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二十一章:因果报应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91 2019-09-09 21:02:28

  短匕握手,白色灵气爆发,硬生生将那紫黑结界撕裂。国师见来者不善,手持黑玉杖,厉声质问:“来者何人,竟敢闯我国师宫!”

  明落昔默念血咒,上古神剑白亦剑握在手中,脚下踩灵气浮至鼎上。

  “你是仓龙国师,应守护天下,为黎民百姓谋福,你却为了一己之私,残害生灵,祸乱朝纲。”白亦剑乃战神佩剑,喜争斗,数千年沉寂,早已布满灵力,欲剑斩妖魔。

  国师闻言大笑:“黎明苍生与本座何干?本座要的是飞升天神,长生不死!而今既已被你撞破本座的好事,怎能留你!”

  明落昔神剑挥出,灵力注剑身,青铜鼎应声而裂,国师吃力接下一招。黑杖受神剑一击,魔气乱窜,引得宫殿内黑雾弥漫。

  那鼎内居然都是婴孩的尸体,被吸干了精血放入鼎内炼丹,足有百具!

  “你哪里是要成神,分明是要入魔!”

  明落昔大怒,再次挥剑向国师袭来,剑法凌冽,气势磅礴,凌天心法结合上古神剑将那国师重伤倒地,胸口不时冒出多年黑气,灵台已碎,此生再不可修炼灵气!

  “你……呃!你究竟……是何人?”

  明落昔点他天灵,废去他所有灵力,此刻这通天国师与一个废人无异。

  “仓龙国嫡长公主明落昔,你那傀儡皇帝已经在一处风景如画的地方等你了,你速速去陪他吧。”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意,“不过,你走之前要将欠我们父女二人的债给还了。”

  青鸾鸟吃完脑花满心喜悦的回到明落昔身边,变成小小的鸟儿上窜下跳个不停。

  “吃饱了?”

  青鸾开心的点头,非常满足。

  “吃饱了就好,眼前这人你可不能吃,太脏……”

  皇上秘旨,国师残暴不仁,滥用职权,草菅人命,打入寒极渊,永世不可回宫。

  押解国师的是四位守城大将,一旁还有一位白衣蒙面的监官,监官让他们把人放在寒极渊入口,先行退下。

  持短匕挑断国师手筋与脚筋,青鸾鸟应主人意啄瞎了他的双眼。

  “死是解脱,怎能轻易让你解脱?你该知道什么叫因果报应。”满腔痛恨,用力将他踢入寒潭。

  思绪收回,封位大典毕,明落昔走下高台,群臣恭敬的让出一条路来。

  “恭送长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驾落羽宫……”

  落羽宫本就是明隶原先为明落昔准备好的宫殿,一切按照仓龙国嫡长公主的规格建造,仅次于皇后宫殿。国师乱政,落羽宫荒废了十三年,这几日刚刚翻新完毕。

  明落昔刚入座,三十六位宫内婢女依次拜见,明落昔抬手:“免。”

  “恭贺长公主复位!”

  “既在本宫宫内服侍便不可有了外心,也不可长了歪心,一心侍主是你们的本分,若有二心本宫定不轻饶。”

  “奴婢谨记长公主教诲!”众宫人低头受教。

  “梓云何在?”明落昔寻着人群。

  一十八九岁的女子走了出来,容貌平平,姿态却十分稳重。

  “奴婢在。”

  “日后你便是宫中女官,这些人由你调配。”

  梓云领命,拿腰牌分配宫女,众人领命离去。梓云回了明落昔的话,说清了各殿调配。

  明落昔满意的点头,让她坐下说话。

  “奴婢不敢。”

  “坐下,本宫的命令。”明落昔浅笑。

  “是。”梓云并没有整个身子安逸的坐下,只是拿身子微微靠着一点椅子,十分规矩。

  明落昔为她倒了一杯茶:“你姐姐的后事处理好了?”

  梓云眸中染上一抹伤痛:“谢公主关怀,已经在老家安葬了。”

  “刘姑姑生前一直很照顾本宫,若不是她,本宫早就被活活饿死了,她只有你一个妹妹,你既在我宫中,我定会护你一世平安,衣食无忧。”明落昔承诺。

  梓云感激:“谢公主照拂,姐姐在天之灵也得告慰了。”跪地施一礼,“奴婢定当尽心尽力服侍公主,调教好宫人。”

  明落昔扶她起来:“本宫信你。”拉她的手让她坐下,傻呵呵的笑了笑,恢复常态,“大典结束了,现在可以把我头上这个叮叮当当的玩意拿下来了吧?”她脖子都快压断了。

  梓云细心的将明落昔的发髻解开,红玉金冠取下,明落昔长发披散,这才觉得松松许多。

  “呼!压死我了,这东西是纯金的吧,这么重!”抓了抓头发,“至于要梳这么复杂的头发嘛,我头皮都在发麻。”

  梓云拿玉梳轻轻的替她按摩头部,轻声道:“这是长公主正装,遇大典,三节,他国使者觐见,您都需要这样穿着。”

  “那平时我可以随意穿吧?”明落昔半躺,舒服的闭上眼。

  梓云道:“自然可以,只是不能太素净了,您可是嫡长公主。”

  明落昔睁开了眼,坐了起来:“走,换衣服见父皇。”

  “是。”梓云贴身跟着。

  明落昔在梓云的一再坚持下换了一件淡黄色的衣裙,头上发饰一减再减,最终在梓云又跪又求之下戴了一根简单的银簪。

  明落昔捏了捏梓云的小脸:“好啦,别苦着脸了,呐,这不有一根簪子?”

  梓云为难:“您也太素了,那刚进宫的小采女都比您花哨。”

  明落昔叹了口气,放下银簪,选了支凤凰步摇,勉为其难:“这个总可以了吧?”

  “勉勉强强,其他公主见了会笑话的。”虽相处时间不长但梓云知道眼前的主子人善心好,没什么架子,她可不能让她在宫内吃亏了。

  明落昔哼了一声:“我看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嘲笑本公主,对了,和我说说,我父皇有哪些孩子,宫中还有哪些妃嫔?”她要了解了解假皇帝这些年如何开枝散叶的,毕竟纳了那么多妃嫔,她该考虑这些人该如何安顿。

  梓云想了想,让明落昔摒退左右,低声道:“奴婢把知道的后宫内情都给您说清楚,皇上自懿隐皇后,就是公主生母,失踪后,他册立了大学士之女苏清苓为继后。继后在册封一年后生下一男胎,只是不知为何那孩子浑身乌紫,三天后就没了气息。”

  明落昔想到国师鼎内那无数孩童尸骨,不禁冷笑,这就是与他狼狈为奸的报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