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一章 接受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45 2019-08-10 09:18:18

  苌言看着抱住自己的雪怜,“雪怜,你就这么怕我吗?”

  雪怜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苌言看天色也已经晚了,带着雪怜来到一家酒馆,“小二,来一间上好的双人客房,再备些酒菜,等会下来吃。”

  “好嘞!您稍等。我这就去收拾客房。”说完便一路跑上楼梯。

  苌言来到柜前,对正在打算盘的掌柜说道:“我要在这里住些时日,劳烦照顾一下。”说完拿出两张5000两的银票递给掌柜。

  “不要这么客气嘛!红眼魔君大人,你的光临让小店蓬筚生辉。”掌柜一边笑着,一边推脱。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嘛,快收下!”

  “行行行,大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时小二跑下来,“客官,你的房间收拾好了,这边请!”

  苌言搀着雪怜走上楼梯,进入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来,明白吗?”

  “是!保证不会打扰大人您的!”掌柜继续打他的算盘。

  苌言关上房间的门,雪怜一个人畏畏缩缩地躲在角落里。苌言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想摸摸她的头,却被雪怜躲开了。

  苌言也没有办法,把刚才买的东西放在桌上,就走出去了。

  雪怜看到苌言走了出去,又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的真的十分害怕,自己爱上的人居然是红眼魔君,也许自己也会像藏说的那样,死在异地,被人拿走心。

  雪怜想要逃跑,可能苌言带她来这里就是想要杀死她,之前的全部是表演给她看的。雪怜想到这里,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却看到了桌子上包装好的东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雪怜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看到里面都是白的,绿的,紫的小方块,“这是什么东西呢?”

  “这是桂花糕。”苌言的声音让安静的房间一下子紧张起来。

  雪怜慌了,赶紧躲回角落,“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过她环顾四周,根本没看到苌言,才叹了口气,放松下来。“一定是心理作用。”雪怜鼓励自己,又来到桌前观察桂花糕,慢慢伸手捏起一块,嗅了嗅,“好香的味道!”不自觉地咬了一口,“好甜,好好吃。”

  “喜欢吃就多吃点。”苌言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这次雪怜没有躲到角落里,因为她以为和上次一样,是自己的错觉,继续吃着桂花糕。不过她刚刚抬起头就看到了苌言红色的长发和黄色的眼睛。

  这可把雪怜吓坏了,蹲坐在地上,“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直在这里看着你呢!”苌言笑着回答。

  雪怜又缩回角落,“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那样做,我可就喊救命了!”苌言看雪怜这样子像是又要哭出来了,慢慢地靠近雪怜。

  “你别过来!”雪怜叫着,可是苌言没有停下脚步,很快就来到她面前,向她的脖颈处慢慢伸出了手,雪怜想要使用灵力,却发现什么法术都无法使用,她也明白苌言那么厉害,喊救命也没人会来救自己,只能紧闭双眼,难道那个甜甜的方块是抑制灵力的毒药吗?自己就要死了吗?

  雪怜闭眼等待着死亡,却感觉自己的颔部被慢慢托起,“告诉我,你在害怕些什么?”雪怜又感到自己的眼泪正在被人轻轻拭去。

  雪怜睁开眼睛,看到苌言关切的眼神,”我怕曾今我眼中的你都是假的,怕你只是做戏来引诱我离开雪琅山,怕我的爱只是牺牲品!怕你说爱我也是假的!”

  “果然,你还是很在意那个身份吗?”苌言叹了口气。

  “对!既然你是那样的人,就来杀了我吧!”雪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噗!”苌言笑了,“我为什么要杀了我爱的人?”

  “难道你不是要杀我取走雪芯吗?你说爱我是真的吗?”

  “当然,我苌言向来说一不二。”

  “太好了!”雪怜激动地抱住了苌言,抱得紧紧点,一点也不想撒手。

  “以后可以不要哭了吗?女孩子哭起来可就不漂亮了!”苌言抚着雪怜的头,看着雪怜哭肿的眼睛,心疼地说。

  “嗯!我答应你!”雪怜擦去眼泪。

  雪怜又想到自己没法使用法术,又有些警惕,“那个是什么?”雪怜指着桌上那堆彩色的方块。

  “那个是桂花糕,怎么样?好吃吗?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甜食。”

  “不是毒药吗?那为什么我无法使用灵力了?”

