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十三章 血光之灾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023 2019-08-09 10:09:45

  信把他所了解的都说了一遍。

  “原来我的前世是这样哒!感觉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和现在一样。”莫伊一有些失落。

  “其实并不是,你的前世至少也有炼神一段的实力,是能和高等级的灵兽一较高下的。”离吟补充道,“不过你现在确实很弱。连一个低等级的灵兽都打不过。”

  “这又没关系,我可以保护你的,莫伊一。”信非常自信地说。“要是那个什么恶灵再来一次,你还能保护我吗?你难道不用考虑鬼界的存亡吗?果然我还是应该变强一些,不能总是依赖你们。信,你刚刚复活,实力不可能到达巅峰时期,对吧?”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只有巅峰时期八成的功力。”

  碧菡突然发话了,“那你们可以去我们师傅那里修炼,那边的修炼效果比芳山都要好。”

  莫伊一来了兴趣,“你说去离吟师傅那边吗?我还不知道离吟的师傅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住在哪里呢?”

  “好吧,想来也有100多年没有看到师傅了,莫伊一,信,你们收拾一下,准备去我师傅的青音学院吧!”

  “我也要去!”苌言和寒筱同时大喊。

  “你们去干什么?”离吟似乎不太欢迎。

  苌言第一个答道:“我要去保护你的安全,万一信这家伙暗算你怎么办?同样的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要和你一起去。”

  寒筱也不甘示弱,“你答应我爱我一生一世,你是我的人,我必须陪在你身边,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

  “我怎么会暗算离吟呢,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好朋友,刚刚只不过是没控制好而已,都是意外啊!”信辩解道。

  离吟也解释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酒,胡乱说的话不能算数啊!再说我是真的与那个人有约定的,怎么能?”

  “那也无妨啊!我留在你身边,直到你忘记她,爱上我不就行了。”寒筱并不肯妥协。

  终于一番争论后,离吟只得带上苌言和寒筱。五人向碧菡告别后,离开了芳山,前往罄音学院。

  五人走了一下午,莫伊一累得走不动了,“喂,我说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下,这天也黑了,你们等等我呀!”毕竟这五个人中只有自己是人类。

  突然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莫伊一吓了一跳,“什么东西!离吟,有个黑影刚刚飞过去了。”话音刚落,从茂密的树丛中跳出了一只巨大的野猪。

  “嘿哟,鳞甲猪。高等级灵兽呀!”离吟笑嘻嘻地,突然树丛又开始颤动,又跳出五只鳞甲猪。

  “这个猪和我们吃的有什么不一样吗?”莫伊一认为鳞甲猪和普通的猪长得差不多。

  “它们更有攻击性,而且能够听懂我们的语言。”信还没说完,一只眼睛上有疤痕的鳞甲猪向他发起冲击,信一个跳跃躲开,“这应该是首领,看来还挺凶的吗!”那只鳞甲猪刨了刨脚下的土,再次发起冲锋,这次信没有闪躲,正面用手抓住了它的獠牙,身体前倾,用自己的力量在和鳞甲猪对撞,双方僵持了一会,信一笑,转动手臂,将鳞甲猪放倒,随即把手刀架在鳞甲猪的脖子上。

  其他鳞甲猪看首领有难,纷纷向信冲击,离吟手一挥,一团紫色的狐火挡在信的面前,那五只鳞甲猪看到那狐火便不再向前,而是畏畏缩缩地后退,苌言持剑往鳞甲猪的退路上一指,筑起一道坚固的冰墙,这下鳞甲猪们进退两难了。

  “信,离吟,苌言,要不你们放了它们吧!看上去它们好可怜,行不行嘛?”莫伊一撒娇道。

  三人异口同声,“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次就让它们走了,你还真是善良。”随后两人解除了法术,信也放开了那只鳞甲猪。六只鳞甲猪得到解放后聚到一起,一齐向莫伊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就跑向了森林深处。

  苌言看着鳞甲猪跑远,回头问莫伊一:“既然猪跑了,那晚饭吃什么呢?”

