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太阳晒着我的窑洞

太阳晒着我的窑洞

一只只狸猫

  • 短篇

    类型
  • 2019-07-16上架
  • 462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你的脑海里是否浮现童年的影像?有多少人的童年记忆跟乡村有关?

太阳晒着我的窑洞 一只只狸猫 2850 2019-07-13 11:57:32

  要讲狸猫的故事,就不能不说一说他的童年和他童年中的乡村。那段时光对他已经度过的岁月而言,有点像冰天雪地的冬日阳光,穿过窗户、给你温暖,慰籍内心久违的期待。

  村里有句俗语:不冷不热,五谷不长。那时候的冬天确实够冷。腊月的某个早上醒来,冷不丁的发现整个世界被冻上了,树上挂着好长的冰挂,地也变得明晃晃的、踩上去就像踩着打了蜡的石板,又冷又滑,走在路上需要十二分的谨慎,狸猫大口吸着冰冷的空气,走向学校。

  天色还未亮,整个村庄冰冷、安静,在拐个弯后,他来到了长长的小土坡路,不知道为啥,安静的氛围让他既兴奋又害怕。他看了一眼陡峭曲折的小路,忐忑的站住了,路的尽头是个土丘,在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会不会有一只潜伏的狼啊?虽然,他从未见过狼,也没听说村里有谁见过狼,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愿意这么想。

  突然,土丘后面有响动,“狼……一头大个的狼么?”,那沉闷的响动声在安静的空气中就像擂动的鼓声。完蛋了,狸猫只觉得头皮发麻,心噗通噗通的打鼓,腿像跟地长在了一起,于是,他用眼睛死死的盯着路的尽头……。

  一头该死的牛从土丘后面探出身子,然后慢条斯理的向自己这边走来。这是二叔家的牛。这头牛倔得很,曾是村子里最壮实的牛犊,牛成年后,大人们为了给它套上笼头没少费事,最后还是在挣扎中不小心把它的鼻子拽成豁豁了。豁豁鼻子的牛被爷爷分家的时候分给了二叔,他觉得它肯定是又一次饿坏了,然后跳过二叔家低矮的干打垒墙逃出来的。

  牛从它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还停下来看了他一眼,身上的毛已经没有先前那样通红光亮了,只有那眼神还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狸猫曾有一年暑假给它割了一个假期的草,虽然他割草用的是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花篮子,但确实为它割过草。

  他看着自家豁豁鼻子的牛走远后,赶紧往学校走去。进了学校的大门(其实村里的小学也就是个小院,十几个学生分三个年纪),他看到教室和教室后面岳老师的房间的灯都亮着。尤其教室里的灯光更为亮一些,那光亮随着灯芯上的火光跳动而摇动,看一下都觉得暖和,他麻溜的推开门。

  同桌丑牙(乳名)假模假式的坐在座位上,桌上摊开着他那被他蹂躏到快成“牛肉账本”一样的语文课本,两只手蜷缩在棉衣袖子里,只是偶尔伸出来拨弄一些灯芯。丑牙的这支灯可就“高级”多了:它是一只约莫一个萝卜一样粗细的蜡烛,中间插着一根粉笔当做灯芯。这特制的大号蜡烛是丑牙用好多根半截蜡烛,在铁皮文具盒里融化后、将腊液倒在玻璃药瓶凝固而成的,不得不说它燃烧起来确实比其他人的蜡烛烛光明亮多了。

  “丑牙牌蜡烛”明亮的烛光欢快的跳动、粉笔灯芯上冒着黑烟,燃烧的蜡烛在焰火下形成一汪闪亮的融化的蜡油,这让专心盯着它燃烧的狸猫和丑牙起了好奇心。先是丑牙,他先是从课桌上搜寻能够放进蜡油的一切细小物体、然后放进去一起燃烧,被丢进蜡油的馒头屑在蜡油里被炸的焦黄,散发出一阵怪怪的香味。突然,滋啦一声响,蜡油熔炉里火星四溅,原来是狸猫朝里面弄了点口水。

  这个够“刺激”。于是,丑牙和狸猫在发现了这个乐子后,就开始轮流站起来(防止蜡油溅到脸上)朝里面吐口水,于是“滋啦……滋啦”火花飞溅,他们的课桌俨就成了一个小型舞台、上演的节目就是“打铁花”。二人越玩越开心,气氛在逐渐升温,以至于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焦糊味,原来丑牙用花布拼凑缝制的小书包被“铁花”击中,开始了开心的燃烧。丑牙赶紧抓起它,想把它的火苗扑灭,却不料顺带把他的大号蜡烛(也就是舞台的主角)给推到了,这下子,原来的“铁花”一下子就变成了蔓延的火焰。

