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商秋的秋

第二话 师父的关心

商秋的秋 早霜呀 2651 2019-07-30 23:38:52

  二

  “看来……前几年我闭关的时候你一直没消停。”路神拿起拂尘向地上画了几笔,缝隙渐渐合上,看着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呵,你徒弟?”

  “与你无关。”

  “看来你是不想和我好好说话了。”道垣蹬了一步,升上半空,左手指尖化出一个龙卷,用那把呼风令直接抽了出去,龙卷渐渐成了巨大的漩涡,好像有着能把一切吞噬的能力。

  路神手中的拂尘抖动了几下,“天地共辰,海天一线。”路神手拿拂尘,念了一句咒语,蹬上半空,用拂尘在天地间连上了一条显眼的金线。拂尘向右挥去,一面金壁,彻底挡住了漩涡。也是把这村子护住了。

  “不愧是路神,心里想的还是村子,”道垣不屑地啧了一声,把呼风令向漩涡抽去,鞭子变长了一些,把漩涡的中间死死地捆住。道垣右手轻轻一拉,漩涡就这么消失成了一阵烟,“那我不攻击村子了,你还能挡得住我吗?”

  “什……!”路神没有反应过来时,道垣直接飞了过来,一把抽上了路神的拂尘,拂尘的木柄上被抽出了一道裂缝,人也被逼得后退。又是紧跟着的一鞭子,路神只能勉强用拂尘抵着,一把拂尘,一把鞭子,攻击力没什么可比性。

  “你别逼我。”路神化去了拂尘,只得拿出自己已经好久没用过的禄安刀——两把相配的佩剑,这还是祖上传下来的。当了路神,自然没有可用的地方,一位保护百姓平安的神,成日两把剑配在身上,又如何让百姓安心于他。禄安刀的法力足以和这呼风令抗衡,两个人的战斗场地很快就转移到了地面。

  “啧。”道垣的鞭子不管怎样向前抽,都能被禄安刀完好无损地挡回来。相反,两把剑的剑气让道垣只能小心躲闪。中了这攻击,怕不是会得个半死。

  “你还很年轻,怎么能和这上千年的武器抗衡,呼风令不过几百年的年头。”这时候道垣已经被逼退到村口,毫无还手之力。

  “.…..哼,祖父留下的东西你不配评价。”道垣把呼风令收了回来。

  “离开吧,你们氏族,不是什么好地方,姓道却逆道而行,多荒唐。一家之主很重要吗?”

  “.…..”相视无言,道垣飞离了村子。

  道垣心里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他自己最清楚。

  拂尘一挥,村子就完好无损了,安抚好村民后,路神也准备回路安庭。

  相比村子的安静,路安庭毫不消停。

  “啊啊!死胖子,我要找师父!让开!”商秋气急败坏地拿着手里的一块木板拍着她面前一个有些肥胖的人。他是路神多年的好友,是名道师,名行烛,字福来。福来福来,看面相就知道是个福人。在路神和道垣开打前,路神就嘱咐行烛看好商秋,不能让她偷偷出路安庭。“小祖宗,你别难为我啦。”

  “师父万一有个好歹看我不打死你!”

  “哈哈哈,你师父是不可能输给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的。”

  商秋抿抿嘴,向行烛挑了挑眉,“胖子,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你不记得你小时候让你背的六仙家了?小心我告状让你誊抄三千。”

  “啊?黑衣服的,眼睛长那么邪乎……道家?”

  “可不是,啧啧,这道家可真不是个东西,习法不习莫天君传下的正道法术偏去学邪门歪道,这岂不是和仙家和天下作对……”本来就很看道家不顺眼,行烛现在可是总算有了个机会骂骂道家,怎么会不多骂几句。

  “你还不如那道垣,人家有家有主。你何时给你自己找个归宿。”

  路神嘲讽人的次数可不多,恐怕也只是和陈年老友能开几句玩笑。

  “你怎么能将我和那种人作比较。有了徒弟就开始护犊子……唠叨几句罢了。”

