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二十章:丧心病狂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60 2019-09-08 14:31:49

  “不错,他在云山之巅修建陵墓,为的就是吸天界灵气死后成神,当初他为了不留后患,联合神殿的紫风使者捏造出嫡长公主是不吉之人,要软禁在冷宫,非召不得出。”

  明落昔坐在明隶身旁为他渡些灵力,接着问:“既然要不留后患,为何不杀了我们父女?”

  假皇帝道:“国师看过一本《奇异志》,那是神使拿给他的,上面说弑杀君王有了孽债,无法成神,所以才想了一个软禁的法子。”

  明落昔笑出了声:“你们这种智商也好意思谋朝篡位?这十三年的的皇帝真让你们白当了!”

  “小人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不敢妄言,当初是国师拿小人老母亲的命来要挟小人的,求皇上公主开恩!”假皇帝使劲磕起头来。

  “别吵!”明落昔耳边嗡嗡,一脚踹了上去,“嚎什么?我父皇刚清醒怕吵!”

  假皇帝身上虽疼但介于眼下情势只好忍住疼痛咬紧牙关,面前这公主的灵力可是比国师还要高上几介。

  “我问你,我脸上是被下了何种毒?”

  “公主脸上的暗纹是自己长出来的,当时国师正好顺着这暗纹编了瞎话,诓骗了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

  明落昔心中烦躁,本以为能知道自己中了何种毒,结果现在又是这样的结果,提腿对着假皇帝的胸口又是一脚。

  “此话当真?”

  假皇帝在强大的灵气威压下喘不过气来,涨红了脸拼命的点头。

  回到明隶身边,柔声问道:“父皇,您看怎么处置他?”

  明隶身体稍稍好转些,声音虽轻,但不怒自威:“你假扮朕多年,助纣为虐,广纳妃嫔,祸乱朝纲,无论是哪一条都是灭九族的罪。但念在你也是受人所迫,你自行了断吧,你的家人朕不会怪罪。”

  假皇帝磕头谢恩,想不到他的好日子这就到了头,罢了!不是皇帝的命却享受了十三年皇帝的锦衣玉食与如花美眷,他该知足了!

  明落昔手腕翻转,短匕握在手中,递给假皇帝:“你早该知道会有今日,那国师在事成之后还会留你性命吗?你应有自知之明。”

  权力,富贵,美色,各种无休止的欲望……

  就此结束?

  不!那些多么美好啊,人上人,座上座,他踩在最高处!就算是鱼死网破,他也要搏一搏!

  明落昔轻易将他制服,捏着他的脖颈:“看来你不喜欢这种死法,那就换一种好了,青鸾!”青鸾应声飞出,“你许久没吃脑花了,虽是人脑我想也十分美味,你把他带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享用吧。”

  青鸾变大身形,欣喜的抓起地上的假皇帝,展翅高飞。

  此刻殿内只剩下明隶明落昔父女二人,虽十三年未见,二人却不陌生。

  明落昔双膝跪地,行大礼:“儿臣明落昔拜见父皇。”

  明隶颤抖着双手,拖着病体缓慢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明落昔,搀扶起她:“阿昔,我的女儿……苍天有眼,我还能再见到你!阿昔!”十三年的压抑此刻终得释放,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明落昔上一世见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渐渐的她快遗忘了父母亲的面容,他们只知让她勤练武,莫忘家族使命。此刻她在这一世的父亲怀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关爱,心头暖暖,从此有了父亲这座大山的依靠,父母健在,人有所归。

  “父皇,你刚醒不易太激动,好好休养,我再为你渡些灵气。”唤出白溪兽,与它一同助明隶调息修灵,多年瘀堵此刻打通,身体轻松许多。

  明隶见明落昔灵力极高,便问了这些年她的处境如何。

  明落昔苦笑:“我在殓馆住了十三年,宫里的一条狗都比我过得富裕,他们受了气便来找我发泄,他们受了赏也来打我庆贺,我在他们眼里不是人,也不是牲口,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物件。”往日一幕幕就在眼前闪过,那些伤痕一道道的刻在她的骨头里。

  明隶抚上明落昔瘦弱的小脸,眼里满是疼惜与愤怒:“这些年你受苦了,父皇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你的人!”

  明落昔笑得云淡风轻:“欺我辱我的人已经被我杀光了,如今只剩下一个。”

  明隶知道是何人,不禁有些担忧:“他灵力很高,十三年前就是玄灵一介,你……”

  明落昔释放出玄灵三介的威压,自信满满:“如今这仓龙国不会再有人踩在我们父女的头上,任人摆布。父皇,你安心调养身子,当一切都没发生,你这十三年也不在暗室,接着那假皇帝的故事往下演,这样才能稳定民心。”

  明隶很认可明落昔的话,点头:“父皇知道该怎么做,你事事当心,不可轻敌。”不放心的嘱咐。

  “女儿记下了。”明落昔与明隶会心一笑,她该去拜会拜会她仓龙国的国师大人了!

  国师宫里雍容华贵,宽大宏伟,明落昔产生了一种错觉,这里才应该是皇帝正宫,这国师当真是想一手遮天。宫内无人,昏黄的烛光微微摇曳,两排长桌上都是炼丹成神的书籍。

  呵,这神仙梦做的倒是美啊!

  往内殿走,空气陡然寒冷起来,那种冷很奇怪,钻入心头的那种冰凉,让人从里到外的不舒服。

  运灵力护体,手中持精巧短匕,让书儿调出国师宫图纸,闭目细看,这国师宫当真大的出奇,不仅地上宫殿,地下居然还有数层!

  他这是想接地心灵气练什么邪门歪道吧,为了长生真是不择手段。

  走入地下,那股阴寒之气更盛,转过几处拐角,到了一间奇怪的屋子外头,透过门窗,溢出紫黑之气,邪魅异常。

  难道国师就在这间屋子里?

  没有轻举妄动,隔门偷窥,一黑袍男子,立在一青铜鼎上,魔气冲天,此刻正吸食一男童精血!

  如此丧心病狂!竟用孩童来修炼!

  那男童精血流失,痛苦的哇哇大哭,国师嫌他吵闹,抬手弑杀了他,再次迅速的吸食。

  明落昔没看过地狱恶魔,也不知恶魔应该是什么模样的,但此刻她知道了,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