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九章 战斗结束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66 2019-08-09 09:53:28

  山顶的风吹过,将阵阵硝烟吹散,只看到离吟嘴角鲜红的液体滑落,滴在冷冷的石头上,离吟一只手捂着胸口,似乎非常疼的样子,烈古看着离吟狼狈的模样,大笑道:“你也有今天,看我灭了你!”他跃到空中,挥动轩辕剑,连续斩出数十道剑气。离吟还是没有闪躲,应数接下,碧菡大喊道:“离吟,不要管我们了,你会死的!”

  风吹烟散,离吟依然立着,不知是死是活,但他嘴角的红色痕迹已经消去,烈古看着一动不动的离吟,收起轩辕剑,从怀中拿出魂晶,透过魂晶可以看到任何生命体的生命状态,但驱动魂晶需要使用仙家法术。烈古施法驱动魂晶,看向离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离吟的生命状态完好无损,还有一丝醉意。烈古大叫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一点都没有受伤!”

  离吟这才发话:“你攻击时,我不过喝了些桃花醉,不小心漏了些出来,你那软绵绵的剑气也能伤到我?真是愚蠢。”烈古后退了几步,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一会那张符纸便化作一张硬弓,离吟看着那把弓,暗暗想道:轩辕剑是好剑,只是烈古不会使用罢了,不过这家伙居然还有逆鳞弓。看来还有点本事,”

  烈古拉满弓,凝练自然之气,汇成箭矢,幽寒光下,飞驰而出,直击离吟,那箭刚到离吟面门前,就被离吟抓住,捏个粉碎。“看你这么努力,那我也稍稍认真一点吧!”离吟抬起右手,“殇影!现!”离吟手下闪出一线红光,忽地变出一把神弓,弓身赤红剔透,上嵌逆鳞,弓周有炽焰萦绕,显然这也是一把逆鳞弓。

  离吟握住逆鳞弓,拈弓聚气,血红的箭矢已在弦上,烈古慌忙招架,幽蓝的箭矢在红光之下苍白无力,“嗖”的一声,两人同时松手,箭矢相碰,电光火石间,蓝色的箭矢却被红焰渐渐吞没,化作一只火狐直冲向烈古。

  “砰!”伴随着一阵爆炸声,烈古已满身伤痕,内脏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手中的逆鳞弓也化为粉末。但看得出,烈古一点也不害怕,似乎还有什么底牌。他拭了拭嘴角的血,又拿出一张符,念动法咒,符纸焚毁,一副白色的铠甲出现了。

  碧菡看得仔细,那正是离吟要的灵骨,“离吟,那是用灵骨铸成的铠甲,接下来战斗要小心点,不然灵骨受损可就没法用了。”

  “本尊知道了,小心点就是了。”

  烈古穿上白色战甲,灵力提升了许多,从炼神二段突破到炼神三段,整个人的气场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简直判若两人。

  正当离吟准备再次发动攻击时,天空传来一个声音,“离吟,好久不见啦!近来可好啊?”一白衣男子从一把大剑上跃下,红发黄瞳,苌言驾到!

  此时莫伊一正躲在旁边的树丛里看离吟战斗,忽然她听到了苌言的声音,便想到了那个算命先生,就大声对离吟喊:“离吟,他就是那个算命的!”她这一喊,不光苌言看到她了,连烈古都注意她了。

  烈古看离吟又多了一个帮手,估计自己也打不过他们,心生一计。趁离吟和苌言对视,冲向莫伊一,等离吟回过神来,烈古也到了莫伊一面前。“不好!快跑!”离吟大喊。

  只是莫伊一吓得呆住了,挪不动步伐,眼看烈古的手就要掐到莫伊一脖子时,莫伊一突然爆发出一股气场,将烈古击退了。只见莫伊一眼神泛白,头发也被气场撑起,那浊黑的颜色充满了令人畏惧的力量,正当烈古不知怎么被击飞时,莫伊一说话了,以一种男性的声音:“你敢动她,就灭了你!”

  烈古被吓出一身冷汗,而离吟却笑了,似乎是找到了什么宝贝。“苌言,这家伙交给你对付了,小心点别弄坏了灵骨。”

  苌言叹了口气,“你啊,就喜欢对我指手画脚的。”苌言提起擎阁长剑,“可我偏偏就爱听你的话。”苌言转向烈古,“我知道你叫烈古,是被黎星逐出师门的谪仙,识相的赶紧缴械投降,我可以保你不死。”

  烈古刚刚穿上了灵铠,那是他用了许久才制成的密宝,也是他复仇的底牌,现在就用上了,心中虽有不甘,也只能拿出来应急。不过刚才着实被吓到了,但一会他就认定这不过是虚张声势,只是现在时机已失,又面对着苌言,这个实力未知的男人,烈古灵铠在身一点也不害怕,就算是离吟也一样。

