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九章:嫡长公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59 2019-09-07 20:51:06

  “什么秘密?”

  墨云双膝跪地,一字一句的说出那段尘封的故事,字字惊心,句句动魄,光鲜亮丽的一面被掀起,另一面是丑陋不堪的事实。

  “当真?”

  “不敢妄言,是与不是,一看便知。”

  “好了,你可以安心上路了……”

  墨云瞪大双目:“我说出秘密为何还不肯放过我?”

  “这世上有一句话不知你听过没有,杀人需偿命。”短匕出鞘,寒光刺目。

  三日后——

  “俪妃娘娘,俪妃娘娘!”婢女慌张跑至正殿,裙摆过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俪妃怀抱白犬,正喂着它最爱的小肉干,见婢女不顾礼仪,秀眉微蹙:“何事慌张?”

  “娘娘,皇上急召长公主!”

  “什么?”手中肉干滚了一地。

  圩戊年十一月,天兆祥瑞,国师听信谗言,悟错天机,废灵力流放寒极渊。明落昔接宝册凤玉,居落羽宫,恢复嫡长公主之位,封天宁公主。

  身着云锦宫装,头戴红玉金冠,登高台祭拜祖先,拟诏书告天下。

  “臣等参见长公主殿下,天佑仓龙,福泽万民。”

  明落昔俯视群臣,傲然而立。

  “今日本宫复位,重回嫡长公主之位,定会光耀仓龙,不负列祖列宗生前夙愿。”

  “长公主仁厚,臣等拜服。”

  明落昔手持宝册凤玉,看满天祥云,听四周喜乐,思绪回到三天前的夜晚。

  明落昔从墨云那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两个皇帝!刘姑姑曾是前皇后宫中婢女,前皇后失踪后的两个月她突觉皇帝性情大变,以前温润如玉,待人和善,皇后走后两个月他突然冷峻严苛起来,还四处选妃,满宫的美人。皇上说他好清静,过了子时正殿里不许任何宫人伺候服侍,这日她打扫偏殿,被锁在了里面,想去皇上正殿请罪,哪知她看到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

  皇帝打开床后暗门,里面躺着一个瘦弱男子,气息微弱,那容貌竟和皇帝一模一样,天呀!两个一模一样的皇帝!

  结合皇帝近年变化,原来真皇帝早就被软禁了,这些日子管理朝政发号施令的竟然是一个冒牌货!

  她蹑手蹑脚的爬回偏殿在角落胆战心惊的躲了一夜,到天亮才颤颤巍巍的离开。这些话她无法对任何人去讲,说出去她只有掉脑袋的可能,谁会信她的胡言乱语。她只能与她的墨云表妹袒露心声,还让她立下毒誓绝不和第三个人说,否则她们两族家人必受牵连!

  明落昔夜闯明和宫,大大方方的踢开殿门,摘掉面罩露出暗纹丑颜。

  “父皇近来可好?女儿深夜拜会,可扰了你的美梦?”

  假皇帝正准备入寝,见突然闯进的明落昔,勃然大怒:“大胆,竟敢闯朕明和宫,来人!”

  “别喊了,你不是说子时之后任何人都不能在正殿里伺候,哪有人啊?”明落昔邪笑,“行了,别再演了,乖乖的说出你假扮皇帝的前因后果,本公主给你留个全尸。”

  “一派胡言,朕杀了你!”假皇帝手持长剑朝明落昔刺来。

  明落昔释放灵力,剑头崩裂,假皇帝翻滚在地。

  “这么弱?这些年忙着后宫那些事一定累坏了身子吧,平日里怎么不补补呢?”明落昔脚踩假皇帝胸口关心询问。

  假皇帝目光阴寒:“你到底是何人?”

  “被你这个贼人软禁了整整十三年的仓龙国嫡长公主,怎么?我应该不是这样对吗?应该低着头像只狗一样任人践踏,对不对?”明落昔满目仇恨,那些非人的日子那个小小的人儿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怪不得刘姑姑会让她等让她忍,对她百般照顾,原来她都知道!

  “你想干什么?”假皇帝看着明落昔发出的玄灵光芒微微退缩。

  “打开暗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假皇帝此刻狡诈奸猾,贼眉鼠眼,无一点天子姿态。

  明落昔笑了,笑得开怀:“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草鸡永远是草鸡,披上了龙皮也是只鸡,暗门后面是仓龙的真天子吧?”

  假皇帝的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一时不知如何狡辩。

  明落昔点了他的穴道,打开了床后暗门,一中年男子满身病气,双目紧闭,气若游丝。

  “父皇。”明落昔唤他,这些年他们父女俩倒是一同受苦了,被关在这小小暗室里和埋在棺材里有什么区别,活死人一般。血脉相连,明隶眼睛睁开一条缝来,喉咙里吐出几个音节:“你……是……何人?”

  明落昔听到他的声音,眼睛不知为何湿润了,微笑:“我叫明落昔。”

  “阿……昔?我与雪夜的女儿?”明隶眼角滴落一滴泪来。

  “女儿不孝,迟来了……”明落昔扶出明隶让他坐在床边。

  看到地上躺着的假皇帝,明落昔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害我父女?我母亲失踪可与你有关?”轻而易举的把他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假皇帝眼神躲闪,见到明隶很是心虚,支支吾吾半天没说上一句话来。

  明落昔嘲笑:“你该照照镜子,看看如今你的窘样,也是演过皇帝的人,能不能入入戏,这些年身边人眼睛都瞎了吗?”

  假皇帝跪坐在地,服下了一粒丹药,那容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一个扔到人海里也发现不了的,寻常再寻常不过的一副面容。

  垂头丧气道:“前几日我给自己卜了一卦,大凶之兆,果真应了卦象。”

  “说吧,若有一句虚言,我会让尝尝灵力剥骨的滋味。”明落昔威胁。

  假皇帝冷汗涔涔,连忙说出实情:“是国师的计划,十三年前,他看皇上因皇后离去而伤神无心朝事,生出一计,让小人吃易容丹假扮皇上,将真皇帝藏入暗室,用皇权四处搜刮奇珍异宝,还秘密召了一千匠人。”

  明落昔猜出个八九十:“修建陵墓?”

  “是,修了十三年才完成了一半,今日又让小人拟旨再次召集一千匠人。”

  明落昔深吸一口气,此人竟如此狠毒:“之前那一千匠人怕是已经丧命了吧?怕他们说出陵墓的位置和内部机关,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