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商秋的秋

商秋的秋

早霜呀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30上架
  • 1403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话 商秋

商秋的秋 早霜呀 2513 2019-07-29 17:44:11

  一

  “我佛慈悲啊,求您了……救救,救救我的孩子……她不是,她不是祸害啊……”抽泣的声音,空寂、廖无人烟的寺庙,显得响亮。佛像坏了,一个女人跪着向佛像泣诉。

  她顶不过去了。她永远都离不开这儿了。

  村子无名,今年找来了祸害。上一年,杨林法师预言过,明年,村子,会民不聊生。那天诞生的孩子,会是祸害的源头,大祸害。她的母亲,拿村子的命换了孩子的命,把自己都搭上了。

  “为人之母啊,”宽大的红衣,手中握着一把拂尘,同样宽大的拂袖中藏着一片细小的叶子,是片枫叶,像是被血染了似的红。穿着红衣的人把红叶拿出,抹在了女人怀中孩子的额头上,“我留着这孩子,是逆天不道;取了这孩子姓名,如何和我这路神的身份做个交代。杨林,你可不要再和我作对了……”枫叶四周升起红光,金色的星星点点的珠光渐渐沾在枫叶上,叶子慢慢缩小,变成一个小小的印记,永远烙在了那看似天然无害的女童的额头上。

  “叫你……商秋吧。望你往后的日子,可以像秋天一样安宁。日后,跟着我,做我的徒弟吧,这样也好向杨林给个交代。”

  —十六年后—

  仙都依依,满地春生,不是仙境胜似仙境,此乃路神的修炼地——路安庭,顾名思义,它寓意保佑人们一路平安。虽是没几丈高的围墙,如鹅毛洁白,顶着浅棕的砖檐。几只喜鹊,莺鸟,几声喜鹊的叫声,伴着微风吹过的沙沙响声。一派春景,杨柳依依,小桥流水,几处古典房屋,院里巨石作阵。确是又能闻见四处芬芳。院的一角,一小座梨园,正值盛开时节,细小的黄中透白的花朵,花苞满园皆是。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一座石洞,便是路神偶尔闭关的地方。石门外,一个漂亮的女孩正朝着石门里的路神大叫。同路神一般,也是一身金丝微微作缀的红衣,脑后剔透的红簪子格外显眼,一头棕色,末梢有些略微发红的长发飘飘。引人瞩目的,是额头中间一小枚枫叶样的印记。“师父!您要是再不出关我就把石门砸了!”一个白痴也不会相信的,一个女孩子家家怎能有力气砸开硕大的石头,更不要提还被路神施了法。

  女孩就是商秋。

  商秋鼓着腮帮,墨粽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石门,像是要把那石门看穿。一会儿工夫,商秋眼睛一转,嘴角勾了起来。叫你不开门,我把你拂尘弄坏了你还能不出来?商秋也是干脆利落,跑来跑去拿着拂尘就站到了石门前。“师父——您要是还不出来我就把您的拂尘摔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商秋的话,石门外的结界慢慢消失,石门缓缓打开,一袭白衣,墨黑的长发倾泻,几小撮挂在耳边,看上去只有二十有余的年纪。闭关还没结束的路神就这么被催了出来。脸上的疲意尚未褪去。

  “商秋,莫要胡闹。”夹杂着疲惫的眼睛中有了一丝严肃。

  商秋有些讨好地笑笑,躲到路神背后。“师父呀,您能不能放我出去?我的法学得还不够多么。”商秋眼里弥漫期待。

  “不行。”话说得决绝。

  “为什么?我被闷在这儿十几年了,该学的我学了,什么有意思的我都试过了。从我记事起我就只见过您一个人,哦对了,还有那帮管家的,我连个普通人都没见过。”

  “时候未到,等你成年。”

  “好啊,那起码还有两年之久啊。您又什么都不告诉我,我问您我有没有至亲您不说……”

  因为你没亲人了。

  “我父母还健在不健在您也不告诉我……”

  因为你父亲被天灾害了,你母亲为保你死了。

  “为什么是你一直抚养我不是我父母你又不说。哼。”

  因为你出生时暴走的法力是我封住的,你的命都是我续下来的。但这些都只能是想想,路神哪有勇气直接和商秋说。

  不能心软……“明日,晌午,我去路庙的时候我会带你去。切记不可胡闹。”果然还是心软。

  “太好了,我终于能见到活人了!”商秋面露笑容,明显比鼓着腮帮的时候好看多了。终归还是孩子,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这么蹦跶着回到了那片梨园中的一件小屋。商秋最喜欢梨花了。杨林告诉的,她妈妈最喜欢梨花,还真是像。

  不过,谁说神就不是活人了?死丫头。

  路神去人间的次数很频繁,这也许是因为路神肩上的重任——护人们安全。但这次意义就不一样了:一是来看人间情况,二是带他的小丫头逛人间,所谓见活人。商秋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听话,不多惹是生非怕是庆幸。

  “师父!这是什么?吃的么?”

  “师父师父,这是什么呀?”

  “师父,这个东西好像梨花呀……”

  一路上打扮严实,一语不出的路神这才回了头,商秋指着的,是一个用玻璃做的梨花样子的头饰。真像……和她妈妈十六年前头上戴着的如出一辙。

  “商秋,你喜欢吗。”路神拉下了挡在下半张脸上的披风。

  “唔,好漂亮。和园子里的梨花好像……感觉好眼熟呢,师父,路安庭里有人戴过么?”

  路神一怔,“没。喜欢的话,我买给你。别弄丢了就好。”路神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除了他在面对百姓时,路神,不爱笑。

  没等路神为商秋带上发饰,地面一震,四周的商人都收起摊位,关上店面。人们都慌张而逃。“不,不好了!道氏人又来了!”

  “快逃啊!”

  商秋是自然不知道道氏是个什么东西,但她看师父的表情和村民的惊慌就能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果然,不远一个男人拿着一把长鞭站在那儿。黑色的拂地道服,有些散乱的头发用一颗流苏扎着,一黑一白的瞳孔,让人背脊发凉。什么人啊这是。商秋还是自觉地向路神身后退了退。

  “幽氏历生的神仙啊,我今天可算见到了。”道子沅明显挑衅地向路神笑了笑。

  道子沅,是道氏最小的儿子,在家政大事上相当没地位,因为年纪过小只能让他学武学法。说得难听点,这辈子都没办法登上道氏之主的位子。只是因为上一任家主把呼风令传给了他才没让他离开道氏罢了。

  一黑一白俩眼睛这未免也太让人瘆得慌了,长得再好看也没我师父一半好看。商秋细细想想之后又往路神身后推了推,轻轻拽了衣角。

  “我不想和你在这儿耗时间。商秋,走。”

  “这可不行,呵。”道子沅右脚向后退了几步,右手举起呼风令,狠狠向地面抽去。一阵龙卷,把路中间劈开了一条缝,缝隙渐渐裂开,下面,是万丈深渊。

  商秋还没缓过神来便被路神拉住向右后退了几步,不然,小命不保。两人一下摔到了墙上。

  “蠢,商秋,快走。”路神把商秋扶起,粗略地把梨花发饰放进了商秋的衣袋。随手幻出了拂尘。眼中的神色是商秋没见过又无法形容的。

  “师父我又不是什么都不会,我想帮您!”

  “你想给我多添麻烦吗?走。”

  “但是……”

  “走。”让人冷冰冰的一句话,和昨天那句“不行”一样,说得决绝。商秋也只能用符咒离开。

  “路安庭,开。”商秋面前出现了一条连接路安庭的通道,商秋走近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早霜呀

新作者,请多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