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商秋的秋

第三话 初遇北玖

商秋的秋 早霜呀 2658 2019-08-01 20:05:29

  三

  道邯从小便和父亲的手下,虽不能说是受益匪浅,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可惜那个人几年前就死了,死前给道邯留下了一把剑——斩霜,道邯一直很珍惜,便一直没换过。

  斩霜是专克保护法术的剑,不管是多坚硬的保护罩都能被斩霜一道斩破。更不要提时家用来保护观星斗的只是中级法术。

  道邯从保护罩一侧一个瞬步,一刀斩下,保护罩已经碎成两半。观星斗是一个圆盘,上面倒映着不同的星象,正中间还飘着一个极小的沙漏,记录时间。道邯轻轻把观星斗从法阵中拖出来。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能干什么。”语音未落,观星斗中的沙漏猛地旋转起来,一道道蓝色的光波由中心散发出来。

  “!”道邯被这猝不及防的光波在脸上划上了一道小疤痕。小看这个破东西了。道邯抹了抹从疤上流下的血。

  “道家的人,真是爱鬼鬼祟祟。”从树林深处传出一声声鞋跟碰撞地面的声音,一双手正操控着圆盘不断射出光波。便是时翎让观星斗在道邯脸上留下了疤。时翎,字无媚,时家一辈唯一的女儿。

  “时翎,你今天拦不住我。”道邯把斩霜向前甩去,旋转的剑在时翎脸上也划上了一道等大的疤,“两清了。”道邯拿起观星斗迅速飞离了织女峰。

  时翎站在原地,吃惊的表情很快转为愤怒,带着几丝无奈,用力地跺了几下脚后转身走下了山,嘴中不时道:“这可怎么办……星象会大乱吧。”

  魔都里,道垣待在自己的房间无事了一整天,道邯的圣旨不能违反,只得静静养伤。回想起昨天路神所说的话,道垣犹犹豫豫地拿起呼风令。一定是我自己的问题......道垣想着,手中呼风令一鞭子还没抽出去,道邯怀揣着观星斗推开了门。

  “姐?我就是……”道垣还没解释,一眼看到了道邯手中的观星斗,“这,观星斗?姐,你干什么去了。”道垣的脸上满是疑惑。

  “我可不忍得我的垣垣还去那种破地方,过几日,把它给父亲。”道邯装作整理头发,轻易就用衣袖挡住了脸上的伤痕。

  “姐……你没必要……”自己不过被父亲说了几句,姐姐就要替他去做他该做的事?没道理,也不应该。

  “傻弟弟,”道邯低低头,又抬头向道垣露出了微笑,让人熟悉的,令人安心的微笑,“这是我的责任。”

  —雪域北家—

  北家,永远住在离其他五家很远的地方,不与另人交流,至今守在一片孤独而寒冷的雪山之上。雪域靠北处有一座足有几十公顷的宫城——零郁里,北家世代居住于此。

  “父亲,我一定会打探好舜家的底细,请您务必放心。”一阶阶冰台阶前,北玖正双膝跪地。长而白的披风挂在双肩,雪白中透着天蓝的长发毫无装饰,仅用一条白带高高扎在头上,一双绯色的眼睛略显违和。北玖,字严节,北家二公子,长得俊美,武术、法术无一不精,继承下了祖上的双锏——凝和华,长而呈菱形的锏身一击即可致命。只可惜一点,为人性格冷淡,言行举止都如冰雪一般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好,去吧。是你我可谓安心很多,如若是你兄长,罢了,你我心知肚明即可。”北铭,字侃明,北家一家之主。

  “.…..”北玖点了点头,拾起身旁的凝华,起身后从容走出了殿堂。

  不像零郁里寒冷,四季常春,但这些商秋已经见了十几年的东西丝毫勾不起商秋的兴趣。读书?读不下去,做些别的?还有什么没干过。本是一篇篇整齐的字迹让商秋用笔画得模糊,记录了些什么现在已经看不清了。商秋探头看向窗外,一对黄莺正飞出路安庭的围墙,无光的眼睛明亮了起来。

