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六十八章:歪门邪道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40 2019-11-04 23:21:16

  虞长老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二位公主既已立下血誓,那定然不是一时置气,是通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本座也不好做决断,如今唯有二位公主在擂台上一决胜负了。”

  明柠熙抱拳施礼:“柠熙绝不让长老失望,必会竭尽全力!”

  虞长老忽然想起什么,道:“只是长公主灵台还未觉醒,这样的比试不符武场规矩。”

  明落昔嫣然一笑:“虞长老放心,落昔愚钝,前几日刚刚灵台觉醒,水系地灵一介。”

  虞长老微微点头:“如此便好。”这是符合武场规矩了,只是这样的差距结局只会是一个“输”字,输了不怕,血誓内容他隐约听说,这代价却是常人难以接受的。

  坐在左侧的文长老面色冷峻,心中不屑,这公主还有自知之明,知道灵力低弱不堪重任,想通过此次比试来退出朝堂,隐入后宫,也算是个识时务的明白人,这国家大任他还是比较看好男子的,小皇子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一道绚丽的红光从天而降,如她的性格一样,是星火可燎原的火系,短剑凌厉,上面溢满火光。

  明柠熙运满灵力嚣张的从天而降,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四周叫好声一片。

  “不愧是柠熙公主,好剑法!”

  “柠熙公主容貌姣好,没想到灵力也如此高强。”

  “美哉,美哉,好一个绝色佳人!”

  明柠菀带着一群宫女大声的吼叫着:“长姐加油!长姐最棒!”

  明落昔轻挥衣袖,打散她的剑气,立在原地淡淡笑着。

  明柠菀十分紧张,拉着明逝水焦急的问:“二哥,你说长姐能赢吗?万一输了怎么办呢!”

  “你别急,长姐做事自有分寸,不像是鲁莽之人。”

  塔楼上东方衍负手而立,目光如炬,望着擂台上的两个人。

  你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长公主,仔细接着了!”话未毕,明柠熙举剑刺来,速度极快,力度凶狠,可见是想置她于死地。

  明落昔脚轻点地,腾空而起,轻而易举的避开她的利剑。

  明柠菀瞪直了大眼,浑身冒汗,大喊:“长姐当心啊!”

  明落昔趁空转回头,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这小丫头一惊一乍的,没被眼前凶丫头刺死也被她吓死。

  明柠熙没想到她能轻易的躲开她的剑,微怒,往剑里注入灵力,一只火红的朱雀自剑里飞出,直逼明落昔命门!

  明落昔飞速向后撤去,一个侧身躲开剑中灵气,众人发现这长公主只躲不攻,不由好奇起来,这是什么招数?

  也打了几招了,可长公主毫发未伤,莫非这是受了什么高人指点?地灵一介可以胜过地灵五介?也有人说她这是学了旁门左道,故意的消耗明柠菀的灵力,妄想殊死一搏。

  明柠熙气急败坏的叫道:“躲来躲去算什么?有本事接招啊!”

  明落昔叹了口气,那她就勉强陪她玩几招吧。用灵力,她一个威压明柠熙就得死。不用灵力吧,她前世武功也不算是差,胜她还是有把握的。

  “那长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献丑了!”话音刚落,一把短匕握在手中,明柠熙还未反应过来,明落昔已经站在她的身后,那把闪着锐光的匕首就架在她的脖子上。

  轻柔冰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你输了。”

  武场一片寂静,空气像是被凝固住一样,众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一幕,这……

  赢了?

  废物公主赢了?

  天才公主输了?

  地灵五介输给了地灵一介?

  这算个什么说法?

  明柠菀反应过来,大声欢呼:“哦!长姐赢了,赢了!哈哈哈!”

  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带头鼓起了掌,武场瞬间炸开了锅!

  东方衍冷眼俯视,目光深沉,你果然藏着秘密。

  明柠熙一动也不敢动,武场喧嚣她充耳不闻,一股强大的压力在她身后,如山一般沉重。那锋利的匕首轻轻的贴在她的脖颈上,力度不大有不小,她不动,那把匕首一点也伤不了她,她微微动弹,那把匕首就能要了她的命,她甚至不能大口呼吸,第一次她感受到死神离她这么近。

  她开始恐慌,在死面前她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什么都是天边浮云,唯有性命是重中之重。

  “明柠熙,你的骄傲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的优越感建立在别人的尊严之上,有什么可值得嚣张的,乖乖的滚出武场,回到宫内安稳度日,我既往不咎。”她的声音只有明柠熙能够听到,明柠熙怒不敢言。

  她撤去匕首,明柠熙软倒在台上,梁宴宴赶忙来扶。

  “柠熙……”梁宴宴不服气的大喊,“长老,她使诈!她根本没有用灵力,用的全是歪门邪道!”

  明落昔冷笑:“歪门邪道?难道日后遇敌了,你不忙着打架护身,先和对方说规则,你必须使用灵力,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

  台下笑声一片。

  梁宴宴羞红了脸,明柠菀听着那刺耳的笑声整个人都快疯了,如骄傲的孔雀被拔光了所有羽毛,正搞笑的在台上耍着小丑,推开梁宴宴遮着脸跑下台去。

  胜负已分,明落昔眉心白光一闪,血誓解除。

  虞长老捋着花白的胡子走向明落昔,慈爱笑着:“长公主灵力虽浅,身手却敏捷,我仓龙未来可期。”

  明落昔谦逊一笑:“长老谬赞,落昔在长老面前班门弄斧了,还望长老莫要笑话。”

  “长公主前厅叙话。”

  明落昔微颔首:“长老请。”

  最为惊讶的就是梓云,怪不得公主让她拿麻袋,天上果真是要掉钱了!她算了算,这赢来的钱加上各大钱庄的赌注,果然是要找无数个大麻袋。

  不对,公主如此信心满满,对此次比试毫不上心,难道她早已胜券在握?她家公主果然不是寻常人眼中的丑颜废公主,明明是天之凤,却被世人误认为笼中雀。

  厅内只有虞长老和明落昔二人,同坐上首位,饮茶谈话。

  “长公主这些招式是和哪位高人学的?招式精巧凌厉,老朽也想长长学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