  “我们可以吃蔬果嘛!”寒筱替莫伊一答道。

  “行吧!我们去找找有什么可以吃的吧!”离吟说完就走进了森林,其他人也陆续走了进去。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五人又回到刚刚的地点集合,他们找来了很多食物,蘑菇,野菜,苹果还有一些可以提升灵力的药草。

  简单地吃完晚饭后,五人聚在一起聊天。离吟问寒筱:“寒筱,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就算我是一个该死的人。”

  “我就是喜欢你,哪有那么多理由,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一定会跟随你,天涯海角,你到哪里,我到哪里。你也别想甩掉我。”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决心,那就随你吧。”

  “伊一,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信还是不放弃,“你是不是在故意气我,还是讨厌我了呢?”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记不得以前的事了。”莫伊一努力思索着,却仍一无所获。

  “既然她记不起来就算了,毕竟轮回漩涡你我都见识过,它的伤害可不止失去记忆这么简单,她身上也许还会有其他副作用,日后还要慢慢观察。”离吟抬头看了看满天的繁星。“差不多也要休息了,明早儿还要赶路呢!”

  “可是这荒郊野外的,我们在哪里休息呢?”莫伊一很为难,“不会就睡在这地面上吧!”

  信眼睛一瞥,上前握住莫伊一的手,慢慢举起来,“这不是物灵镯吗?”信摘下手镯,摇了摇,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结界,结界里放着许多东西,但大多都是女人的生活用品,以及一张红色的大床。

  “那就这样吧,我们三个男人睡树上守夜,你们两个睡在床上。”离吟对寒筱和莫伊一说完就一跃到树上,面向月光而坐,苌言也跳上树枝,信本来想和莫伊一睡在床上的,离吟这么一说,他也没办法,想想莫伊一也不会答应,于是也睡在了树上。

  夜深人静,苌言观星良久,“离吟,睡了吗?”

  “还么有,怎么了?”

  “我夜观天象,得知你年末会有血光之灾,你一定要小心防备。抱歉,我不能为你逆天改命,一切都要看你的造化了。”

  “血光之灾吗?正好我该做的都做完了,也可以去陪陪白鸣了。”

  “白鸣,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即使是信也猜不透离吟的内心究竟如何,他只知道自己最亲的人就只剩下离吟了。

  “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他拯救了我,但是我却以怨报德,取了他的性命,而且我还和他的妹妹有婚约,你说我可不可笑,因为是我杀了他,我现在都没脸去见他那妹妹了,既然我就要死了,那我的痛苦也可以消除了,我将得到解脱。”

  “不行!你不能死,我一定回想办法救你的!”

  “行啦行啦,早些休息吧,一天了,累了。”离吟闭了眼,靠着树干睡了。

  苌言还是不愿放弃,就算自己死去,他也不愿让离吟死在自己眼前。

  黎明已至,一抹亮光照亮了莫伊一的脸庞,暖洋洋的,莫伊一缓缓睁开了双眼,见身旁的寒筱已不知到哪里去了,连忙起来寻找,却发现寒筱正蹲在树枝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离吟。

  “你在干什么呢?”莫伊一问正在盯着离吟的寒筱。

  “嘘。”寒筱看着离吟,身体靠着树枝,单膝微曲,左手呈拳状撑着脸颊,狭长的眉眼,微微扬起的嘴角,“离吟的睡姿太犯规了,我忍不住了。”

  寒筱闭上双眼,嘴唇慢慢向离吟靠近,就在即将触碰的一瞬间,离吟醒了,捏住寒筱的脸蛋,“你要干什么?”

  寒筱被离吟捏住了嘴,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没想坐什么,真的,不信你问莫伊一呗,你先松手啦,很疼的。”

  离吟这才松开了手,“莫伊一,告诉我,她刚刚想要做什么?”

  寒筱给莫伊一使眼色,叫她帮帮自己。莫伊一也会意了,“她只是去看看你而已。”

  “真的吗,真的只是看看吗?”

  寒筱疯狂点头,离吟这才相信,不过心中还是很怀疑,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自己吗?

  “你们在吵什么啊?大清早的,唔啊,还是好困,诶莫伊一你这么早就醒了。”信揉了揉睡眼。

  “你们都醒啦,那赶紧赶路吧。”苌言用不太友好的目光注视着每个人,除了离吟,似乎这里的人都有可能是杀死离吟的凶手。

  五人又走了一上午,来到一块巨石前,巨石上刻着“青音学院”。

  “这,我们怎么进去呢?”莫伊一看着这块巨石发愣。

  “狐尊离吟,玄法奇宗!”离吟大喊一声,巨石上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

  “哇!好神奇呀!”莫伊一忍不住赞叹道。

  “走吧,我的师傅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要来了,不要让她久等了。”大家随着离吟走进了通道。

  当最后一个人走进去后,通道便关闭了,巨石上的字也都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