  我还没自己偷溜出去过呢,师父不在,也没人能管我。商秋想着,顺手拿起桌旁一根细长的木棍,别上路神送给她的梨花发饰,什么也没多想地就离开了路安庭。

  —午间集市—

  上一次商秋来到人界,不过是随便走了走住民区和几家小摊,商秋从未见过所谓的午间“赶集”。笔直的街道上,摊位挨着摊位,不留空隙,摊位上的东西琳琅满目,吆喝声响彻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商秋跟着人群走动,熙攘的人群,商秋矮小的身材让她看不见眼前的路。猛的,不知谁的肩膀撞上了商秋的脸颊。啧,痛。商秋想着回头望了望,只见一个身穿白披风的人擦肩走过。便是北玖。

  撞了人不应该道歉吗。“喂!前面穿白披风的那个!”商秋朝北玖大声喊了喊。

  可明显,北玖没有理会。

  商秋的气不打一处来,推过身旁的人径直走过,一把拽下北玖的披风。雪白的长发暴露无遗。迎接商秋的唯有一双正瞪着她的绯红的眼睛。

  “还给我。”冰冷刺骨的声音渐入商秋的耳朵,北玖压低了声音,眼神仍未缓和。

  现实比北玖预想的还要糟,周围的村民的目光都向北玖投来,准确的说,都只是在向北玖的白发看去。嘁嘁喳喳的声音四处传来。

  “这不是北氏的人吗,怎么出了雪域。”

  “不是北家人谁能年纪轻轻有白头发啊。”

  “也不知这北家人为人怎么样啊,是非也如道家人一般滥杀无辜……”

  北玖握着凝华的手紧了紧,时不时在发抖,头也向下低着。商秋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自己惹出的事端,自然要自己解决。出于担心北玖会不会突然爆发,商秋拽着北玖的手直往弄堂里走。等走到了巷子深处的地方,商秋才把紧握的手松开,把披风递了过去,才刚刚注意到一路一语未发的北玖。

  “这没什么人了吧,呼,我真怕你突然动手杀人之类的。”商秋顺了顺气,扭头看向了北玖的脸,“刚刚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无妨。”北玖穿上了披风,用白帽遮上了白发,“你又是何人。”

  商秋愣了几下,刚要张口,北玖直把锏刺了过来。还好商秋机灵地用木棍挡住了锏身,可木棍断成了两段,断处结上了薄薄的冰晶。

  商秋很不知所以。他刺我作甚,还用的是锏,还好我机灵带了木棍。商秋想了想把头侧到了一边又低下了头,脸上冒出丝丝冷汗。

  “.…..抱歉。”为了早日完成父亲交付的任务,北玖没有多做解释和纠缠的打算。

  “算了。我叫商秋,你叫什么?”

  “.…..北玖。”

  等到商秋回了路安庭,已是傍晚,没了平日阳光的照射,只是一层朦胧的月光的照耀下的路安庭仍一片漆黑。商秋没有认真看过晚上的路安庭。不过奇怪,以往透过窗户可见的繁星今日不见踪影。商秋心里很清楚,等下迎来的将会是师父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但路安庭里不见路神,藏书阁黑着,路神房间也没有往常亮着的蜡烛。

  “师父没在呀……”商秋心中有庆幸,也有担忧,路神从未不告诉商秋便从早到晚一直未回路安庭。屋外传来门推开的声音,商秋走到门口,正时路神和行烛相谈着跨进门来。

  “商秋?”路神看到眼前手足无措,不自在地站在门前的商秋,道:“今日有事,没能在路安庭长待。”

  商秋舒了口气,心中巨石落下地。

  夜更深时,路神房间的蜡烛未熄,行烛也未离开,二人相谈甚久。

  “今日的星不见,果真是因为那观星斗。”

  “道垣真是猖狂,最近你还是不要让你徒弟轻易出门了。”

  “知道了,你也早些回去吧。”路神起身,眼一低注意到了柜旁已经断了的两截木棍,残留的几颗冰晶挂着渐渐流下的水滴。

  这是商秋忘拿走的被北玖斩断的木棍。

  路神面色凝重,如夜分夜色一般凝重。

早霜呀

作为作者很喜欢道邯的弟控角色,还是请大家多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