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三十二章:你那可曾降雪?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135 2019-09-20 21:58:48

  不让青鸾送信,差遣信使来送,难到那只小鸟途中受了伤?

  【青鸾受惊,身体欠佳,它用眼神告诉我是煜亲王吓了它,医药费一万两黄金,已垫付,记得偿还。】

  信的内容同他之前写的那封有异曲同工之处,想着法的讹钱,这个无赖丫头!

  他府上守卫是确实受了伤,虽用不了一千两黄金,但他想给她一个小小惩戒,没想到她却狮子大开口。

  “黑鹰,传信使。”

  信件送到仓龙,明落昔迅速打开来看,看了之后捏碎了手中核桃。

  “梓云,传信使!”什么叫他的金烛龙也受了惊?关她家青鸾何事?

  “黑鹰,传信使。”

  “梓云,传信使。”

  “黑鹰,传信使……等等,这个让他一并带去。”

  “啊!这个人太可恶了,梓云,你去找本书,那种……那种十大恶人的书!”

  “黑鹰!”

  “梓云!”

  大东皇宫近日传言摄政王总是会传唤信使,不知是何缘故。摄政王依旧终日沉着脸,但四周不再冰冷,如冬日里的雪绒花,虽极寒但会盛开。

  仓龙皇宫近日宫内传言,长公主不急着去武场悟灵,整日传唤信使送信,宫内常常会传来她气急败坏的吼叫声,不知是何缘故。

  腊月,京都降了雪,处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红瓦映琼芳,碧树挂冰川。

  明逝水和明柠菀二人现在和她走的很近,她也喜欢这两个孩子,虽在宫内,但没什么心眼,为人正派。

  明柠熙自上次被明落昔罚过后再也没有与明柠菀说过话,见到明落昔虽然会乖巧的请安,但不会多言,也不会明里暗里的讽刺嘲笑。明落昔知道她心里那股怨气是一辈子不会散了,她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倒是端妃当晚就来赔礼道歉,说柠熙性子急,冲撞了长公主,是她教导无方,带来礼物前来赔罪,明落昔与她客套了几句就让她退下了。

  十几年的都如此放纵她的女儿,她几句话怎会改变她的观念?不如省点口水。

  宫内忙起年下的事来,漫天大雪,来往明落昔宫内的人不断。

  腊月十一,一顶小轿停在京郊的静安寺山下,明落昔带着梓云接出一少妇人。那少妇身着粗布衣,被一十岁左右的少年扶着。

  见明落昔来了,带着少年跪地磕头:“多谢小姐救命之恩。”

  明落昔将她搀扶起:“不必客气,举手之劳,和你侄子去乡下好好过日子吧。”

  少妇一觉睡醒,忘却尘世,一富家千金来至床前,带来一少年,说明原委。

  少妇一家遭抢匪灭门,只有她与内侄苟活,富家千金碰巧路过,施药救命。

  山路漫漫,两个人越走越远,渐渐变成两个小小的点,与银装素裹的大地融为一体。

  “公主,皇后真的什么都忘了?”

  明落昔依旧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她也是被蒙骗多年,消她记忆,放她一条生路吧,活着比什么都强……”

  是啊,活着比什么都强,她重生后知道的最大的一个道理就是要爱惜自己,只有先爱自己才有资格爱别人。

  她忽然想到了璇,想知道她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是不是也在寻着她?

  “公主,又下雪了。”

  “回宫,父皇说今日去暖香阁用晚膳,你等会去准备一下。”

  回到落羽宫,离用膳时候还早,她在书桌前翻起一本修灵术看了起来。

  无意间撇到一旁的木盒,里面是她和洛景煜这几月的来往信件,放下书,一封封的翻看起来,有的是向他请教国事,有的是向他求物,有的是同他斗嘴。

  那张刚毅冷峻的脸浮现在脑海里,和暮宸一模一样……

  暮宸于她而言是师父,是兄长,是生死搭档,最终因为她的任性死无全尸。她的心里不仅仅是愧疚,当时她沉寂了很久,世界全部塌陷,受不了那个前几日还在同她喝酒猜拳的大活人,说没就没了,连具整尸都没有。

  不知不觉,手上信件滴满了冰冷的泪水……

  “梓云,传信使。”

  【仓龙国京都连下三日大雪,不知大东国可有雪?请煜亲王安。】

  大东国皇城宏伟壮丽,高门内殿,殿内鼎中炉火旺盛,暖意袭人。

  洛景煜在高高堆着的信件中一眼就看到仓龙国的国徽,将那封信抽了出来,阅完后又在信封内翻找了一遍,疑惑。

  竟然不是来向他求事,也不是求物,更不是满嘴胡说,仅仅……

  仅仅是来请他的安?

  嘴角染上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冰寒的冬日里有了春日的暖暖。

  除夕家宴,明隶是极不愿见到这些妃嫔和皇子公主,这些于他而言和陌生人无异,见到他们还会想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唯有厌恶,毫无欢喜。

  家宴上庄贵妃端妃坐在左侧,宁嫔荣嫔庆嫔坐在右侧,而娇宠六宫的俪妃已被明隶降为彩女,此刻正在储秀宫吃着大锅饭。明逝水明拧熙明柠菀坐在下首位,他们身旁还有一个面色蜡黄的少年,身型瘦小,用力的喘着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口气上不来,这是荣嫔的儿子,身有暗疾。

  明落昔坐下明隶身旁,见明隶毫无兴致,怕那些妃嫔胡思乱想,举着酒杯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便传来舞姬起舞助兴。

  明拧熙紧紧握住茶杯,似要把它捏碎,这个废物凭什么可以坐在父皇身侧?凭什么可以掌管后宫?协理朝政?毫无灵力,丑颜吓人,行事刻薄!紧紧是因为她是嫡出公主,她明柠熙是庶出?父皇曾那么喜欢自己,就因为国师误国冤枉了这个长公主,他才如此补偿这个废物?从而冷落了她!

  这件事本就不公,对于不公的事情她向来喜欢自己讨回公道。

  舞姬刚刚退下,她就端着酒杯来到宴厅中央,甜甜笑着:“儿臣敬父皇一杯,过了今晚儿臣可就满十二岁了,可以饮酒了,愿父皇龙体康健,我仓龙国泰民安!”吉祥话配着脆甜的声音格外的悦耳。

  明隶本是不想理会的,明落昔拿胳膊碰了下他,他才漫不经心的端起酒杯饮了一小口,什么话都没有说,缓缓地点了下头,示意她退下。

  明柠熙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父皇竟对她如此冷淡,不仅没赏礼物话都没搭理她一句,她是做错了什么吗?

  骄傲的女孩瞬间红了眼,握着杯子傻傻的回到座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