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三十七章:路遇打劫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90 2019-09-25 21:44:14

  王含毓喜滋滋的接过红尾狐,闭上眼运灵准备契约,明落昔他们看了半天那只红尾狐也没有被契约成功。

  守卫秦光忍不住开口:“小姐,怎么回事?”

  王含毓烦躁:“闭嘴!就是你多嘴,我刚刚差点就契约成功了。”她明明记得那个咒语就是这么念的呀,怎么还是无法契约?

  再次念咒,土系黑色灵力闪了又灭,重复几次,依旧没有成功。

  明落昔从灵戒里拿出水袋,喝了一口:“王小姐莫不是忘了契约咒语?”她看的嗓子都干了,一只低等灵兽磨磨唧唧半天都没契约好。

  王含毓盯着东方衍,无比紧张:“怎,怎么会!我一直记得很扎实,回回考试我都是第一名!”

  另一名守卫秦宗性子比较冲,直接拎起红尾狐小腿念了个极短的咒语,又将王含毓的手放在红尾狐身上,转眼间就契约成功。

  把红尾狐还给王含毓:“好了!”

  王含毓气呼呼的瞪着他,咬着牙低语:“谁要你多事!”

  见秦宗要和王含毓理论,秦光拦住了他,给了他一个眼神,摇了摇头。

  秦宗忍了下来,一言不发的靠边站。

  明落昔不禁赞赏,这守卫不屈服于强势力,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冲劲,只因身份是平民,寄人篱下,有很多不可为。二人灵力仅在东方衍和她之下,受这份罪确实委屈他们了。

  东方衍见已契约好,对众人道:“上路吧。”

  王含毓抱着红尾狐爱不释手,这算不算是衍哥哥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呢?

  一定是的,刚刚她发觉衍哥哥的眼神好像与平时不一样了,对她没那么冰冷了,还事事为她着想,那是不是表示他也喜欢她?

  想到这,她两颊染上绯红,羞答答的跟着后面。看着他坚挺的后背,爱慕之情溢于言表。

  忽然一阵异香传入明落昔的鼻子里,脑中陡然清明,这是……

  一回头,明柠菀已经软倒下去,伸手扶住她:“柠菀!”

  接着四周的人都陆续倒了下去,包括灵力高强的东方衍。

  明落昔早早封住嗅觉,但眼前还是隐约有些模糊,可见迷香之重,跟着倒了下去,静观其变。

  “大大大……大大……”是一男人的声音。

  “说!”声音粗鲁。

  “大大大……大哥!”

  “说啊!”不耐烦。

  “大大大哥,我我我们把他们都迷倒了,可可可,可以……可以……”

  明落昔掐着自己的大腿忍着笑,这种嘴也来劫道?可见这行起点很低啊!

  听书儿说最近落月森林有一伙强盗常常持刀打劫,像他们这种利用迷香打劫的强盗倒是少见,因为浓度高的迷香市面很难买到。

  果然那说话利索的强盗说道:“老子卖了所有家当才换了这点迷香,要是没用我就把那黑市老板的头剁了当球踢!”

  结巴走到王含毓身边,流着哈喇子:“大大大哥,美……”

  结果挨了强盗一个脑瓜崩:“美你个头,有了钱什么样的看不到?老子带你去青楼住一年,天天不重样!”

  结巴一抹鼻涕泡:“那那那……那感情好!”

  “别废话,干活!”

  “哦哦哦……”结巴边应和边摸索着王含毓身上的物件,戒指耳环发饰一扫而空。

  开心的拿给强盗去看:“大大大哥,看看看!我我我拿了这么多……呵呵……”

  秦光秦宗离强盗最近,他搜刮了一遍,居然只有两个香囊,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不值钱的平安符!

  懊恼的扔远,大骂:“穷鬼!”

  女孩身上会有些饰品,男人需要的东西全在虚灵空间。两个强盗搜刮了王含毓和明柠菀身上的东西,刚想对明落昔下手,却发现地上已经空空如也。

  强盗揉了揉眼睛:“老二,刚刚那个丫头呢?”

  结巴转着银镯子玩,砸吧着嘴:“哪哪哪个?”

  “就是你说背影最好看的那个!”

  结巴四处张望:“刚刚刚不不不就在这,没了?”

  强盗警惕起来,四周观望。

  “大大大哥,不会是什么灵兽把她拖走吃了吧?”结巴咽了口口水,语气颤抖。

  “放屁!哪有灵兽能不声不响的把人拖走?”

  “那那那是什么,难道是是是鬼……”结巴最后一个字嚼得特别轻。

  强盗心里也发毛,揉了揉鼻子:“他娘的!怕不是趁着我们抢劫,她自己偷偷溜了。”

  “大大大哥,你不是说那是市面上最烈的迷香么?”

  “废话,老子花的钱,现在心肝还疼呢!”见结巴呆愣着原地不动,踢了他一脚,“别跟个木头似的杵着,找找啊!”

  结巴挠着头,四处探头:“是是,找找一找……找……”

  一转头,结巴看到面前站了一个半面暗纹的“鬼”,眼神阴鸷,正死死地盯着他,声音卡在嗓子里,也不敢动,向强盗挥着手:“大大……大……”

  强盗正趴在地上向土狗似的闻着味:“吵吵啥!快找那女的!”

  “大大大……”

  “闭嘴!”

  “鬼啊!”结巴捏了自己一把,终于喊出了声。

  强盗转回头,也大惊失色,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少了的那个女的!

  “鬼啥鬼,逮她!”

  结巴闭上眼,一副必死无疑的表情,伸手就要来抓明落昔。

  明落昔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轻甩衣袖,二人倒地吐血。

  强盗才知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带着结巴跪地磕头:“鬼奶奶饶命!鬼奶奶饶命!”

  明落昔把撩起来的碎发重新盖在脸上,坐在一块大石上,对二人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过来。

  强盗连滚带爬的靠近,嘴里不停的念叨:“不知鬼奶奶大驾光临落月森林,误伤了您,小的该死!该死!”

  “嘘,吵。”明落昔轻轻吐出两个字,二人听话的禁声。

  “东西。”

  “啥?”

  明落昔微瞪眼,强盗立刻明白,把怀里布袋掏了出来。

  “都在这,一样不少!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强盗又磕起头来。

  明落昔看都没看,将布袋收入灵戒,再次伸出手:“东西。”

  “没了,真的!全在这了!”强盗满脸苦相,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

  明落昔没说话,在地上捡了块黑岩石,握在手心里缓缓的捏碎,将手里的石头沫扬在二人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