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章 真实身份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96 2019-08-09 10:36:42

  “既然我的挚友都那么说了,看来还魂丹是用不到雪芯的,这样的话,我就要离开了。”苌言起身准备离开。

  雪怜拉住苌言的衣服,“苌言哥哥,你能带我离开这吗?我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和你一起,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爱你,愿意陪你做任何事,离开这也没问题。”苌言抚了抚雪怜的脸颊。

  “可是……”雪怜看向藏。

  苌言马上就会意了,拔出长剑,架在藏的脖子上,”让不让她走?”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这次算我倒霉,碰到个厉害的,哎!”藏无奈地摇了摇头。

  “太好了,谢谢你!神明大人,哦不,是藏!”雪怜开心地笑了。

  藏目送两人离开雪山后回到洞中,“雪沐啊!你看到了吗?真的会有那种爱情呢?我也是一样呢!为了你我还要继续守护这里,直到生命的尽头。”

  雪怜解除了对苌言的法术限制,让苌言得以使用御剑飞行,苌言拔出擎阁剑,向空中一掷,牵着雪怜的手一跃而上,擎阁剑瞬间变大了许多,两人站在剑上,看着千里雪山,飞向远方。

  “你可要抓紧哦!不然会掉下去的哦!”苌言对身后的雪怜说。

  雪怜以前从没有到过这么高地方,吓得紧紧抱住苌言不放手,苌言笑着说:“没事的,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雪怜这才慢慢睁开眼睛,”我们去哪里?”

  “要玩的话,当然是去乾朝京城啦!要加速喽!”

  刚刚适应这个速度的雪怜大喊道:“别,就这样就行了!”

  苌言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御剑飞行的速度提到最高,长剑穿云过雾,长空之上留下一片尖叫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脚下出现了一片繁荣的都市,苌言选择在市场的郊外降落。

  从擎阁剑上下来的雪怜脸色极其难看,一路上都不说话,苌言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你怎么能这样!我刚刚从雪琅山出来,你就这么欺负我,哼!还说喜欢我,哼,不理你了。”

  “别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苌言很慌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女孩子,忽然眼前一亮,跑到一个小摊前,和摊主聊了起来。

  雪怜正闭着眼睛生闷气,苌言离开一会也没发现,等到雪怜发现身边突然变得安静了,听不到苌言的声音了,周围只有一群陌生人走来走去时,她瞬间想到了藏讲的故事,“难道我这是被抛弃了吗?”

  雪怜想着想着突然就哭起来了,周围的人都很诧异地看着这位妙龄女子,而苌言正在等待摊主把东西做好。

  雪怜一边哭着一边向前走,突然撞到一个英俊的公子,雪怜往后一倒,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大声呵斥了,“哪里来的小姑娘,敢撞我们休月大人,还不赶紧道歉!”

  雪怜当时就惊住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那位公子却喝退随从,“你们干什么?对美丽的姑娘要温柔,知不知道!”公子转向雪怜,“我没事,在下休月,敢问姑娘芳名?”

  “我,我叫雪怜。”雪怜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回答。

  休月把手中的扇子展开,摆出一副清秀的样子,”那雪怜姑娘为什么要哭呢?”

  “我,我爱的人不要我了!”雪怜哭得更伤心了。

  “那你跟我们走吧,我保证会好好对你的。”休月一笑,向雪怜伸出了手。

  这时苌言已经买了东西,却找不见雪怜了,又不好意思大声呼喊,只能到处寻找,突然看到路口围着一堆人,就赶紧跑过去看看,在人堆中心,苌言看到了雪怜,以及休月,苌言本来想叫住雪怜,却听到休月的随从在呵斥雪怜,一下子怒从心起。

  就当苌言要发作时,看到休月对雪怜如此友好,又把这口气忍了回去,准备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动手,毕竟不能冤枉了好人。周围虽然围着一堆人,但是都与休月的人保持一段距离,而且都在小声嘀咕着。

  苌言叫住一位路人问了问:“你们在说什么?能告诉我么?

  ”一看你就是外来人,连休月公子的事都不知道。”

  “休月公子是谁?”苌言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休月公子就是赏金猎人排行第30的人族,据说对于悬赏对象极其残暴,平时一副清秀公子的样子,但背地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经常在这里横行霸道,喜欢把外来的女子带回家,据说那些女子去了就没有回来过,听打更的说,那些女人被他玩腻了,就大卸八块扔了喂狗,真的是太恶心了,这不,又有外来女子要遭殃了,不过你可别管这事,得罪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一百多个啦!”路人说完就走了。

  苌言一听,原来雪怜的处境这么危险。突然他听到雪怜的尖叫声,“救命啊!我不要和你们走!放开我!”

