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八章:血染深宫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68 2019-09-06 21:57:40

  明落昔看着地上被青鸾欺负的直哭的王含毓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毕竟眼前这人实在太弱了,以强欺弱有违武林道义,虽然是她想杀自己,可这完全是鸡蛋磕石头呀。

  “还好么?我送你回家吧。”明落昔蹲下身,语气绵软如知心大姐姐。

  王含毓被青鸾吓怕了,捂住受伤的耳朵,惊慌失措的往后退着。

  “别,别过来!呜呜呜……”

  凶恶狠毒不复,若不知原委的人望见,定把那明落昔当做残暴的蒙面凶徒,那王含毓是手无缚鸡之力,纯良无害的少女。

  “好好好,你冷静冷静……”明落昔知道她暂失了听觉,自己说什么她也听不见,武场的人知道她没出来,定会回来找她,到时候百口莫辩,难免徒增许多误会。

  点了王含毓的昏睡穴将她带出了寒极渊,明落昔灵力虽高,但避水咒实在是一般,顾得上自己就顾不上王含毓,那王含毓喝了不少水,出结界时硬生生被呛醒了,半迷糊半清醒的瘫软在地上。

  明落昔扶着棵树大口喘气,回去要好好练习练习避水咒,以后若是在水中遇敌她岂不是要吃亏。喘了半天气才想起一旁的王含毓,此刻她头发蓬散,衣衫凌乱,躺在地上身上沾了不少枯草烂叶。

  她的同伴竟然已经走远了,看来这个王含毓在集体中存在感不是很高呀。

  先让她到别处躺会吧,结界口怕是会遇到其他历练的人。

  明落昔伸手去抓她,想拉她起来,王含毓衣衫湿透,肚子里全是水,明落昔十三四岁的年纪,本就瘦弱,刚把她拉起一点,就觉得她实在太重,手下一滑,王含毓整个身子又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听着就十分厚重。

  “对不起,对不起!”明落昔连忙道歉。

  变换姿势,抓着她的两只脚拖拽着,刚走几步就发现拉不动了,用了两次蛮力,王含毓还是纹丝不动。

  明落昔小脾气上来,运起灵气,把王含毓拽了老远。细一看,原来王含毓背后压着一段枯树枝,刚刚卡在了她的身上,此时背后布满血丝。

  “对不起,对不起……”明落昔揉了揉王含毓的肩膀,“我带你去那躺会儿吧。”不远处有一破旧的凉亭。

  这回明落昔想好了对策,拉住她的两只手使劲往前拽,肯定没问题!

  扎好马步,刚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王含毓的两臂齐齐脱臼。

  明落昔这回彻底对自己无语了,自己真是太粗心了,赔着笑:“呵~呵~呵~没事吧,对不起啊,你太重了,我我我……”明落昔松了手,王含毓两条手臂软绵绵的耷拉了下去,双目流出滚烫的泪水。

  “你别哭,我试试看能不能帮你接好。”明落昔挠了挠头,蹲下身研究起如何接臂。

  王含毓痛苦的皱起满是尘土的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啕大哭:“你到底想干什么……呜呜呜……”

  “你别怕,我一定帮你接好。”明落昔手拿医书一字一字的仔细研究。

  “忍着点,也许会疼一点。”

  “唔!嗯!”一声凄厉的低吼,王含毓再次滚落两行热泪。

  明落昔检查了一遍,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啊,我好像接歪了,不过你放心,我们重来一次肯定能成功的!”没等王含毓说什么,接歪的手臂再次被明落昔拉断,王含毓还未回过神,手臂又被接了回去。

  明落昔摸着正骨的手臂,大喜,自己医术还是有进步的。

  “说了要相信我,你看这不就接好了,别怕,来,我们接另一个。”明落昔卷起衣袖,兴致颇高。

  王含毓一翻白眼,昏死过去。

  白溪兽在灵戒里看得真切,自己一定保重身体,千万千万不能生病,否则被明落昔照顾就太恐怖了。

  青鸾鸟化成的银镯溢出几滴冷汗,还好自己是有神血的灵兽,不轻易生病,现在就祈祷自己万万不可受伤,否则……唉,太惨了……

  王含毓被发现的时候,双臂被白布裹起,身上雪白的布料灰黑一片,胸前盖着一块白布,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不细看以为是卖身葬父,细看才知原来她遭遇了灵兽袭击,但好在遇到了好心人施救。

  武场弟子感叹,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王含毓回去后休养了整整两个月,从此多了一个怪癖,任何人都不许碰她,亲生母亲不行,服侍丫鬟也不行。

  看见蒙面的人就吓得的往桌子底下钻,鬼哭狼嚎的喊上半天,将军府有令,所有暗影不得被大小姐发现。

  近日皇宫内人心惶惶,不断有宫女太监离奇死去,死状怪异,有的是塞住嘴被活活打死的,有的是被刺死的,那身上一个个小洞就像啄木鸟不停的啄出来的,有的是自己把自己抓死的,死前好像是有无数的小虫在身上游走啃食,可又看不见一个虫咬痕迹。

  死的都是奴才没一个主子,以前一个个的不愿陪夜,现在个个抢着为主子守夜,深怕自己就是下一个死者。

  德宁宫有一小屋,是用来存放废旧杂物的,离正殿很远。

  “你可曾想过有今日?”黑衣人嘴角挂着嗜血的笑。

  “不,不……不可能是你!”墨云被强大灵力逼至墙角,浑身颤抖,满眼的不可置信,怎会是她!

  “杀刘姑姑的人是不是你?”黑衣人声音冰冷如寒冰。

  “是,是……我……”墨云瘫软在地。

  “为什么?她得罪你了?”黑衣人语调平稳,看不出喜怒。

  “她与太监对食,这丑事若被他人知晓,丢得是我们德宁宫的脸面。”

  黑衣人讪笑:“是么?可我怎么听说你设计抢了她的未婚夫婿,一年后你们年满二十八岁便可出宫婚配,你是与那男人双宿双飞,她就可怜了,要在宫中独守宫灯一辈子。”

  “不是这样,我不是故意的,我们两个人很好的,她还是我的表姐!我真的不想杀她!她逼我的!她不仅要抢回文轩哥还要把那个大秘密说出去,她说了,我们两个家族都会受牵连的!我只能杀了她,不能怪我,不能怪我!”墨云崩溃的大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