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五十二章:你会哄女孩吗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104 2019-10-11 22:46:00

  “危险?那你们可知柠菀刚刚经历了什么?他被歹人掳去险些丧命,我通知了东国摄政王才将她救回,既然是同一组的人就该生死相依,同伴失踪都没察觉,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武场精神。”明落昔声音冰凉,如冬日房檐垂挂的冰锥,刺骨又扎心。

  众人听到事件原委,心怀愧疚,看着明柠菀伤心失落的模样,都有些心疼。

  “会些灵力就能为所欲为了?神殿不是常说,神面前世间生灵平等,没有灵力便是废物么?区区地灵,仗着微小的灵力作威作福才让叫人可耻!”明落昔搬出神殿来压众人,“明柠熙,你的脾气很大呀,如此暴躁,我看也没必要留在武场历练了,别到最后堕入魔道,让我仓龙蒙羞。”

  明柠熙破罐子破摔,仇视着她:“逐我出武场?你配么!灵台都未觉醒,有什么资格逐我出武场!你如此行径,武场弟子都不服你!”

  她也搬出整个武场来压明落昔。

  明落昔不怒反笑:“我不配?很好,我也不拿长公主的身份来压你,那就按武场规矩来,立下誓约,去擂台比试,败者永世不可入武场。”

  “你若输了,就滚回你的冷宫,打本父皇,永远不问政事,收回公主宝册,你可敢?”明柠熙彻底撕破脸皮。

  明落昔戳破手指引鲜血,明柠熙也跟着划破。

  “天地为证,立下血誓,违者必受天谴!”

  二人眉心一点朱红闪过,血誓成立。

  一声鹰叫,东方衍和季宵贤走进帐内,原来是秦光烧信香传信报平安,他们御灵兽赶回,看见眼前一幕,有些吃惊。

  东方衍道:“出了何事,你二人为何立下血誓?”

  明落昔没有回答他的话,从虚灵拿出七星果:“我与柠菀已率先完成任务,这是七星果十颗。”

  众人大惊,她们竟然已经取得了七星果!

  明柠熙不可置信:“不可能!这一定是你们偷来的,或者……是东国摄政王赠予你的!”

  明落昔虽蒙着面,但从一双眸子里射出寒光,嗜血慎人。

  “我向众神起誓,这七星果是我与柠菀通过正当渠道取得的。”

  东方衍验了验,果然是上等七星果,眸中疑惑加深。

  “现在我与柠菀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帐中歇息了吧?你们口中的废物白痴可是最先完成了任务。”这话是在讽刺他们,连废物白痴都不如!

  众人神色各异。

  季宵贤手摇折扇晃到明落昔面前,邪邪一笑:“自然可以,长公主能入落月森林历练想必定有上等灵器防身,不然怎会如此顺利取得七星果,能否拿出来让我们一饱眼福?”

  明落昔没给他好脸色,直接了当:“不能。”

  季宵贤从未在女孩面前吃过闷,被一个丑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有些下不来台阶。

  梁垂文与他有些交情,本就看不惯明落昔,道:世子好奇,我们也好奇,长公主毫无灵力竟然可以取得七星果,怕不仅有上等灵器还有稀世灵兽吧。”量她一个废物也没什么厉害灵兽。

  明落昔不按他的套路走,强硬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明落昔也不屑与他们多言。

  “既然我与柠菀已经取得七星果,便不再是拖累你们的累赘,明日开始,你们去寻七星果,我们二人就不必去了,省得碍了某些人的眼。”

  众人都有一肚子的话,刚想发作,东方衍冷声道:“如此,那长公主便早些歇息吧。”命令所有人,“明日她们二人便可在营地歇息,我们卯时出发,现在各回营帐。”

  明柠熙阴狠的看着明落昔与明柠菀,提醒:“长公主可别忘了血誓,违者可是要受天谴的!”

  半天都在沉默的明柠菀开了口:“你放心,长姐是守信正直之人,无卑劣之心,定会赴约。”她语气没有起伏,也没有感情,十分平淡,她突然看透了许多,释然了许多。

  长姐的话她似乎明白了,人有时成熟长大就在一瞬间,该明白的会明白,不明白的永远不会明白。

  明逝水留了下来,见众人都走了,忙掏出伤药递给明柠菀。

  “柠菀你别伤心了,柠熙被端母妃娇惯坏了,言语冲动,毕竟是同胞姐妹,你多担待。”

  明柠菀这回一滴眼泪也没掉,平静的摇了摇头:“长姐,二哥,你们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罢了,不说了……现在我彻底明白了,哪怕骨子里是留着一模一样的血,那也不能说明什么。人心不古,世态炎凉,这片大陆就是这样,无论平民百姓家还是富贵皇家。”

  明落昔想不到她小小年纪竟然活得如此清晰,有的人致死也没她活得明白。

  “柠菀……”

  明柠菀深深吸了一口气:“长姐,二哥,我累了,我想睡觉。”

  明落昔扶她去床上:“累了就睡吧,长姐守着你。”

  明柠菀听话的闭起双目。

  明逝水等了片刻,见明柠菀睡着了,对明落昔说道:“长姐,我有话对你说。”

  明落昔给明柠菀掖了掖被子,走出帐外。

  “怎么了?”

  明逝水取出一根藤条:“长姐,这是长生藤,你灵台未醒,将它养在虚灵,危机时刻它能护你一命。”

  明落昔见他满手都是细小的伤口,想必是下午取这长生藤时伤的。

  “这是你费力取得的,你该留着。”

  明逝水眼里满是担忧:“长姐,你不是柠熙的对手,不该为了一时之气而立下血誓,如今血誓已成,万难更改。”

  入夜,星光暗淡,雾气蒙蒙。

  “既然敢与她比试,我定有胜她的法子,你别多想了,去休息吧。”明落昔收下长生藤。

  明逝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对明落昔微颔首,离去。

  明落昔撩开帐帘就看到明柠菀背对着她的瘦小后背,叹了口气,被最亲密之人伤透了心,也死透了心。

  回到洛景煜的营帐,她闷闷不乐的坐在椅子上,没精神的说了声:“我回来了。”

  洛景煜听见她的声音,立刻放下卷宗:“去哪了?”

  明落昔在想怎样能让明柠菀心情好些,心事重重。

  “又是谁惹你了?”

  明落昔坐到他身边,熟络的搭上他的肩:“洛景煜,你会哄女孩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