  苌言拨开人堆,看到休月正抓着雪怜的右手“雪怜,我在这里。”苌言拔出擎阁剑,却被休月的随从拦住了,”怎么,你小子想逞英雄吗?先问过我们同不同意!”

  “你们,给我滚,苌言没有动剑,爆发出蓝色的气场,将休月的随从都击倒了,当随从倒下时就被冰封在地上不能动弹。周围的人知道有好戏看了,就纷纷后退一步,好隔岸观火。

  雪怜听到了苌言的声音,却又被休月抓住,怕苌言误会,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休月一脚,休月疼得大喊,雪怜趁机挣脱跑到苌言身边,“我在这里,你终于来找我了!”说完抱着苌言又哭了起来。

  休月回过神来,发现雪怜已经跑开,正抱着一位男子哭泣,而自己的随从又被放到,感到十分生气,“喂,小子,那姑娘是我们的,识相的赶紧把她交给我!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苌言本来看到雪怜哭泣就很生气,这下这个什么休月公子又这样嚣张跋扈,更是气到快疯了,“我的人你也敢动,是不是活腻了?”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休月公子!赏金猎人排行第30位!怎么样?害怕了吗?赶紧把人给我留下!”

  雪怜虽然在哭,但是他们的对话还是听得很清楚的。就算雪琅山十分封闭,但是对于赏金猎人,雪怜却是明白的。赏金猎人中都是些危险人物,排行前100的都是修为极高的修者。虽然苌言很强,但是雪怜还是很担心苌言会不会有危险。

  “呵呵。”苌言一声冷笑,“才30就在这里显摆,那你知不知道排行第二的是谁啊?”

  “这谁不知道?不就是红眼魔君吗?”休月很不屑。

  “对啊,那你知不知道红眼魔君真名叫什么,还有他的武器你认不认得?”

  休月公子两手一摊,“那还用说,红眼魔君只是称号,据说他开启修罗模式的时候双眼会变成红色,而且非常残暴,所以被称为红眼魔君,他的真名叫做苌言,武器是擎阁剑,上面嵌着至宝夜光石。”

  雪怜一听到苌言的名字就彻底震惊了,自己爱的人居然是红眼魔君,那个让人恐惧的男人!想到这雪怜不自觉地开始发抖。

  苌言察觉到雪怜的反应,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雪怜虽然很害怕,但是苌言的手让她感到温暖和安定,身体也不再颤抖了。

  ”你们干什么呢!说红眼魔君又能怎样?他会来帮你们吗?哈哈哈!真是可笑。”休月放声大笑,完全没有了公子的形象。

  “你说的对,红眼魔君的确不会来帮我们,因为我就是红眼魔君——苌言!”周围的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赶紧找地方躲了起来,满满一街的人霎时间全没了踪影,只留下休月和随从,还有雪怜和苌言。

  休月一惊,“怎么可能!一介鼠辈还敢自称魔君大人!真是找死!”

  “哦!你确定我真的只是冒名顶替的吗?好好看看吧!”苌言把手中的剑丢给休月。

  休月伸手接剑,却发现自己根本握不住,实在太沉了,只好费力地拖着看,这一看就看到了那颗至宝夜光石,休月的眉头开始皱紧,头上已有虚汗流出。

  “这不能说明什么!夜光石和武器都可以模仿!你骗不了我!”

  苌言微微一笑,“那你就来亲自验证一下吧!苌言启动结界和阵法,将三人传送到漆黑的世界,在漆黑的世界里,明明没有光,却可以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不是红眼魔君!”苌言黄色的瞳孔渐渐染上了血红的颜色,在漆黑的世界里格外明显。

  休月一看到血红色的眼睛就明白了,眼前这个人就是红眼魔君,脸色惨白,赶紧求饶,“魔君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吧!”

  “你还记得赏金猎人的法则吗?”

  “法则我当然记得。排名较前的人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随意的击杀排名靠后的人。”休月一边说一边跪下求饶。

  漆黑的结界和苌言血红的双眼把雪怜吓坏了,整个人一直在颤抖,就算苌言抚摸她的头也无法停止。

  苌言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走吧!带着你的人永远离开这里!听到没有!”

  “是是是是,我这就带着随从滚蛋,谢大人不杀之恩!”休月给苌言磕了三个响头。

  苌言解除结界,将三人又传送回来,苌言收回擎阁剑,休月的随从就可以站起来了,他们刚刚站起来,拔腿就跑,没有一个人敢回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