  “这是因为这家酒馆是制衡者们给赏金猎人专门安排的住所,自带法术限制,进入的人都无法使用灵力或是法术。”

  “这样啊!那我可以再吃一个桂花糕吗?”雪怜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和祈求,苌言看着她这样子可高兴坏了。

  “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真的吗?谢谢你!”雪怜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往嘴里送,“真好吃呢!”看着她幸福的样子,苌言也笑了。

  “你也来一起吃嘛!你不是说这也是你最喜欢吃的嘛!”

  “好,我也来。”苌言拿起一块慢慢放入口中,还是那个久违的味道,真是让人舒心。

  “来,张嘴,啊!”雪怜拿起一块递到苌言嘴边。苌言起初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吃下去了。

  雪怜不敢相信眼前的苌言居然就是红眼魔君,忍不住问道:“世人传言红眼魔君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凡是他接的悬赏令,没有一个悬赏犯能活下来,就算排名第二,你的完成率也比第一位的九尾狐要高,据说九尾狐也几乎没有失手过,但是仅有一次放过了那个悬赏犯,这为什么和现在的你完全不一样,你对我那么好,也没看到你随便杀人,就算是那个休月,你不是也放他走了吗?”

  “你想了解我的过去吗?也许你听了就会找到答案。”

  “真的可以吗?听别人讲过去的事,叙述者不会难过吗?”

  “都是些陈年往事了,说说也无妨,更何况是对自己爱的人呢?”苌言伸手拿起一块桂花糕塞在雪怜嘴里。

  雪怜勉强吃完后说道:“我吃饱了,再吃那么多甜食都要胖了,那时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苌言认定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雪怜听了非常高兴,“真的?我爱你!苌言!”雪怜靠近苌言,把头靠在苌言肩上,“现在可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了么?”

  “随时都可以。”

  “那可以先给我讲讲你的挚友吗?他好像叫离吟对吧?”

  “嗯,他是叫离吟,离别的离,吟唱的吟。”

  “在雪琅山的时候,你说他很厉害,早就突破了炼神五阶,是这样吗?”

  “没错,如果我要和他战斗的话,就必须开启修罗模式才有赢的可能,否则就是被秒杀。”

  雪怜吓了一跳,苌言已经很厉害了,那离吟又是怎么样一种存在呢?“既然是这样,那应该没有人能杀死他吧!”

  “准确地说是这样,但是他太看重感情了,为情所困也是他最大且最致命的弱点。你知道我是赏金猎手排行第二的红眼魔君,那你知道第一是谁吗?”

  “难不成那个九尾狐就是你的挚友离吟吗?”雪怜有些猜到了。

  “对,你不是说九尾狐只有一次放过了悬赏犯吗?那个悬赏犯就是我,要不是他当年放过我,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真的要谢谢他。”

  “那他为什么要放过你?”

  “可能时出于同情和怜悯吧!”

  “原来这么厉害的人也有这样的感情呢!”

  “其实过去的我并没有现在样强大,我只是一个在仙族修炼的普通修者,而且资质极差,没有任何优点,时常会受到师兄师姐的欺负,但是我的弟弟苌崆却是十分优秀,从小展现出来的天赋比当时仙门所有的人都要高,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修为越来越高,成为了师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那你们兄弟关系如何?”

  “我们是亲兄弟,关系自然是好得没话说,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总是会站出来保护我,他说他愿意保护我一辈子。”

  “哇!你们兄弟感情真好,什么时候介绍一下,好让我也认识认识?”

  苌言语气突然变得低沉,“他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怎么会这样,抱歉我触及了你的伤口。”

  “没事的,就当我也以为我们兄弟俩能一直这样形影不离,可是意外却发生了,我弟弟被师傅欺骗,服下了一种药物,据说能够提升修为,结果苌崆失控了,变成了魔族逃离了师门,但他还是保持着对我的记忆,在完全魔化前告诉了我一切。”

  “身为魔族是会被追杀的,那一天他被抓回师门,我跪下祈求师傅不要杀他,最后我被几人按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师傅的剑穿透了苌崆的胸膛。”

  “那之后你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吗?”

  “并不是,我目睹弟弟的死亡后,精神受到刺激,却意外地活化了自己封存的经脉,拥有了比弟弟还要高的天赋,我的师傅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悉心教诲,让我放弃仇恨,不过弑亲之痛怎么能消除,我一直苦心修炼,寻找机会报仇,没过多久我就已经超过了弟弟巅峰时刻的修为,成为师门子弟中首屈一指的强者。就当我以为终于可以报仇的时候,噩梦又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