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二十七章:千藤蛊毒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81 2019-09-15 10:52:09

  “长公主还有什么吩咐?”说话柔弱,那嚣张气焰全无。

  “你刚刚说你的大宝贝要送走是吧?”

  “是,费人费力还伤财,长久以往定在宫内生成不好的风气。”

  明落昔满意的笑了:“你能如此想是我仓龙的福气。”

  “长公主谬赞。”俪妃赔笑。

  “梓云,减去翊禧宫一半宫女太监,平日膳食等次降为二等。”明落昔拿出凤令交予梓云,命她速速去办。

  俪妃傻了眼,瞠目在原地,半天结结巴巴的开口:“长公主,这,这……”

  “你不是说要节俭开支么?你一个后妃无权无势的,也没有子嗣,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可有异议?”

  俪妃咬着唇,低声道:“臣妾无话可说。”

  “回宫去吧,没事别往父皇那里跑,误了国事你可担当不起。”明落昔警告。

  俪妃的心掉入谷底,本来是想着主动示好捐银能挽回些什么,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成了冤大头。

  有了端妃和俪妃的例子,宫内无人不服明落昔,纷纷献上贺礼,不是恭贺她复位就是愿她长命百岁,奉承的话明落昔听了一箩筐。

  午膳后梓云传来莫谷子为明落昔请平安脉,莫谷子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身着灰色长衫,面容祥和,一副医者仁心的模样。

  明落昔想问问莫谷子她脸上的毒是怎么回事,怕被看出灵力几介,在他来之前便封了灵力,毕竟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若是下毒者比她灵力高,她岂不是必死无疑?

  屏退左右,连梓云也被唤了出去,不是不信她,她是不想连累太多的人。

  “莫大夫,我的身体怎样?”

  莫谷子问脉的手一紧,眉头蹙起,犹豫的开了口:“长公主脉象虚浮,应该是最近太劳累了,只是还有一股似有似无的力量在体内窜动,在下无能,不知是什么,可能是我医术不精。”

  明落昔微笑:“怎会是你医术不精呢,莫大夫可是温神医的嫡传弟子,是本宫中了毒没有说而已,那毒素在我体内数年,早已和我融为一体。”

  莫谷子细看了明落昔脸上暗纹,再次把了把脉,取出银针:“取长公主指尖血一滴,冒犯。”

  “无碍。”明落昔伸出手来。

  赤红的血滴在了白玉瓶里,那玉瓶瞬间冒出一股青烟,烟里夹杂着丝丝腥臭之气。

  莫谷子大惊:“这是千藤蛊毒!世间竟然还有人能配出如此狠辣的毒来!”

  “还请莫大夫细讲。”明落昔终于知道自己中了何种毒,急切的开口问。

  “此毒是我听师傅讲的,他说这种毒是由百种稀有虫草炼制而成,下在人身上,虽不至死,但在月圆之夜会痛不欲生,那种痛如骨肉重生,心脉爆裂,非常人能忍。”

  明落昔神色凝重:“可我在月圆之夜并无反应啊。”

  “那是因为公主不过中了百分之一的毒,况且那毒气全部发出来,在脸上形成了暗纹。”莫谷子解释。

  “百分之一?那剩下的毒呢?”

  莫谷子收起银针,谨慎的将玉瓶盖好:“这就不知了,此毒十分诡异,只会让人痛苦异常,却不会丧命,但我听师傅说有人中了这种毒,最后并不是毒发而亡,而是自尽而死。”

  “我的脸还能恢复正常么?”

  莫谷子再次细看:“暗纹消失并不难,修炼至玄灵者运灵力逼出便可。”

  “这么简单!”明落昔觉得不可思议,她为了这张脸还看了无数的医书,原来仅此而已。

  “简单?这仓龙的玄灵者也就那么几十位,长公主的灵台还未觉醒吧,听闻长公主已过了十三岁,这样的年岁想觉醒怕是难了。”莫谷子为明落昔想着其他法子,“公主可以服食天息丸,有助于灵台觉醒。”

  明落昔心情大好,想到她能恢复容貌就忍不住的开心,与莫谷子客套了几句,送走了他。一再嘱咐,今日之事不可有第三人知晓,莫谷子受师傅温神医影响不愿参与朝廷是非,淡笑着摇头。

  “梓云,让所有侍女守卫撤出落羽宫内殿,内殿不许留一人。”

  “遵命。”

  千藤毒藏在明落昔身体里数年,虽以尽数浮在脸上,但毕竟融入身体那么多年了,明落昔有些吃力。满头虚汗,唇色发白,身子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浑身被黑气笼罩,明落昔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她快要撑不住了!

  白溪兽冲出灵戒,向明落昔渡了许多灵气,黑气逐渐消散,灵台上忽浮出金色银色蓝色红色黑色五系灵气,一股力量将他们冲散,汇聚成一股浓厚的灵力。

  血脉翻腾,体内如巨浪滔天,倏地吐出一口黑血来,数年的毒素今日终于得解。

  浑身力气像是被抽光一样,一丝也不剩,趴在床上带着浓浓的倦意睡了过去,她好累……

  许久没做梦了,梦里她看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眼神忧伤,满是不舍的亲吻她的额头,她是谁?为什么她想去紧紧抱着她,让她别走,她到底是谁?

  “长公主,该吃早膳了,今日是您去武场的日子,要早些起来。”梓云的声音很空旷,像来自很远的山谷里。

  明落昔茫然的睁开双眼,一切虚晃起来,那么的不真实……

  她睡了很久?

  再次闭上眼,缓缓睁开,眼里深邃不见底,如一潭寒水。

  “进来。”声音沙哑,喉咙干涩。

  梓云手捧白色劲装,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婢女,手上也拿满了东西,梓云看着明落昔的脸吃惊不已,公主她……

  脑袋转得极快,将手中衣服交予后面的婢女,迅速的关上门,隔着门:“先出去,公主有话吩咐。”婢女虽觉得奇怪,但也不敢多问,恭敬的退了下去。

  梓云走近,盯着明落昔的脸看了起来:“公主,你的脸……”

  明落昔这才想起她已经将毒逼出的事情,鞋都顾不上穿,跑到梳妆镜前细细打量起自己来。

  大大的杏眼灵气十足,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口,没了暗纹的脸给人一种非常干净俏丽的感觉,十分无害。这些日子整日被父皇逼着吃了很多滋补的汤羹,原本干瘦的身子玲珑有致起来,配上这张脸,袅袅婷婷,清新动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