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三章 身世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2512 2019-08-06 17:45:06

  莫灵听到离吟的办法下了一跳,随后连连摇头。“这样我不就死了吗?”

  “放心,我有办法让你假死,在外人看来,你已经死了,之后他们会将你下葬,等人走之后,我再救你出来,将你唤醒。”离吟淡淡地说道。

  “那我要怎么假死?”

  “简单,自缢。”

  “还有没有别的方法,自缢会很痛的。”莫灵还是很怕。

  离吟对莫灵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那要不我们去看看你父亲的态度吧?”

  莫灵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我父亲派了许多家丁看守我,怎么出去啊,还有刚才我大喊的时候为什么没人理我?”

  “蔽灵术啊!很简单的小法术。”

  “那个算命先生也用过,好神奇啊!”

  “这个世界神奇的东西多了去了。家丁什么的怎么会拦得住我,走吧,一起去看看。”离吟抓住莫灵的手,施用法力,从莫灵的身体里拉出了一个灵魂状的东西。“这个是你的意识,在意识状态下,你可以飞天遁地,穿山过水,你能听到别人的话,看到别人,别人却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但在这个状态下的人无法对他人造成影响。”

  莫灵的意识出来之后,原本那具身体向后一倒,被离吟接住,离吟将身体抱起,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随后拉住莫灵意识的手飞出了屋子。

  他们飞到莫老爷的屋子上空,“我们进去吧!”

  莫灵开始还有点害怕,但是为了她的终身大事,她不得不这么做,“好的,走吧!”

  离吟拉着莫灵的手进入了莫老爷的房间,看到了莫宇和莫老爷正在交谈,他们立在灯珠旁倾听对话。

  “父亲,你怎么能把妹妹嫁给那个老不死的呢?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为父心意已决,宇儿你不要再说了。”

  “不行,若你执意要把灵儿嫁给他,我就死在你面前。”莫灵听得哥哥如此的保护自己,感动得快要流下眼泪了。

  “宇儿啊,千万别意气用事,灵儿不知得你这么做!”

  “为什么,我的亲妹妹,怎么能嫁给他!”

  莫老爷的语气突然变得沉重,“其实,莫灵她并不是你的亲妹妹,她其实是我收养的女孩子。和你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你根本不用像这样护着他。”

  莫灵一怔,“什么,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不是莫家的人!”

  “就算不是你的亲女儿,也不能就这么卖给那个平远公啊!”

  “宇儿,你知道么,我为什么把灵儿嫁给平远公。”

  “我…不知道,敢问父亲到底是为什么。”

  莫老爷微微一笑,“你不是要考试吗?那平远公就是考官,若是和他有层关系,就能提高你的排名。这样你就能做更大的官。”

  “父亲,难道你还信不过自己的儿子吗?我本就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些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要考试的话拼的是实力,不是关系啊!”

  “宇儿,你还太小,不懂事故,若是与其他人相比,你的学术和才华绝对在他人之上,考试什么的你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你知道吗?去年应试的人中,选出了十位人杰,可其实真正凭借实力当选的一个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那么那些人杰又是谁?

  “那些人杰都是通过硬关系得到的官位。怎么样,现在知道父亲为什么把莫灵嫁给那个平远公了吧,还反对我吗?”

  莫宇低下头沉默了,过了一会,莫宇抬起头,“父亲,我明白了,我会遵照你的意思的。”

  “这才是我的乖儿子吗!”

  离吟在一旁听到了对话,咕哝道:“好个父子狼狈为奸,卖女儿。”说完离吟转向莫灵,吃了一惊。

  此时的莫灵已经泣不成声,双腿慢慢颤抖,最后直接跪坐下来,用双手捂着脸在不停地抽涕,“怎么会这样,我…我…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把我养到这么大,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卖我求荣,这是我的唯一用处了么,呜呜呜呜……”

  “好啦,别哭了,我带你走吧!”离吟说着伸手去拉莫灵。

  莫灵还是哭个不停,推开离吟的手,离吟很无奈,“快走吧,你不是人修,意识不能出来这么久,会出事的。”莫灵没有回答,“这是你要的,可别怨我啊!”

  离吟靠近莫灵,将脸凑上去,咬住了莫灵的耳朵。

  “啊!好疼啊!你干什么!”离吟松开了,莫灵往后一跳,反手给了离吟一巴掌。

  离吟的脸上红得发亮,表情非常隐忍,“哦,对不起,刚刚是我失态了,不过你也不要用这种方式来让我清醒吧!”

  离吟还是一脸的不爽,“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本尊这次就原谅你了。”

  “谢谢你,我们走吧!”莫灵拉着离吟的手说。

  “好吧!”离吟抓着莫灵,使用法术,一瞬间就回到了莫灵的房间。

  “怎么样,想好了吗?”

  “嗯,我不属于这里,也不会被这里束缚,我要追寻自己的爱,你说吧,要怎么做才能逃离这里。”

  “还是那样,自缢啊!我帮助你假死,待你家里的人把你埋葬了,我在把你救出来。”离吟慢悠悠地说。

  莫灵思索了好一会,才做出决定,“好吧,就这么决定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相信我,我可是狐尊,这种小事太简单了。”离吟非常自信地说。

  “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演一场戏呢,唉对了,离吟你睡哪里呢?我这里可没有多的床啊!”

  “我吗,当然是和你一起睡喽!”

  莫灵瞬间脸红,“怎么可以这样啊?”

  离吟噗嗤一笑,“逗你玩哪,我可以在手镯里休息,那再见啦!”

  离吟化为紫光进入了手镯。

  “你又耍我,你个臭狐狸,哼!”

  那个手镯飞起来,发出紫光,“不要以为我听不到,女人…”手镯里传来离吟的声音。

  莫灵吓了一跳,这都能听见,难不成这手镯里是空心的。

  莫灵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手镯再次发光,离吟走了出来,“看来是意识离体消耗太多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的戏你可是主角。”

  离吟看着莫灵,脑中闪过一个画面,“不会是她吧,不可能是她,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她的影子。”

  离吟晃了晃脑袋,推开门来到院中,月光如水,清风拂面,正是桃花开满园,风景独好,可是终是只有一人独自欣赏,离吟拿出珍藏的桃花醉,变出两只碗,将碗都倒满,离吟倚着桃树一人饮酒。

  离吟拿起一只碗,喃喃自语:“离吟啊,你又从手镯里出来了,不知道又会惹出什么事来啊!而对于莫灵来说,莫老爷的坦白无疑是一种严重的伤害,事情进展到这样,都是那个苌言在搞鬼,现在又要帮她出走,真是进退两难啊!”

  离吟喝下一碗酒,便觉醉意上头,“这桃花醉还真是世间美酒啊!我到现在还喝不过三碗。”

  离吟喝下第二碗酒,用尽力气,一拳打在自己腹部,“啊!咳咳!离吟!你别在狡辩了,你根本就不在担心莫灵,你只是想他了,不要掩饰了,自己的内心在想什么,无法辩驳,酒后吐出的真言才是你真正的情感!”离吟一直在自言自语。

  “我是在自欺欺人吗?找借口掩饰自己,来卸下心中的重负,我我我真的好想你啊!”离吟喝下了所有的桃花醉,跌跌撞撞地进入屋中,倒在地上,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