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商秋的秋

第五话 责任无声

商秋的秋 早霜呀 3234 2019-08-13 22:03:05

  五

  商秋面带笑容,带着有些可笑的目光仰头看着已经愣住的北玖。

  “……”

  商秋右眉微皱,笑道:“公子,商秋。”

  后者才刚刚反应过来,便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僵硬,甚者说是假笑。“您好。”礼貌地笑和礼貌地打招呼后,北玖带着弟子从商秋右边绕了过去。商秋气得脸有些红,向北玖的背影吐了吐舌后转身走回时翎身边。

  “商秋你,刚在干嘛?”嘴上问问,心中时翎早已想拿个东西把这尴尬的一幕拍下来了。

  “谁知道他记性这么差。”时翎心想,他只是……不太想理你吧。

  “好啦,商秋,”时翎还像刚刚一样拽着商秋的袖子,“带我去见见路神大人吧。”

  商秋右手揉了揉眉心,拉起时翎的手就往寺外走,脸上难看的表情不减。

  “商秋?商秋!你带我去哪?”时翎被商秋几乎是拖着。

  “怎么说呢,去路安庭,我带你在路安庭好好转转,外加近距离欣赏我师父。”商秋嘴角微微上扬,面色好了大多。

  “哎?路神大人没同意啊!”

  “不用师父同意啦,你现在又不是外人了,你是我朋友啊。”

  急着带时翎回路安庭,商秋不注意间肩上的燕子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深山树林,隐秘处一座毫不起眼的木屋门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披风的人。那人摘下胸前的徽章置进了门旁的凹槽,吻合。木门被推开后,径直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人走下后木门关的紧紧。地下,四处火把,正厅比隧道黑暗得多,一道上面满是黑蝴蝶的屏风后,端坐着一个浑身被黑衣笼罩的人,男女也分辨不出。

  从隧道走进的人脱下披风,看出便是那日将燕子送到路安庭的人,和那天在树林中一样的打扮,眼睛轻轻眯着。

  “大人,”那人单膝跪下,右手微微举起,一团团黑雾混着羽毛渐渐成了燕子的模样,脖子上还是戴着那琥珀,“燕子回来了,仙术交流也结束了。”

  “你那燕子能看点有用的东西吗?大人难不成要看那帮人怎么教仙术?”隧道中,走进一个身着白披风的男人,墨蓝的头发刚好到肩,墨绿的眸子里满是嘲讽。只见那人左手两根手指夹着刚刚被放进凹槽的徽章,向前一扔,便被她左手接到。同样的,那人脸上也没什么好的神色。

  “逐梵,把燕子身上的琥珀给我。”屏风后,传来女人的声音。那人伸出手,手上印着和徽章上一样的图案,手中衍出黑色的淡光,把琥珀吸到了手中,道:“退下吧。浔荆,你也是。”

  逐梵起身,嘴角轻勾,向口中的“大人”行了礼后向隧道更深处走。还未入隧道时,逐梵头微微低着向后看了看,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些,深邃的黄色眸子瞪了浔荆几眼后便又继续向前走。浔荆没有注意,行礼后走进了另一边隧道。

  屏风后,那颗琥珀闪着光亮,映着今天仙术交流会发生的一切。和琥珀一样泛着光亮的,还有将它拿在手中的人的血红的眼眸。

  “哼。”

  传出嗤笑一声。

  路安庭门前,商秋和时翎都喘着大气。二人本是用传送符很快到了这里,可一路上全是在跑。

  时翎还没呼吸匀,就已经痴迷于路安庭的景色。“商秋,这就是路安庭吗?”

  “当然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商秋,你在干什么。”商秋身后传来耳熟的声音,商秋猛地回头,路神正站在她的身后,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可明显说出的“干什么”三字加重了语气。

  “师父,这是我朋友,时翎。她可是因为仰慕您才来的,您不能扫了兴吧。”商秋冲路神眨了下左眼。

  这明明更像是威胁。

  路神双手举起向时翎行了礼,道:“路神,初次见面。”

  “我,我名时翎,时家长女。”时翎向路神鞠了大躬,说出的话结结巴巴。

  路神有些怔住,随后又点了点头,说道:“商秋,你去招呼吧,毕竟是你的朋友。”

  望着路神已经走远,商秋不屑撇了撇嘴,拉着时翎的手向里走。“师父真丝毫不给我面子……啊时翎,你别在意,师父他就是很……”

  商秋看看时翎的脸,仍是泛红,多半是高兴罢,出乎商秋意料。

  “真……不在意啊。”商秋翻翻白眼,领着时翎走进路安庭。

  过了些许时辰,商秋已经带着时翎逛完了整个路安庭,等到两个人在亭子里休息时,商秋才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时翎,是不是少了什么?”

  “啊?没啊,你带我见了路神,逛了路安庭……”

  “不是,我身上是不是少了什么?”

  “恩……商秋,你燕子呢?”

