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太阳晒着我的窑洞

尿尿和泥巴的孩子盯着那盛开的迎春花,一阵风来,一阵心慌

太阳晒着我的窑洞 一只只狸猫 1774 2019-07-22 14:48:48

  这黄土塬的地基像一个个被啃坏的馒头,它们原本应该也像馒头一样圆满笔挺,只是那岁月的严酷和风雨的肆虐让它们伤痕累累,比利剑更锋利的风雨在一个个土丘上冲刷出道道深沟,一道沟接一道沟,龇牙咧嘴的感觉,所以这里人吵架的时候就常说“你能得不行,就去跳沟吧!”。是的,去跳沟吧,到处都是沟壑纵横,才不怕你跳呢?黄土地以坎坷的身躯厚载着背日头的男人和女人。

  像蚂蚁一样勤奋的乡亲如同逐日的夸父,辛苦的搬运,艰难的修行。人们会用一根绳子爬上被雨水生硬切割而成的黄土崖壁,那上面有棵棵枣树、结着一树红彤彤的甜枣,真的,那崖壁上的枣脆甜。在三面都是绝壁的巴掌大的土塬上,人们见缝插针的修出了梯田,那梯田一块接着一块,执拗的透显着人类意志的顽强。

  一座黄土塬叠着一块黄土塬,从稍微平坦的县城算起,一直往北、直到靠近神仙岭的山岭,就是狸猫的村子——神仙辿。这神仙辿最古老的物件有:散落在村子各个角落的、百年以上树龄的老柿子树;年头久到说不清的孤独梯田;和山脚下那几孔被废弃却又充满神秘故事的无主老窑洞。然而,神仙辿却是一个新的移民村(或者叫难民村)。为什么呢?因为这里的现有居民几乎确实是五湖四海迁居过来的,有湖北的、河南的、陕西的……,甚至还有一家都不太记得祖上来自哪里?这多少有点让人感到意外,因为这里的家族传承确实没有超过四代人的历史,也就一百年都不到,就没了祖宗。

  为了躲避战乱,为了逃避灾荒,村民的先人们“一担两筐”的挑着所有的家当在曾经慌乱的大地上,悲凉而心酸的做着“外乡客”。直到陆续定居在这个僻静的小山村,靠着勤奋辛劳,从他乡人变成了故乡人。从每顿可以端着红薯稀饭从容的站在门前的桐树下起,这群人慢慢的也将灵魂融入了这块土地,他们不用再恓惶的担忧下一个日头落山时栖身何处?哪怕这片土地贫瘠的像干瘪的山枣,哪怕每年无事可干的秋末冬初、只能干瞪眼的瞅着二杆子风把黄土裹挟着远去,但这里已经是家乡,他们的后人就是狸猫的长辈们(或者未曾谋面的先人们)。

  而这里真正的土著居民已经遥不可考,要是非得说一点关于“他们”的故事的话,那还得说一说那个历史悠远的无主窑洞。那窑洞要比现在各家各户的窑洞气派的多,更高更大,窑面用旧年间的人工青砖砌成崖面,干打垒的院墙虽然现在已经四处坍塌,但尚存的门楼正面院墙依然厚实高大,墙体内的黄土里显眼的嵌着三个石头马栓、那是用来拴牲口的,门楼的匾额颜色早已斑驳难辨,只有那几个秀美的字迹尚还清楚,楷书写的四个字“光耀门楣”。

  据说,这是一个老秀才的院子,他们是那个时候的有钱人,还听说老秀才的学问很好,而且懂医术,连那个时候的当官的也经常来拜访他。照这么说的话,这几孔老窑洞也算是乡绅府邸了,只是现在院子里的荒草得有两三尺高了,虽然院门早就已经踪影全无,但一般还真没有人愿意到里面去,因为这地方大白天站在外面都会让人心里只发毛。村人说,这里闹鬼。

  闹不闹鬼的吧!大概只有鬼才知道。不过,让人心里发麻是真的,记得有一次就是那个村里最能骂街的方圆妈也被这地方吓得不轻。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夏季的傍晚,从山上放羊回来的方圆妈突然内急,被憋坏的她去那院子里方便,结果回到家当晚就头疼,好像说是她蹲在地上方便的时候听到有女人的声音喊她,但黄昏的荒草丛中怎么可能有人呢?就为这,这个村里公认的“泼妇”愣是在家躺了半个月才见好转。

  “要说有人喊她的话,那一定是秀才漂亮的女儿喊她”。每当想起这个茬,狸猫都是一阵发笑。据说,这宅子里面的老秀才曾经有个伶牙俐齿的女儿,因为跟弟弟吵嘴被老秀才骂,气不过就吞砒霜自杀了,为这事好好的一个家就毁了:先是难过的秀才妻子病倒了,后来老是自责害死姐姐的弟弟就离家出走、一去不归(据说是从军了),然后……。

  离这院长大约两百米的地方有几个隆起的土堆,是一个有历史的坟场,因为没有人确切知道里面葬的是何人?据说,那自杀的姑娘就埋在这里。谁知道呢?反正,那坟堆上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迎春花枝条,总是在每年春寒料峭的早春开满黄色的花朵。在那个季节整个村子的草木都还一片肃杀、依如冬季灰黃的土色,独独只有那片迎春花纸条浓绿、花朵怒放。这让狸猫觉得有点突兀,甚至有点让人害怕。

  《行走社会的狸猫》:一.“你的脑海里是否浮现童年的影像?有多少人的童年记忆跟乡村有关?

  《行走社会的狸猫》:二(1).“尿尿和泥巴的孩子盯着那盛开的迎春花,一阵风来,一阵心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