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七章:青鸾护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27 2019-09-05 19:48:36

  东方衍仗剑而立,运灵力放大声音:“大家稍安勿躁,不是地震。”

  人群勉强安静下来,青衣男子紧张的询问:“那,那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有灵兽出没?”

  东方衍冷声道:“出武场历练不就是为了契约灵兽,遇到灵兽契约为己用,有益修为。”

  此刻地下裂痕不再放大,四周也不抖动了,王含毓颤抖着身子躲到东方衍身边:“衍哥哥,刚刚不是地震是什么?”

  东方衍抬头看着天空赤红的异象,结合刚刚的动静,语气很失望:“有人契约了上古神器。”天意使然,即使他是武场首座弟子,武场里的佼佼者,也无缘这些神物。

  剑身缠绕着凤翼之印,上面浮着白色光芒,明落昔紧握在手,锋芒逼人,白亦剑发出嗡鸣,强大的神力使得天地变幻,地动山摇。

  神殿天宫使者查出异象,五堂急召,四大长老发出顶级追寻令,神器难驭,修灵者灵力低微会反噬成魔,成天下大患!

  明落昔双手颤抖,在巨大的神压下灵力开始絮乱,书儿念出修灵咒帮明落昔疏导她到处乱窜的灵气。

  双目赤红,额头细汗不断,此刻明落昔已与上古神剑契约,且是心血之契,持剑者一旦丧命,神剑也会成一把废铜烂铁。

  “呃……”一声低呼,嘴角溢出几滴鲜血。

  “白亦剑是上古神剑,乃战神之剑,千年前战神封印凶兽吞天,灵力耗尽,灰飞烟灭,他的剑也长眠地下。”书之灵缓缓道。

  明落昔灵力稳固,吸了口气:“没想到今日竟能有如此契机。”那幻魂猫早就趁乱跑走,地上只有一摊血迹,“逃走了?还想谢谢它呢,神剑换命,它真把自己当玉皇大帝了,太惜命了。”

  拿着把神剑招摇过市未免太引人注目,容易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徒增自己的烦恼,神剑化折扇,一把精致小巧的玉扇握在手中。

  灵台觉醒,玄灵三介,稀世灵兽,上古神剑,此次寒极渊流放倒是满载而归。

  邪笑,她该去算算自己十几年来在皇宫里的那些账了……

  武场弟子在寒极渊历练了十日,有的契约了灵兽,有的被吓得魂飞胆破,有的受利良多,有的丢人又丢兽。

  王含毓此刻恨极了那蒙面平民,她去追天胡猫,哪知它失脚掉入岩浆,化的连骨头都没剩下,也不知那破鱼干哪来的那么大的魅力,为了吃命都不要了!那可是父亲千方百计托人从大南国带回来的!

  不过追根究底还是那蒙面平民的过错,若不是她,她堂堂镇国大将军之女会引来如此多的笑话?

  被同伴背后嘲笑,在心仪的人面前丢了面子,死了心爱灵兽,是她!一切都是因为她!

  再见她一定要将她抽皮扒筋,挫骨扬灰!

  王含毓本来是一直趾高气昂的走在东方衍身后,此时和一紫衣女孩走在了队伍最后,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寻找报复那卑贱平民,在衍哥哥面前找回面子。

  “缘份”就是这么妙不可言,明落昔和武场弟子又在灰树黑水,黄沙遍地的结界入口碰了面。

  明落昔带着面罩,笑道:“真巧,又见面了。”

  东方衍微微颔首,没与她多言,命令武场弟子:“所有人念避水咒,离开寒极渊。”

  “是。”众弟子宁心静气,捏咒避水,纷纷跳水中,东方衍见大多数弟子已经离去,自己也跃入水中,避水决比其他弟子都熟练许多,衣衫不湿,来去自如。

  王含毓和紫衣女子是最后走的,一直垂头丧气的她终于来了精神,因为她看到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贱民!

  “素素,你先走,我要和这位姑娘好好聊聊。”

  “你快些来,世子在出口等我们呢。”

  王含毓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好,我叙完旧就来。”杀了贱民,佯装受伤博得衍哥哥同情怜惜,日久生情,嫁入王府,日后世子继位,她便是肃王妃!

  明落昔静静的看着她,王含毓眼里杀意四射,看来是想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叙旧?我与姑娘只见了一面吧,萍水相逢,何来故人一说?”

  王含毓阴下脸:“多说会吧,等会就没得说了。”

  “这是想与我比试比试?”明落昔只觉得她好笑,言语逗弄着她。

  王含毓尖声叫道:“你也配!你知不道你把我害得有多惨,你这个恶毒的贱民!”

  明落昔有些惊愕,她把她怎么了?是杀她父母了还是灭她全家?

  “那个,你……你冷静一下,我是怎么你了?你说说,我一定改!”明落昔信誓旦旦的承诺。

  王含毓情绪激动起来,大声吼叫:“你去死!你去死!”银虎鞭握在手中,用尽十层灵力甩了出去。

  青鸾鸟得知主人受难,从明落昔腕上展翅飞出,扶摇直上,对着王含毓发出云天之音,虽是幼鸟,但王含毓耳膜还是被震得发疼,暂时失了大半听觉。

  五感失一,顿时少了几分尖锐,捂着耳朵痛苦不已。

  明落昔抱住小小青鸾,那青鸾有些生气,还想再对着王含毓大叫,明落昔连忙捏住它的小嘴。

  劝道:“消消气,消消气……咱不和她计较……”

  小青鸾扑腾着翅膀,怒火难熄。

  “算了算了,别气别气,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明落昔抱紧青鸾。

  小青鸾气性大,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带着明落昔向前一倾,对着王含毓的脸上去就是一脚。

  让你欺负我主人!

  “青鸾!”明落昔再次抱回青鸾,“别气别气,息怒息怒……她人品低劣,气质极差,长相也一般,灵力更是一个烂字!你说咱们和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好在此刻王含毓耳力受损,不然非气得吐血,又是一番纠缠。

  青鸾鸟停止了扑腾,平静的看着明落昔,然后认可的点了点头。

  明落昔这才放心:“对了嘛,你好歹是百鸟之王,要有王者气度。”小青鸾似懂非懂的点头,讨好的蹭蹭明落昔。

  “乖,回去。”青鸾听话的化成银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