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写尽半生纸上酸

火化

写尽半生纸上酸 小虢鸪 1145 2019-07-28 22:04:44

  家里人请风水师看了日子,三天后中午火化是最好的。

  第二天,奶奶的遗像就做好了,人家送来的时候,我爷爷看着我奶奶的遗像苍凉的说“你去哪了,你怎么丢下我一个人啊。你去哪了啊。”

  我看着奶奶的遗像,慈眉善目,瘦的眼皮都陷进去了,但是颧骨非常高还稍微有点肉,就好像真的又看见了她一样。眼泪再一次决堤。

  我爸抱着我奶的遗像,只喊“娘啊娘”,一下一下揪着我的心。

  是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开始掉眼泪。

  我想到了白居易那句“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又开始流出无用的泪水。

  奶奶姊妹三人,舅姥爷早几年就去了,剩下的姐妹二人感情深厚,姨奶奶听到这个噩耗后,就要回来看最后一面,姨奶奶也七十多岁了,也不是富贵人家,就只能赶火车回来。两天两夜的火车,跨越整个中国,只为了见奶奶最后一面。

  火车预计到达时间是两点半,我爸就让哥哥去接她们,本来定好的火化时间也不得不推迟到八点钟。

  将近七点的时候,一阵哭声传来,“我的个姐来,你怎么就去了呢,我以后上哪去找你啊,”……我知道姨奶奶回来了。

  见完最后一面,大家都在等待着火化车的到来。

  农村关于火化的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去火化场的车越多越有排面,越好。五十多多辆车都在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也越来越焦躁,来来回回需要三个多小时。

  火化车还是不来,本来就炎热的夏天,更加燥热。漫长的等待,无边无际。

  我爸要我嫂子过去陪车,因为我哥有点疲劳驾驶了,陪着过去说说话,提一下精神。

  我说我也去,我爸就说我“你去什么去,”我没理他。

  到最后我还是跟去了,因为我要看我的奶奶,我要陪着她,我这个憨憨的孙女,要一路陪着奶奶。火化风俗复杂有冗长,但这是对死者的尊敬。女的不能去,但这是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人啊。我一定要去,而且必须去,不管别人怎么看我。

  十点多的时候车来了,冷棺抬出来,我的心又开始喘不过气来,钝痛蔓延着我的四肢百骸。姨奶奶又开始哭了。“我的姐来,我那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姐来。”哭到最后,跪在地上,我也从低低抽泣转换成抽泣。

  奶奶的冷棺就这么被抬走了,爷爷在后面也一直哭,老人家站不起来,但是也想送送自己的老伴儿。奶奶就这么上了火化车。哀乐响起,我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出来了。我的奶奶啊,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奶奶啊,对孩子比对自己还亲的奶奶啊,总是偷偷摸摸给我钱花的奶奶啊。刀子嘴豆腐心的奶奶啊,你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走了呢?

  到了火化场,前面还有一位,不久就到了奶奶。里头的人给开了死亡证明,这下我确定我的奶奶真的不存在了。告别仪式在三号厅,我看着奶奶的遗像,哭了起来,一边给自己擦着眼泪,一边默哀鞠躬。心翻江倒海的难受。这一别,就是永别。

  回来的时候,我哥抱着我奶奶的照片留下了眼泪,在家里等待的女人们,要跪在车一边,哀乐响起,女人们哭的声音令人肝肠寸断。

  我以后真的就再也没有奶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