  烈古看苌言这样小看自己,怒从心起,挥动轩辕剑杀了过来,有了灵铠的加持,他的攻击更加凌厉了。然而苌言并没有像离吟一样闪躲,而是单手提剑挡住了烈古双手握剑的全力一击,身体也未动分毫。这一点让烈古十分震惊,他开始明白眼前的男人十分强大,就算自己穿上灵铠也不是对手,刚想逃离,只听“喀喀喀”的几声,苌言的剑上长出了冰花,以极快的速度封住了轩辕剑,烈古怎么也拔不动。

  而苌言那张面带怒容的脸更是让他恐惧,“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就送你上路!”苌言另一只手开始聚气,幽寒的气息让人心寒,烈古本想松手逃脱,可为时已晚,他的手也被冻住了。

  苌言聚气完成,一掌击中烈古的腹部,强大的掌力将冰块震得粉碎,烈古口吐鲜血,却还有意识,趁着冰块碎裂,纵身一跳远离了苌言,“好可怕的掌力,要不是腹部的灵铠密度较高,恐怕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传说是否真实,他已应证了几分。

  离吟来到莫伊一身边,用手指在她眉心一点,“你干什么?”莫伊一男性的口吻变得弱了,周围地浊黑之气也渐渐散去,离吟再点一下,莫伊一便恢复了原样。离吟回头看见苌言一掌击中烈古,大喊道:“你可小心点,弄坏了唯你是问!”

  “知道啦!”不等烈古调整,苌言一个步跃到跟前,掐住了烈古的脖子,强大的力量让他无法动弹,“怎么,还打不打啦?”苌言依旧笑着。

  “不,不打了,我知道错了,我马上把灵骨还给你们,然后立刻离开这里。”烈古极其艰难地说出了这些话。苌言这才松开了手,回头看向离吟,自信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而烈古却并不甘心就此认输,趁着苌言回头,握紧轩辕剑向苌言猛刺过去,可剑刚触及苌言的身体,苌言就化作一团白烟,飘到他身后再次化为人形,“这是自离吟解封后的第一次杀戮。”擎阁长剑由空而下,斩下了烈古的头颅,苌言伸出左手将灵骨回收连同烈古的其他法宝,只有轩辕剑飞向长空,无法回收。毕竟它还在寻找自己真正的主人。苌言右手持剑念诀,”焚!”烈古的尸体便被炽焰包围,焚烧而尽。

  苌言来到离吟跟前,“快夸我,快夸我呀!”苌言的性格还真是让人无语。

  “行行行,你真厉害,快把灵骨给我。”听到了夸赞,苌言把回收的灵骨给了离吟。

  碧菡见战斗结束了,便扶着那小生走到离吟身边,苌言来时只看到离吟和莫伊一,刚才才注意到还有两个陌生人,“这两位是?”

  碧菡也看到了这个强大的仙族的战斗,有和离吟聊得很开心,想是离吟的朋友,便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树仙碧菡,是离吟的师姐,这位小生是方才与烈古打斗时受伤的仙族。”

  “你是离吟的师姐啊!我咋没听他说起过呢?”苌言拖着下巴思量着,不过也对,离吟不喜欢张扬自己的事,特别是过去的事。

  莫伊一看着小生,他长得十分白净,眉清目秀,莫伊一有种直觉,他的来路一定非同小可。

  突然,那小生咳嗽了一下,面部渐渐发青,好像是中毒了,莫伊一吓得赶快告诉离吟,她也不想让他出事,怎么说也是个好人,莫伊一还是那样善良。

  碧菡扶着小生,“走,去我的洞府里替他疗伤。”五个人一起向着碧菡的洞府走去。

  幸好碧菡的洞府离这里不是很远,五人走了一会便到了。莫伊一看得目瞪口呆。“这哪是什么洞府啊!这分明就是宫殿吗!”碧菡的洞府确实和皇宫一样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只是没有那般大而已。

  碧菡让离吟扶着小生,自己走到门前,把手放在门锁上,大门便开了,接着碧菡闭上眼睛,口中念道:“芳山的生灵们,谪仙烈古已被击杀,速速回归。”话语刚落,森林中便冒出大片的光茫,五颜六色散向各处,有两束绿光飞到碧菡前,化作童子的模样。

  碧菡指着离吟和苌言对童男童女说:“这两位就是击败烈古的人,是我们的大恩人。”那童男女立刻跑到两人跟前,双手合十鞠躬,“多谢上仙!”

  离吟默不作声,苌言挥了挥手,笑着说:“小意思,不足挂齿。”

  “你们快去收拾屋子,今晚客人多着呐!”碧菡吩咐下来。

  “是!”那对童男童女跑到宫殿里,开始他们的工作。

  碧菡介绍道:“这两个是我的同族,是跟随我修行的小仙。”

  “他们好可爱啊!”莫伊一两眼放光。

  一行人进了宫殿,找了间卧房安置小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