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写尽半生纸上酸

星星之火

写尽半生纸上酸 小虢鸪 1298 2019-08-01 17:20:17

  奶奶走了,连一件陪葬品都没有。

  其实我觉得我是最没用的,我承蒙奶奶照顾了十几年。

  刚刚毕业,还没有回报她,她就走了,如果我有钱的话……说到底还是自己没用,窝囊罢了。

  深夜十一点多,哭灵棚才算结束,接下来庄里的男人们就就要在这个时候,拿着火纸去送我奶奶上黄泉路了。

  转眼间,我的奶奶就要被长埋于地下了。

  那一天但是没有什么很出彩的事情发生。

  从六点半开始就外面就吹锣打鼓了。吃完流水席就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其实一点存在感没有,因为我没结婚也没工作。

  但我也难受我也不舍。最后所有女的都在我奶奶的棺材前哭,我奶奶没有女儿,没有人为她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只有我的姨奶奶一直跪在棺材前,一边哭一边嘴里喊着“我那可怜的姐嘞,我以后去哪里再找你哦”

  我也难受,但我不善于表达,只能默默的流眼泪。

  以前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那时候的棺材都是村里的男人一步一步抬到地里去埋。

  现在有代步的,省了许多力气,只要步行过去挖一个坑就可以了。而且男人不能跟女人一起去。

  男的去埋坟,女的去圆坟,男女不能碰面。

  我跟嫂子骑电瓶车过去的,其他人都是坐船过去的。

  骑到半路的时候,我哥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嫂嫂,我哥一路走过来,走到半路累死了,正好遇见了我们。我又把他送回去,在路上的时候,我哥说“俺爸跟俺四叔还在后面呢”“不应该啊,他们都回来了啊”我哥听到以后特别惊讶“什么?俺四叔跟我说他们不能跟人说话,让我先走,他们再走”我说“我不清楚”聊着聊着就到家了。

  等我把我哥送回来又去找我嫂子的时候,我嫂子打了退堂鼓说“要不然我们别去了吧,她们应该都到了”幸亏我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还在等船,我就说“没有啊,他们还没过去呢”“那我们走吧”我就跟我嫂子去了,在路上的时候,不了避免的又聊到了李婕。

  起因是因今天早晨她过来问圆坟事宜的时候,我发现她走路跟别人好像不一样。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阿姨,走起路来跟十几岁怀春少女一样羞涩。我不禁觉得好笑。

  “你有没有发现李婕走路不大一样啊”我问我嫂子。我嫂子听到了以后立马来了精神“对,她走路姿势很怪”

  “是啊就跟十几岁少女一样”

  “我跟林致远也说过,她走路特别怪,感觉故意扭扭捏捏一样”

  “对的对的,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说着说着她们坐船的就来了,我们也不好在继续下去了。

  圆过坟回来以后,我跟嫂嫂先到家,我二大爷就好像专门在等着我嫂子一样“潮汐,你待会到屋里吃吭”说的特别亲昵,我嫂子冷冷的嗯了一声,转脸就走了。

  屋里一桌是专门给去圆坟的女的吃的,外面还有半桌,另半桌是我奶奶的娘家人坐的,我二大爷为了避免我嫂子和陆慧发生不愉快,特地要把她们分开。

  可别人就不一样了。一会儿我二爷爷家的一个叔叔过来跟我嫂子说“潮汐,去外面吃啊”我嫂子说,这不有一桌吗?”

  一会我三爷爷家的那个叔叔也过来“潮汐,去外面吃”我嫂子还是说了跟之前一样的话。

  就连做饭的厨子也说让我嫂子去外面吃。但我嫂子还是没去。

  剩下的人回来了,我二大爷也告诉了李婕,让李婕外面吃,于是这一场战火就被扑灭了。家里人解不了气,外人看不了热闹。

  可怜我那刚过碧玉年华就嫁过来的杨家女娇娥,一辈吃的都是苦。没什么本事只能自己的后代抚养长大。还没来得及享受生活,就撒手人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