  “燕……对啊我的小家伙呢?”商秋这才发觉自己肩上少了什么,抓了抓头发,又叹了口气,道:“算了,可能它更喜欢那种环境吧。”

  时翎也无奈地摊摊手,商秋指着身后的一小件砖房,又道:“走,我带你去膳房看看。”

  —魔都—

  自从道邯将观星斗带回后,道墨江对道垣的态度略微好转。可道垣心中一直不舒服。

  “垣垣,”道邯推开道垣房间的门,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白粥,道:“来,把粥喝了,不能再不开心了啊。”

  “姐,最近……星象是不是都乱了。”

  “你不用关心那个。”道邯不改刚刚的笑容,脸色却又突然冷了下来,“我是不会还回去的。”

  “来,喝粥吧。”道邯舀出一勺白粥,轻轻吹了吹后,又笑着递到道垣嘴边。

  “……姐,我不是三岁孩子。”道垣把勺和碗都拿了过来,放到了一边。“姐,你还回去吧,不告诉父亲不就好了吗。”

  “他那么宝贝能不知道吗。”道邯脸上挤出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拍了拍道垣肩膀后离开了房间。

  道垣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姐姐,只会对自己笑,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罢了,活生一个微笑的机器。门外,道邯双眉紧皱,眼里有些凶光。

  傻弟弟啊,星象乱了,天象乱了,世间就乱了,这自然会挑起我们与其他人的战争,到时候,我不就有机会带你,逃出这地方了吗。

  门外,蹲着又倚靠在门上的人;门内,坐着又低着头的人,都是若有所思。

  傍晚,魔都本是像以往一样安静,可魔都里村子却传来一声声村民的尖叫,空中隐约能看到一缕缕乌烟,最靠城门的村子里是燎原烈火。造成这一切的人丝毫不感愧疚和惋惜,逐梵抿嘴笑了笑,在她的正上方,一本简书正向四周喷出火焰。见火势差不多,逐梵伸手合上了简书。

  “有意思,我就不信这火引不来这道家人。喂,我证明了自己有点本事了吧?”逐梵把书扔给了身后的浔荆。

  浔荆左手接过书,脚踢了踢已经被烧死的村民,道:“书可是我的。呵。”

  逐梵没来得及辩驳,就看到了从远处飞来两个人,“看,来了,还是两个。”

  道邯和常在道墨江身边的侍从兹感到不对劲便赶了过来,可晚了,临城门的村子已经无一活口了。兹拿出背后的弓箭,拉紧弦后弓上出现了十只法箭,箭射出后化成水浇灭了每座房子上燃烧正旺的火。

  “啧,来晚了。”

  “不晚,道小姐,惹祸的人还没走。”

  道邯一眼看到了前面站着的逐梵和浔荆,拔出斩霜便刺了过去,攻不敌浔荆手中的简书,书中发出的火焰险些把斩霜顶飞。

  “这交给你了。”逐梵向浔荆深意地笑笑,打了个响指便化作黑雾消失了踪影。

  多年的搭档,还是有默契的。浔荆领会了逐梵的意思,开始向道邯猛烈攻击。道邯一边有兹支援,很快转换了劣势。兹会水术,刚好克住了浔荆的火简书,道邯便抓住了机会从背后给浔荆致命一击。

  可最后的一击,被浔荆闪开了。飞到城门上的浔荆笑了起来。

  等道邯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再看向城门,浔荆已经没了踪迹。

  好一个里应外合……

  “小姐,怎么了吗。”

  “观星斗被他们偷了,他们就是为了观星斗来的。”

  “那这……”兹刚拿起弓准备追过去,道邯伸手拦了下来。

  “别急,他们拿走了倒也没事,反正他们也不会还给时家不是吗。”道邯嗤笑一声,收了斩霜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又停住了,微微转头道:“这村子的烂摊子明日一早你带人整理下,死人都拖走。”

  “是。”

  路安庭处,时翎在用过晚饭后便回了时家。此时正是都睡了的时候。门外竹林,几阵悠扬笛声,路神闻声走出房间,确认商秋睡着后怀抱拂尘走向竹林。竹林里较中央,一块岩石上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衣服上隐约能看出几枚叶子的图案。头戴帷帽,一只长笛在嘴边吹响。

  “杨林,何事。”

  杨林停了笛子,走下岩石,不时拿竹笛在手里敲敲,道:“你知道我今天一直在冥山寺吧。”

  “你也看到了,商秋她一直很好。”路神眉心微蹙,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却又自己憋了回去。

  “哼,你这么做真不怕我告诉仙界。丫头不保,你,也不保。”杨林是比路神早升仙界几百年的法师,道行高深。杨林是外称,从未有人对她的真实姓名有所耳闻。

  “你不会的,都十六年了。”路神嘴角有了些弧度。

  “无趣。有事了用符传我。来日再见。”

  “……”

  几声竹叶传出的沙沙响声,零碎的竹影,衬着夜晚空中一轮明月。笛声又若隐若现。

早霜呀

新角色登场了~   新作者早霜呀,请多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