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写尽半生纸上酸

写尽半生纸上酸

小虢鸪

  • 类型
  • 2019-07-30上架
  • 1377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奶奶走了

写尽半生纸上酸 小虢鸪 2101 2019-07-28 18:51:41

  凌晨三点半的夜晚,黑夜笼罩着大地,沙哑而又倾尽全力的叫声打破了村庄的宁静。那时的我刚刚睡着,迷迷糊糊间听见爷爷的声音,凄厉而又撕心裂肺。

  我心想,坏了,肯定是出事了,赶忙跑下楼,打开门就看见爷爷蹲在门口,语气慌张,眼带泪花,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说,你奶死了。

  我心里很惊讶,我觉得这不是真的,明明昨天奶奶还偷偷给我塞了50块钱,让我去买东西吃,中午也蹲在路口跟人拉呱,晚上过来看电视,明明昨天还好好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我跟在爷爷后面小跑到奶奶家里,爷爷就在那儿哭,我摸了**奶的手,已然冰凉。我全身颤抖,但这并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当时的我特别冷静,我深知我一个女孩子根本做不了什么。于是就立刻家里的长辈打了电话通知,首先是二大爷,然后是我爸爸,奇怪的是,这会他们好像都醒了一般。我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还怎么说,只记得当时上下牙齿一直在发颤,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明白自己说的什么,大致意思就是我奶奶老了,他们也都很平静。

  大爷在城里,但是打不到车,我爸在工地,知道这个消息就借别人车开过来了,在等的时候我给我哥也打了电话,我哥是三个人中最惊讶的那个。

  起初给我爸打完以后我就给我哥打了一个,他没接,我想因为工作的原因应该是刚刚入睡,就没报多大希望,想着中午再打也不迟,然后爷爷就让我给奶奶换一身衣服,让我翻衣柜。捡好的干净的,我翻了半天搭配了一身,然后就和妈妈妹妹们一起给奶奶换了衣服,但是大部分都是我来弄得。后来我嫂子知道后问我不怕吗?我说不怕。但心里想的是,那是把我拉扯大的人啊,我怎么会怕呢?

  换好了一身衣服之后,那时候已经快五点了,我在微信上问了两位长辈,我爸说马上到了,我大爷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买好寿衣了,但是因为凌晨现在打不到车,让我不要等太着急。等待之际,爷爷又让我把床抬到门的正中央,我们先是把奶奶放在地上,然后又把那个有年头的床拆了抬了过去,又把奶奶放到了床上。我爷爷一直在嚎叫。我却没什么感觉。

  我对于红白喜事的风俗一概不知,爷爷就说抓紧去小店买火纸蒙面,小店都是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开门,二妹子轩跟妈妈一路跑过去,敲了半天门才买到的火纸。她们去买火纸。

  我给我哥又打了一个,还是没接,我就想算了,不打了,然而不久我哥就给我回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睡意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今天请个假回来吧,俺奶老了。”我哥一听,特别惊讶就说“俺奶?”我说“昂”。

  我就在电话里言简意赅吧大致情况告诉了哥。就把电话挂了,这时我爸回来了,他表情凝重,一路跑过来,直接跪在地上喊“娘啊娘”,我冷静下来以后面上再无表情,冷眼旁观这一切。

  我不知道我的内心想法是什么样的,但当时我确实一滴眼泪都没流,后来就是我大爷回来了,请来了村上的年长的妇人,给我奶奶穿寿衣,奶奶的儿媳妇们则是在剪火纸。

  按理来说我应该是离得越远越好,但是我一直在帮奶奶穿衣服,系扣子,穿鞋子。可能大人们觉得我好表现,但只有我内心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接下来就是男人们的天下了,天也亮了。左邻右舍也估摸猜到了就过来嘘长问短,大爷给我一些钱让我去买菜买早饭,我就离开了。

  大概九点多钟的时候,我的微信响了,我一看是嫂嫂发来的信息,跟我说彤,我们快到了,你见到那个女人了吗,

  我心下了然,我说见到了,

  我嫂嫂又让我偷拍她的照我也拍了,

  嫂嫂跟我说,刚刚你爸给我们来过电话了,让我们不要理她,装作不认识一样。我还觉得特别搞笑。就跟我爸说了,爸爸也说跟我嫂子他们说了不要理她,聊着聊着哥哥嫂嫂回来了,他们看了一眼沉默着。

  爷爷逢人就说上半夜喊奶奶的时候还有回音,下半夜再的时候就没声了,一摸,身体早已冰凉。又说我奶奶是有福之人,没麻烦人也没麻烦自己,不声不响的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怎么办。当时我的内心依旧毫无波澜。我们这边习俗是等到娘家人来看最后一眼以后就要点响仓,这边也是一早过去就通了信儿的,可左等右等,没等来,眼看就要过了时间了,就商量着不等了。

  就进行点响仓,这边刚点完那边娘家人就哭哭啼啼的过来了,这时我的内心有点起伏,心里头闷闷的。

  我妈在点完响仓以后就在家了,我爸一看来人就喊“韩怪密你出来汗,天天死个里坐,抓紧出来迎人汗。”

  我妈才慢悠悠的出来,我心里头有点焦急,但什么没说。就坐在了沙发上,哥哥嫂嫂也在旁边,嫂嫂就说,“小彤,你哥说你没有感情,说你都没哭一下。”

  我听了以后顿了一下,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思索了一会就说“因为奶奶衣服都是我给穿的,而且我已经好久没哭了。”

  嫂嫂又说,“你哥在来的路上一直在哭,我说一句话他就骂我”。

  我嘿嘿尴尬的笑了一下,我说“我奶那个的最后一面算是跟我见着了”。我哥定定望着我不说话。若有所思,我也沉默了。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走了,帮忙的,本家的都回家了,只有三四个人在守灵,我默默的坐在板凳上,定定的看着冷棺里的奶奶。

  突然复杂的情绪如同洪水般扑灭我的心智,心一抽一抽的。

  眼泪不由自主的下来了,但是我不像别人,她们哭会放声大哭,我只会默默的掉眼泪。而且我也不想被别人看见,这边眼泪出来那边就擦掉。就这样默哭大概了一个多小时。

  我爸突然喊我,让我给我爷爷铺被。铺完被,我就回去了。眼泪还是一滴一滴的挂在眼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