说。”

  苌言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了,”哈哈哈,老贼,过几天就是你的死期。”为了杀死师傅,给弟弟报仇,苌言准备了许多致命的暗器。

  第二天师傅带着苌言来到了东陵国的一处地下炼场,在这里苌言见到了害死自己弟弟的罪魁祸首——东陵国国王,不过在这之前苌言根本就没有猜到一国之主竟是这样的人。在简单介绍过这地下炼场的位置和作用后,苌言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休息。

  苌言坐在房间里,打开自己的包袱,检查暗器是否准备妥当,当他盘算着如何用暗器杀死师傅的时候,突然这个房间的门窗全被关闭,墙壁上开始有不明气体溢出。苌言第一个反应就是毒气,赶紧使用蔽息术。

  蔽息术是很基本的法术,可以保证施术者在一天之内不需要呼吸空气,但是由于这个法术太过基础,基本很少有人将它练好,可很早以前,苌言还是个修为甚低的修者时,一直拼命练习这种基础法术,达到了抵抗普通毒气的境界。

  可当毒气近身时,苌言才意识到,这种毒气是散修毒,是世上四大毒气之一,苌言赶紧攻击墙壁,但都是徒劳,墙壁十分坚硬,苌言抵抗了一阵,渐渐失去了气力,但是还保持着微弱的意识,毒气入侵让他瘫倒在地,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这是一群带着面罩的人进来把苌言抬起来,运送到一块地方,在那里,有一位穿着白色大衣的男子,好像是那群戴面罩的人的首领,突然有一位新来的面罩女子问道:“大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是神月派的弟子吗?为什么要毒晕他?”

  “看来你还不了解,神月派其实和我们东陵是一个整体,神月派附属于东陵,神月派会定期带强者过来给我们试验新的药品,这个体系已经维持了几百年了。”

  “那为什么要用强者试验药品呢?”

  “东陵国几乎全是战士,国家的资源都是源于征战,所以为了提高战士的素质,成立了这个医药会,研制新药来提升部队整体战斗力,用强者作试验可以知道该药品对人体最大的提升幅度有多少。”

  “那要是控制不住该怎办?”

  “这可不用担心,吸入了散修毒,就会陷入昏迷,醒来后就算再厉害的人都无法使用法术,经脉全封,几乎就是一个废人,但是也有例外,据说上一个试验体叫苌崆,他没有事先吸入散修毒,最后经过强化,却走火入魔,最后死于师门。”

  苌言一听到苌崆这个名字,马上就清醒了几分,但还是动弹不得,他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器物一下划破了自己的手腕,之后一股至寒的液体流了进来,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冰封起来。

  “你们把他锁起来,要好好观察几天。”

  “是!”于是苌言就被捆仙绳绑在了磐石柱上。

  被输入了至寒液体的苌言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身体仿佛要炸裂一般,疼痛让苌言昏死过去,也不知道自己被绑了多久。

  “我这是死了吗?”苌言慢慢清醒过来。

  “哎,哥哥,你醒了啦?”苌崆凑过来。

  “怎么,你是苌崆?你真的是苌崆吗?”苌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眼睛。

  “哥哥你今天很奇怪呢!我们快去练功吧!”苌崆蜡烛苌言的手。

  苌言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切都回到了从前,自己的弟弟还活着,刚要下床和弟弟去练功,却发现弟弟的脸上多了几道伤痕,衣服也破旧了。

  “这是怎么回事?”

  苌崆紧紧握住苌言的手,“哥,我被师傅下了药,现在是半仙半魔的样子,我再失去一些自己,就彻底魔化了,可以的话,你快离开这个罪恶的师门吧!”

  苌言一怔,这是苌崆曾经对自己说的话。

  “哥哥,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会不会嫌弃苌崆,会不会不要苌崆了。”

  “怎么会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最好的弟弟,这一点永远不会变。”苌言紧紧地抱住苌崆。

  苌言抱了一会,发现怀里的苌崆已经变得冰冷,连心跳都停了,苌言慢慢松开手,看着眼前的苌崆,一双血红的眼睛流出了血红的泪,嘴边还有已经干涸的血渍,却依旧笑着,手中握着的剑也已经折断了,身体上千疮百孔,白色的衣袍被鲜血染得绯红。

  苌言目眦欲裂,“苌崆!啊啊啊啊!”

  “快看!他有反应了!”那些看管苌言的士兵激动地喊道。

  他们靠近苌言,发现有一股红色的气息从苌言的心脏处散发出来,包裹了苌言的全身,突然苌言睁开了眼睛,黄色的瞳孔变得血红,“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去给他陪葬!”

