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二十九章:仓龙危矣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38 2019-09-17 18:37:36

  明落昔站起身来,道:“学生不才,还未灵台觉醒,望长老指点一二。”

  文长老拿起茶几上的茶壶饮了一口,清了清嗓子:“你叫什么名字?”

  “明落昔。”

  文长老把这个在嘴边念了几声,放下茶壶,站起身来,明落昔,明落昔?

  惊诧:“你是长公主?”

  明落昔也不摆架子,淡淡道:“武场无尊卑,还请长老一视同仁。”

  文长老这才勉强对明落昔这个大龄悟灵者有些好感,依旧不冷不热:“不知长公主芳龄几许?”

  “十三岁。”

  文长老沉吟了会:“恕我直言,这个年岁还未灵台觉醒,这辈子怕是难了,五系灵者皆在十岁之前灵台觉醒,十岁之后就算觉醒也很有可能在五系之外。神殿云,金木水火土,人间正道上,出了五系,这灵力不修也罢,修了也会错入魔道。”

  神殿这群神棍的理论还真是传播入人心啊,个个当作真言收藏,她是白色灵气,五系之外,那将来会入魔?

  呵,可笑之极!

  神,因人心而生,又因人性而灭。

  魔,因欲念而生,又因欲念而旺。

  “那长老的意思是我不应该留在武场悟灵?”

  文长老坐下身去,不卑不亢:“老朽不敢,长公主随意,这些孩子要开始悟灵了。”

  这是轰她走呢,明落昔耐着性子对文长老微微一笑:“落昔还是去藏书阁看书吧,那里比较清静。”

  明落昔走后,文长老冷哼:“皇家公主又如何,十三岁灵台还未觉醒,我仓龙未来可悲啊……”

  明落昔想着正好刚刚也没把武场看个透,不如先逛逛武场。

  在武场里她找到了当初学武时的感觉,都是一群像花儿一样的少年,有着无限的可能。在廊下,她看了会儿几位十岁左右的孩子比剑,男孩子是水系灵力,持剑挥向木系灵力的少女,少女轻松应下,腾空而起进行反击。

  明落昔摇头,这男孩子灵力极不稳,心浮气躁,长久以往下去只能停滞不前,不会有什么突破。那女孩灵力虽稳,但气力不足,需练其筋骨。再说那黑衣男孩,灵力虽是三人里最高的,反应却不快,遇敌会吃大亏。

  仓龙人才缺失是一个恶性循环,这些孩子没个灵力高强的人来教导,自己胡乱练习,而灵力高强的人不愿留在仓龙,一心向往神殿。

  长久以往,仓龙危矣。

  “长姐在看什么?”明逝水走了过来,身旁跟着明柠熙和明柠菀。

  “随意看看,这些孩子很用功。”

  明柠熙微嗤:“长姐看得明白么?”

  明落昔摇摇头:“不太懂,我想我总能学会的。”努力努力,争取再突破个几介,早日到达天灵。

  明逝水给予她肯定的目光:“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相信长姐定能灵台觉醒。”

  明落昔莞尔一笑:“借二弟吉言。”

  明柠熙很是“惊讶”,问道:“长姐居然灵台还未觉醒?真是不可思议,长姐呀,你如今已经十三岁了,想要觉醒是很难的!”

  明落昔满脸愁苦:“许是我灵根不稳,灵台觉醒比别人慢些。”

  明柠菀安慰:“长姐别灰心,你去悟灵塔试试,说不定有所突破。”

  明逝水说道:“灵台觉醒较迟的在仓龙也有记载,听说最迟的一个在十五岁才觉醒,所以长姐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

  明柠熙借机挖苦:“长姐要用心悟灵呀,父皇对你可是寄予厚望,别到二十岁才灵台觉醒了,到时候又是忙国事又是忙修灵,可就应接无暇了。”

  明落昔淡淡笑着:“多谢三妹关心,我定不会让父皇失望。”

  明逝水提议:“长姐不如同我们去训练场,在旁看看或许会有助于悟灵。”

  明落昔点头应允。

  明柠熙的灵器是一把短剑,名唤星璨,与主人心意相通。见明落昔在场,格外卖力,已打得对手连连求饶,她还不肯放手,明逝水出手制止。

  “柠熙,点到为止,你今日怎么如此鲁莽?”

  明柠熙瞧了一眼明落昔,喘了口气,饮些茶水:“今日灵力旺盛。”向对手施一礼,“一时没收住手,还请多多包含。”

  对手是一介平民,无权无势,连忙回礼:“能与柠熙公主过上两招是我的荣幸,不碍事,不碍事。”

  提剑走到明落昔跟前,额头微微冒汗,整个人容光焕发,问:“长姐可看出什么?修灵可不是一件易事,方方面面都要顾全。”

  明落昔回顾着刚刚她与别人的比试,乍一看是无破绽,招招刁钻,不给那人留一丝余地。旁观者清,她的招式里还是有不少破绽,她自己若出手,不拼灵力,两招之内就能将她拿下。

  还是不懂得摇头:“妹妹招式漂亮,灵力高强,姐姐愚笨,看不太懂。”

  明柠熙讥笑:“漂亮?长姐看了半天就看出这个?灵力无情,伤人时可不漂亮!”呵,这个废物,有何资格居嫡长公主的正位?有何能力掌管后宫?是父皇被风沙迷了眼!

  轮到明逝水与人比试了,他的灵器是一把雁伏刀,十二岁的年纪灵力已到地灵四介,可见平日里十分努力。

  他的招式果然和他的人一样稳重,破绽极少,将对手击倒时伸手抓住了他,那人摸了摸没遭殃的屁股,万分庆幸,感激的施了一礼。

  “领教。”

  和明柠熙相比,明逝水多了几分仁义和大气,明明才十二岁,却少年老成,处事周全。

  明落昔赞赏的点头,如此心性,假以时日必然有所作为。

  亲手给他递了一杯茶水:“二弟辛苦,刚刚那套刀法二弟使得游刃有余,平日一定练得很勤进。”

  “多谢长姐夸奖。”毕竟还是少年郎,得姐姐夸奖,面露喜色,笑容在嘴角溢开。

  明柠菀手里拿着一本书,刚从藏书阁过来,与明逝水和明落昔说笑了几句,坐在长凳上拿来宫里自制的干果分食。

  “长姐和二哥尝尝,这可是我亲手烤干的,酸酸甜甜的,十分开胃。”

  明落昔和明逝水拿了两片尝尝,都赞不绝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