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二十六章:俪妃拜见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36 2019-09-14 14:38:21

  “洛景煜欺负你了?他为难你了是不是?”

  “嗷呜……”

  “敢动我家小青鸾,他胆子忒大了,以为自己是大国亲王就了不起啊!你放心,下次见到他一定帮你教训他。”明落昔倚靠在软绵绵的金丝枕上打开了青鸾脚下的信筒。

  第一封是她让洛景煜帮忙查的一些事情,他大东国一共有多少仓龙国的子民,她需清楚哪些人才流失了出去,能召回的召回,不能召回的她再另想办法,从长计议。信中夹带着一颗白色珍珠,她默念咒语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小册子,细看起那些名单来。

  青鸾劳累奔波,此刻软绵绵的瘫在明落昔身上,见她信筒里还有一封信,她打开来一看,气不打一处来。

  伤本王守卫二十名,耳膜受损,流血不止,医药费一千两黄金,已垫付,记得偿还。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伤我家青鸾在先,还好意思和我要钱!”明落昔愤懑不已。

  梓云叩响了门:“公主怎么了?可是梦魇了?”

  “没事,睡觉!”

  小青鸾心虚的叫唤了一声,化作银镯也去休息。

  第二日,明落昔还未醒,就听见殿外吵吵嚷嚷的,把头埋在被子里,唤来梓云:“外头什么动静?”语气不善,可见起床气之重。

  “禀公主,俪妃娘娘来了,她非要见您,奴婢说您还未起,她不信,正和我们吵闹呢。”

  呦,这是找上门来了,她还想去找她呢!

  想到身边灵兽和神剑,若不是俪妃把她打入寒极渊,也不会契约了他们。这么说来,她到要谢谢她了?呵……

  “让她候着,若是她再发出一点声音,唤来守卫,乱棍打死!”明落昔掀开被子走下了床。

  “是,奴婢这就去传话。”

  昨夜看那些名单本就睡得迟,刚眯了会就被俪妃闹醒了,烦躁无比,火气颇重。

  沉着脸吃着早膳,脸色极差。

  梓云在一旁伺候,担忧道:“公主可有不适?等会奴婢去唤太医来为您把平安脉吧。”

  “不必了,昨夜没睡好。”

  “对了,今日温神医的徒弟莫谷子来宫里送药,让他给您把把脉吧。”梓云想起小宫娥的话来。

  明落昔筷子一顿:“温神医的徒弟?”

  “是啊,温神医医术一绝,他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名满天下,弟子无数,最为出色便是这莫谷子了。”

  她脸上的毒或许可以让他瞧一瞧,说不定还有解。

  “稍后请他来吧。”

  “是。”

  用完早膳明落昔心情稍稍转好,但依旧阴沉着脸,身着淡绿衣裙,懒得梳妆,将头发绾起戴了根银钗,梓云为她配了耳饰。

  大步走进正殿,提裙摆袖,坐在上首位,端起晨茶小口饮着。

  俪妃今日穿着素净,身着藕色宫装,淡抹脂粉,见明落昔出来了,急忙上前行礼。

  “臣妾拜见长公主殿下。”

  明落昔不急着唤她起来,放下茶杯:“梓云,这茶凉了。”

  梓云拿手放在杯身:“公主这茶不凉,你可不能食太烫的东西,太医嘱咐过。”

  明落昔“啧”了声:“那太医医术到底行不行?现在可是冬天,吃凉的怎么行?”

  “不是让您吃凉的,是要您吃些温热的,不可吃太烫的,皇上也嘱咐了!”

  “本宫现在很质疑这个太医的医术到底行不行。”

  梓云拿眼撇了一下曲膝行礼的俪妃,继续劝着明落昔:“太医院的太医都是万里挑一的,医术自然是天下数一数二的。”

  “这样啊,那帮本宫添些热水吧。”

  “是。”梓云听话的为明落昔添了热茶。

  只听一声轻呼,俪妃倒在了地上,听到明落昔咳了声,连忙顺势双膝跪地,再次行礼:“长公主万福金安。”

  明落昔这才“看见”了她,缓缓开口:“俪妃来了?”

  “臣妾有事找您商议。”

  明落昔又是半晌不说话,后殿宫娥抱出白溪兽,明落昔宠爱的接过,让它舒服的睡在怀里。

  “我的小乖乖,呵呵……”拿起桌上的糕点,“来,咱们吃饭饭喽~”

  今时不同往日,当日俪妃摆架子为难明落昔,今日跪地听训。

  明落昔高高在上,抱着白溪兽逗弄,和当日可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不急着问她何事商议,也没让她入座,命人搬了个小凳来让她坐下。

  忽然道:“你那只小狗现在还需三人服侍么?”

  俪妃不安的回道:“不,不用了,臣妾想着那只是个畜牲,不必如此费心。”

  “对了,我那认了新主的丫鬟呢?”

  俪妃站起身,愈加不安:“臣妾明日就把那只小狗送出宫,翠云还是继续来伺候长公主吧。”

  “你坐下,站着生分,其他妃嫔交情可比不得咱俩。”明落昔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俪妃听话的坐下。

  “对了,你说有事与本宫商议,说吧。”明落昔喂着白溪兽桃花糕,脸上无表情,不喜不怒。

  “臣妾听说公主殿下正为边关之事忧心,臣妾愿捐出白银十万两,聊表心意。”俪妃讨好的说道。

  明落昔嘴角抽动,原来主动示好来了。听说她找父皇闹了几次,面都没见上,每次的结果不是罚抄经文,就是面壁思过。父皇每次都能在鸡蛋里挑骨头,头次是说她过于妖艳,无后妃端庄之态,罚。接着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总之俪妃最后只落得一个字——罚。

  宫里人人都知她现在失了宠,往日骄奢放纵的日子一下子清冷了许多。

  明落昔淡淡道:“你有心了,放下回去吧……”

  俪妃站起身施礼,赔笑道:“劳烦长公主殿下替臣妾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其实这些都是臣妾该做的,只是臣妾数日不见皇上甚是想念,给皇上请了几次安,皇上他都……”想说次次都罚她,转念一想,改口,“次次都是政务繁忙,劳烦公主殿下替臣妾向皇上传一句话,臣妾想他了。”最后一句话娇柔无比,若明落昔是个男人一定会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这我见犹怜的模样啊……

  俪妃刚想退下,明落昔抬眸看着她:“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