  “哈哈哈,陪葬,就凭你!你被捆仙绳绑着,这东西只要是仙族就根本无法挣脱!白日说梦话!”

  “对啊!这捆仙绳仙族的确是无法挣脱,但要是魔族呢?哈哈哈哈!”苌言大笑着,露出了极其恐怖的表情。

  “又在说梦话,你可……”话音未落,苌言轻松挣脱捆仙绳,掐住一位士兵的脖子。

  “救我……”那位士兵无力地喊着,还没等其他人上前,苌言就把他的脖子折断了。

  “快拦住他,不能把他从这里放出去!”其中一个士兵喊道。他刚刚说完就被苌言一击洞穿了胸口。

  剩下的所有士兵拿起武器,冲了上来,不管刀枪剑戟全部砍向苌言,苌言手腕中流出了蓝色的液体,一瞬间凝成一把剑,把所有的兵器全部封住了,苌言用力一震就把兵器全部震碎了。

  随后拔剑一挥,将所有人都斩为两段,使用法术直接突破了防御壁,逃了出去。

  而另一边苌言的师傅得知苌言已经从地下炼场逃出,赶紧出动师门弟子前往围剿苌言,终于在邙山找到了苌言,此时苌言已经是半仙半魔,师傅下令全体进攻苌言。

  进攻批次分为三批,一批比一批强,但是凡是靠近苌言的修者全部被冰封,然后死于苌言的剑下,师门的长老们商量着联合东陵国绞杀苌言,但是东陵国为了提高战力,竟想拉拢苌言。

  苌言被围在邙山中三天三夜,东陵国派出使者,许诺荣华富贵,妻儿满堂,苌言都没有回应使者一声。

  使者终于忍无可忍,“苌言,你究竟想要什么!”

  苌言处于半魔化的状态,却依旧保持着清醒,以极其愤怒的声音回答:“我要我的弟弟苌崆,你们能给我吗?”

  “这,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对不对?”使者还在解释。

  “哼!没错!但是他就是被你们害死的!”苌言说完一剑刺向使者,使者拔剑想要抵抗,却直接被剑气贯穿,慢慢地倒下了,带着一种绝望的表情,苌言一步步向着奄奄一息的使者走来,“我现在就送你去见我的弟弟吧!哈哈哈哈!”苌言拔出匕首,剜出了使者的心脏,“原来人心是这样的啊!哈哈哈哈!”取出使者心脏的苌言离魔化又近了一步。

  东陵国得知拉拢不成,而苌言这样强大的人必然会与自己为敌,于是答应神月派出兵上邙山击杀苌言,但是由于接近魔化完成的苌言过于强大,出战的士兵大多有来无回,即使这样,东陵国还是没有放弃围攻。

  东陵国知道在这样下去,就算苌言最后死了,但是自己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于是发出悬赏令,出黄金千两悬赏苌言的人头,榜单一发出就被当时的第一赏金猎人九尾狐接下,并通过法阵传送到邙山,来到东陵国与神月派的营中。

  “九尾狐,只要你拿下苌言,我就给你黄金千两。”东陵国国王讨好九尾狐。

  “杀他不是问题,只是希望你们能如数把赏金给我,否则别怪我刀剑相向!”九尾十分冷淡,“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军师说道:“我们已经围了他十天了,应该已经筋疲力尽了,按照魔化的速度,过了今天他就是完完全全的魔族了,据说当初他的弟弟魔化只用了三天,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长时间。不过一旦魔化完成就会很难对付,希望大人早些出手解决了他。”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结果了他,你们也不用派人跟随我,那样只会拖累我,明白么?”

  “是!”军师点头答应。

  九尾一个人走上邙山,一路上都是士兵的尸体,大多已被虫鸟啄食,腐烂不堪,山上的树几乎全被染成了红色,走到半山腰时,地面上就出现了冰痕,而且面积非常庞大去,目测源头就在山上。

  九尾继续向上走,知道来到山上的一块平地上,他看见一位衣着破烂,面容憔悴的男子坐在一个尸体上,手中握着一把冰封的剑。苌言看到有人上山,把剑一挥,一道寒光闪过,九尾就被封在一块冰中。

  九尾只是笑笑,手心出现了一团紫色的狐火,很快就把苌言的冰烧化了,苌言这才发话,“你是谁?是来杀我,还是来说服我的?”

  九尾走近苌言,微微鞠躬,“认识一下,在下离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