  “师父!你回来啦。”商秋直接向要走进亭子的路神扑了过去,被路神一侧身,扑了个空。

  嘁,老古板。不爽可是全写在了商秋的脸上。徒弟担心师父看到师父回来关心一下不正常吗,躲什么。

  “暮时,商秋,来藏书阁。”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惜字如金。话总是说的言简意赅,对人不爱笑,不过•这才是商秋熟悉的师父。

  “奥。”

  —魔都道家—

  相比路安庭的春意盎然,映入眼帘让人舒适的环境,魔都真是让人背后发凉。硕大的用黑石建成的宫殿,石柱环绕,柱上刻着的都是些歪门邪道的思想,宫殿后便是悬崖,摔下去,便一命呜呼。在这样的地方修魔道也不是那么让人匪夷所思。

  宫殿里,中央一把石椅上坐着道家的一家之主——道墨江,一个可怕的修魔之人,也是第一个叛仙转魔的人。道垣正忐忑地走进宫殿。

  “让你做的事,你做成了吗。”声音很低沉,就像特意将些许怒意压在嗓底发出的。

  “父……家主,子沅无能。”道垣的全身都在颤抖,膝下半跪着,放在胸前的手更是抖得厉害。

  “算你有自知之明,再不能把那区区路神搞定,你让我如何把对抗五家的重任交付于你。日后再不成,我不再是你父亲!”

  “是。”石椅前几米站着的随从都能清晰地听见道垣握紧拳头时“清脆”的响声。

  “垣垣,不要在意父亲说的那些,气话罢了。过来,让我看看伤。”道邯,字宁远,道家的二女儿,不随于道墨江的凶狠,心眼儿好,为人温柔。

  “姐,我一定会把那五家灭给父亲看的。”

  “.…..口出狂言,你看看,身上伤成什么样子了。父亲说让你去的下一个地方是哪。”

  “时家边界的织女峰,去搜观星斗。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道邯微低着头,灵巧的双手在给道垣被剑气伤的伤口包扎,乌黑的长发半遮着,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忽然的,道邯抬头冲道垣笑笑,笑容像是一针镇定剂一般让人心安,“姐就是问问,好提醒你去的时候小心点,对了,伤不好不准去。”

  “知道了姐。”在这总是让人紧张得要窒息的地方,唯有道邯的笑容能让道垣安心。

  到了商秋和路神约定的暮时,藏书阁里只点着一根蜡烛,烛光只照亮了木桌的一半,透过纸窗射进的黄昏的光照在一列列书柜上。商秋踏进木门,有些吱呀的声音,陈旧的木门已经有些腐朽。

  “师父?”藏书阁里还蛮亮,但始终不见路神的影子。

  师父约徒弟,自己还晚到了?

  “傻丫头,向上看。”

  商秋闻言向上看了看,一把木梯挨着最大的书柜,路神正站在梯子上整理着书籍,手里还抱着不下十本书。

  “师父,这,什么啊。”

  路神的手向右甩去,十几本书整齐落在木桌一角上。“多学学关于法器的知识,日后我再给你法器,教你使用。”

  “哦,好,谢师父。”商秋环抱着一摞书准备走,书的重量让她有些吃力,脸上还有些苦大愁深的表情。路神下了梯子,

  接过半摞书的举动让商秋有些吃惊。“走吧。”

  “嗯,好。”商秋内心荡起兴奋的水花,师父居然这么关心她。

  “师父师父,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呀。”

  “.…..”我何时,不关心你了?

  —织女峰—

  织女峰在时家地域的边缘,时家,所谓观星时家,唯独此家人擅长观测天象,查知天命。织女峰便是因在织女星正下方而得名。织女峰的山腰处有时家用来洞察星象的观星斗,而道墨江凯窥已久。既然是珍贵的法器,自然有法术保护。

  但这些保护法术在道邯眼里不算什么。

  道邯很看不过去父亲如此对自己弟弟不好,便在问道垣之前就下定决心:帮她的弟弟把观星斗带回魔都。

  在道邯眼里,保护和帮助道垣是她最大的责任,为此,义不容辞。

早霜呀

新手呀,还是老话,请多指教!笔名:早霜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