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四十九章:柠菀被掳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11 2019-10-08 23:03:38

  梁宴宴极为崇拜东方衍,见他在推脱,连忙跟着应和:“衍世子如此谦虚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眼下我们两组并一组,虽说是历练,但安全为上,请世子别再推脱,就由您领队吧,我们都相信您!”

  梁垂文见妹妹发话,也言道:“是啊,您就别推脱了。”

  东方衍微微点头:“如此,我们便并一队,路上互相照顾。”

  明柠菀却不高兴起来,现在他们加入了,更加没人同她说话了,梁宴宴是柠熙的好姐妹,她和柠熙闹僵了,她自然不会与自己多说话。那梁垂文和明思齐平日里都是点头之交,季宵贤更别提了,乃武场的风流人物,躲他还来不及呢!

  长姐啊长姐,你好好的去交流什么政事,丢下了我一人孤单。

  东方衍冷冰冰的,只顾修灵御兽,二哥的性格稳重,不愿陪她玩闹。

  只有明落昔性情温和,待人真诚,没什么架子,打闹起来比她还凶。

  闷闷不乐的在队伍后面走着,渐渐和队伍拉开了距离。

  阴毒的目光锁定女孩,所有神经紧绷在一起,如箭在弓上,破风而出。

  明柠菀惊恐的想喊叫,嗓子却失了声,黑暗袭来。

  “宴宴,你今天看到了吧,我那个妹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人家攀高枝去了。”明柠熙拉着梁宴宴的手,一副闺蜜闲聊的模样。

  梁宴宴替她不平:“唉,同胞姐妹竟比不得同父异母的废物点心,她是怎么想的。”

  “就算那废物没有一点灵力,但她是嫡出公主,尊律法,她永远在我们之上,就连我母妃见到她也要行礼。”

  梁宴宴拍着胸脯保证:“柠熙你放心,我会让父亲在朝堂上集结大臣一起弹劾这个长公主,让她哪凉快哪呆着去。”

  明柠熙咧嘴笑着:“你才是我的好姐妹呢!”

  “哼,你知道就好。”梁宴宴做着鬼脸。

  明柠熙望着天边的云彩心情舒畅,明落昔,你的一切本该是我的,一个废物丑颜凭什么被立储君?

  天色渐晚,营地中点起火把,星星点点。

  明落昔的营帐在土坡高处,基本能看到下面的营帐,此刻无聊的等着洛景煜同他一起去寻地之草。

  掀开窗帘,望着外头的风景。

  有的雇佣兵团开始杀猪宰羊准备晚餐,有的已经开始大口喝酒笑声不断。靠着河边的几个营帐是银狼雇佣兵团的,此时三个佣兵抬回了一个麻袋,带头的佣兵张着大嘴哈哈大笑,不时与身后的佣兵交换眼色。

  明落昔眼力极好,这麻袋里绝对是活物,不是灵兽就是……

  结合他们意味深长的神色。

  不是灵兽就是从哪掳来姑娘!

  正好闲着无聊,这英雄救美的美差也让她感受一次。

  换上寒极渊的那套白衣与面罩,大摇大摆的走出营帐。

  “姑娘哪里去?”又是那个受了明落昔一巴掌的守卫。

  明落昔不拿正眼望他:“看风景。”运灵力,转眼没了踪迹。

  洛景煜这时与黑鹰议完事回营帐,见守卫看着远方。

  “出了何事?”

  “回王爷,帐中那位姑娘走了。”

  洛景煜皱眉:“走了?”她还答应他去寻地之草,怎会突然离去?

  “那位姑娘说,她去看风景。”

  洛景煜点头,让他退下,遥望远方数座营帐,这丫头又想玩什么花招。

  明落昔一身白衣,隐藏在数间营帐之中,左右游走,无人发现。

  不一会就来到银狼雇佣兵团其中一间最大的营帐,足有她的一间宫殿大,这间怕是团长的营帐。

  听闻银狼雇佣兵团是玄海大陆三大雇佣兵团之一,不受八国管制。总部就在落月森林的一处山脉,寻常人是找不到的,各国都有分部,常常能出色的完成雇主的任务,名气极大。

  “你说这能行吗?”一个粗壮的声音从帐里传来,透着憨笨。

  “怎么不行,是男人就会喜欢女人,咱们这是为了少主着想,到时候赏钱你有本事别拿!”一个尖细的破嗓门,透着油滑。

  “嘿嘿嘿嘿,要,我要,你可别独吞。”傻大个想到钱眼睛都成了月牙状。

  “你是我兄弟!我会独吞?”

  “呵呵呵,不会不会!”

  “走,把她收拾收拾,给少主送过去。”

  傻大个犹豫了:“等等,这女的是不是岁数太小了。”

  “小个屁,男人都喜欢年轻的,你丫的喜欢老太太?”

  “不不不,不喜欢,我喜欢长得白的!”傻大个抹了一把口水。

  “别废话,动手!”

  明落昔手抱在胸前从缝里悠闲的瞧着热闹,果然是掳来的女孩,会不会是武场弟子?

  里面又传来声音:“少主好像回来了,我听到马铃声了。”

  “还没收拾好呢,先把她藏起来。”

  “藏角落,我堵着她嘴呢。”

  “好!”

  没过一会就走进了一位风尘仆仆的男子,给人一种自由洒脱的感觉,没有富家公子的贵气,只有边疆男儿的潇洒。

  “少主!”

  “嗯,给凌璇传信,让他来落月森林,我有好东西给他!”融箬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语气中满是喜悦。

  “凌公子刚刚休养好身体,那凌家家主怕是不肯。”

  “不就是被射了一箭嘛,都养了十几天了,能有什么事,去传信!”

  “是,属下这就去办。”

  傻大个见自己兄弟走了,不甚感激,这是给他机会让他表现呢!好兄弟!

  激动的开口:“少主!”

  融箬被吓了一跳:“干嘛?”

  “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你又把什么东西给打碎了?”融箬瞪着他。

  “没有!我没有,我给少主惊喜!”傻大个有点委屈。

  融箬半躺着休息,没抱希望:“你不给我惊吓就算给我添福加寿了,滚下去吧。”

  傻大个鼓足了勇气:“少主,这个是给你的礼物,请慢慢享用,属下告退。”

  融箬望着角落的麻袋,这是又从哪打得野猪野兔。

  唉,要不是看他可怜老实,才不会收他入雇佣兵团,傻乎乎的没有脑子,自己不知给他断了多少后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