  “着火啦”,后排的刘妮妮大声叫了起来。接着一阵响动,在补回笼觉的岳老师从房间快步走了出来。岳老师抓起门后面的笤帚先是疾风骤雨的扫向“火场”(二人的课桌),然后就是扫向二人。在岳老师的雷霆暴怒之下,狸猫灵魂出窍般木讷的站着挨揍,而东躲西藏的丑牙被岳老师追着狠狠的揍了一顿。

  于是,整个早上,丑牙和狸猫被赶出了教室,二人用冻得通红的手捧着课本在寒风凛冽的早上,站在房檐开始大声朗读。岳老师余怒未消的冲外面的二人骂道“二月的萝卜——欠窖(教)”。

  当然,岳老师他骂了一会就停下来了,因为他有好多事要忙。别看班上也就十几个学生,却分一、二、三年纪,至于那两个拖着鼻涕、勉强从一数到十的“幼儿园(学生)”是不单算的,这就意味着这两个学生的家长不用像其他学生那样遵循“一轮三天”的管老师饭。也不知道这谁定的规矩,让人感觉有点减价甩卖、买一送一的意思。

  作为学校唯一的勤杂兼老师的民办教师,岳老师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劳动有时候确实不那么被人稀罕。比如,前段时间,他因为一点事情批评了(村里最厉害的女人)方圆妈最疼爱的女儿——方圆,结果就被那女人站在学校后面的土丘上,居高临下的骂了他半个早上,骂的话可难听了。引得半个村子的人来围观,他们或是假装路过,或是远远的、气定神闲的坐下来观战,却没有一个人敢过来劝阻。方圆妈看到有人围观后,就故意了提高嗓门、绘声绘色的控诉起岳老师的罪行了,大框大罗的污言秽语其实也就一个意思“他岳兵(岳老师的名字)不配做老师,而应该在他自己村(离这十几里地)里跟大家一样赶着牛耕田犁地”。每当这个时候,岳老师就会把教室里的所有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然后让大家开始朗读课文。

  被罚站的狸猫和丑牙在外面苦撑了一节课,等课间十分钟结束后,他们却仍然没有等到岳老师赦免他们的命令,他们顿时明白了这次罚站看来是要到早上放学才能结束了。二人手和脸都被早上的寒风冻得通红,慢慢的他们觉得有理由恨起岳老师了,于是二人就小声的开始数落起岳老师了:“老岳(私下管岳老师叫老岳)装啥啊?上次被方圆妈骂的那么惨,轮到方圆家管饭,他还不是屁颠屁颠的去方圆家吃饭了吗?”

  不过,有一点是真的,就是自打自己被骂后,岳老师自此就再也没有像那次那样严厉的批评过方圆了。直到大一些后,这事才才让狸猫有两个人生感悟:一,大家都要吃饭,在这件事上,无论是谁(包括岳老师和自己)都需要付出十分的艰辛。二,这世上很少有不记仇的人,自己和岳老师都做不到。

  二人一边嘀嘀咕咕的“非议”着老师,一边警惕的望一望教室的门,害怕被岳老师再次逮住、那后果可就惨了。果然,教室的门吱扭一声打开了,二人赶紧把四处游移的目光收回,故意提高了嗓门大声读书。岳老师却并没有出来,出来的是小春,他一边快步的向厕所跑着,一边解着自己的裤带,看来是憋坏了。从厕所回来,小春冲二人做了个鬼脸,然后教室的门又关上了。

  最后一节课快结束的时候,岳老师走出了教室,他在院子里拿起担,然后挑起两个铁皮水桶走出学校,他要去小春家挑水了。这一趟至少也需要十几分钟,两人心里感觉终于有希望了。等岳老师走出校门,二人不约而同的赶紧溜回教室,跺着脚、跑到大火炉旁边把手凑上去,。“岳老师回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二人条件条件反射一样赶忙向教室外面冲去,结果发现岳老师并未回来。整个教室的同学看到他俩这狼狈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打打闹闹的笑声中,在这样朗朗的读书声中,狸猫快乐的童年慢慢走远,有点像院子里被晒化的雪人、你可以饶有兴致的看着它消失,就再也难以回到最初模样。

一只只狸猫

(笔者计划写一个长点的故事,关于村里孩子狸猫以及他的村庄、和他自己眼中的城市一角的故事,如蒙错爱,烦请关注下笔者号后续会不断更新。《行走社会的狸猫》:一.“你的脑海里是否浮现童年的影像?有多少人的童年记忆跟乡村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