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五章:诓骗亲王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19 2019-09-03 20:08:56

  她才不想欠了又欠,跟他纠缠不清的,这次是火神花那下次又是什么呢?

  洛景煜气息不稳:“凶兽如何了?”

  明落昔扶起他:“死了,你伤势怎样?”

  洛景煜不着痕迹的避开明落昔,靠在一块大石上:“无碍,被它伤了心脉,休养一段时日便可痊愈。”望着河内黑水若有所思,唇上似乎还有她的气息,那种舒适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那个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吧?”明落昔忽然问道。

  “什么人?”

  “那个让你冒死取火神花的人。”

  洛景煜没直接回答:“因为一份承诺,既说出口便要做到。”

  明落昔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一诺千金的人。”犹豫了下,“嗯……谢谢你刚刚救我。”

  “你也救了我,两不相欠。”洛景煜道。

  明落昔大喜:“当真?这是你说的哦,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洛景煜沉声道:“本王是大东国煜亲王,掌天下兵权,辅政数年,会诓骗你一个小丫头?”

  明落昔笑得愈加灿烂:“这样啊……好说好说,怎么会两不相欠呢?你这么厉害,身份这么尊贵,岂能和我相提并论呢?”

  洛景煜意味深长的看着明落昔,这丫头又想耍什么花招。

  “众生平等,你和本王怎么不一样了?”

  明落昔凑近洛景煜,一本正经道:“自然不一样,你是手握重权的大国亲王,我一小国废公主,这一个天一个地,你的命自然要比我贵重了,对不对?”

  那张脸离他极近,那上面有大片暗纹,不觉丑,如一朵绽开的曼珠沙华,五官精致,娇红色的唇微微泛白……

  心头附上一抹淡淡的不明情绪,那是什么?

  “你想要说什么,本王不喜别人拐弯抹角,但说无妨。”

  明落昔咧嘴笑得有些腹黑:“你的一条命绝对抵我十条命,所以现在不是我欠你,是你欠我。”

  洛景煜危险的眯起眼,原来她是打的这个主意,敢算计他的,这天下怕是只有她一个。

  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冷笑:“本王欠你?”

  明落昔赔笑:“别激动嘛,我不会向你一样提过分要求的,我很好说话的,而且为人非常友善哦!”在强大的威压下往后退着。

  洛景煜步步逼近:“友善?本王看你阴谋诡计倒是不少。”

  明落昔打着哈哈:“怎么会?我真的非常好说话,啊!”身后就是一段凶兽的残肢,明落昔分神,一个趔趄就要倒下,手胡乱抓着,一把抓住洛景煜的衣衫,将他拉了下来。

  香甜。

  这是他脑中的第一个反应。

  她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至少不讨厌。

  明落昔背后一疼紧接着唇上一凉,刚刚是单纯的为他渡气,此刻却真正感受到他的温度,那张俊脸无限放大,一切就在眼前。

  【暮宸,你被发现会死的!】

  【你要是被发现我们全局都会死,我们都会死,为什么我不可以死?】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帮我隐瞒身份,帮我送密信,帮我安顿朋友,你为我做的太多了。】

  【你忘了?我们是搭档,生死搭档。】

  生死搭档,这是他对她说的最后四个字,他是多么潇洒自傲的一个人,到最后竟是死无全尸!

  明落昔思绪被勾起,往事如烟,苦果自尝,一切的源头就是她的任性妄为。

  洛景煜被她一把推开,忽略掉刚刚的尴尬,埋怨道:“你好重……”又编起胡话,“看吧,我多谨慎,刚刚可是又救了你一命。”

  “你又救了本王一命?”洛景煜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这回看她如何编造。

  明落昔压低声音:“你没看到?”

  她脸上表情丰富,在他看来倒是挺有趣味,配合着她:“什么?”

  明落昔紧张兮兮:“凶兽的冤魂啊,刚刚就在你身后,还好我及时拉住你,不然现在大东国就要办国丧了,你可是又欠了我一条命。”

  洛景煜哭笑不得,这瞎话骗几岁孩子就罢了,她还敢来与他胡扯。

  “本王刚刚伤的是心脉不是脑子,你觉得你的话有可信度吗?”

  明落昔干笑:“有,当然有……”

  “此地不宜久留,出去。”洛景煜不屑与她计较。

  路上她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你信我,我刚刚真的看到它的魂魄了,专门找你的!我真的救了你,真的!”她语气笃定,眼神无辜,目光澄澈。

  呵,这皇家公主绝对比江湖骗子厉害。

  嫌她聒噪,洛景煜在洞口终于理会了她:“如此,那本王该如何?”

  明落昔见他上钩,支着下巴开始勒索:“好说好说,我这人真的很和善好说话的,先预付个定金吧,剩下的的以后再说,你先欠着我。”

  “定金?”

  明落昔眼里放光:“刚刚你拿出来的那颗夜明珠不错,那珠子就用来当定金吧。”

  洛景煜从灵戒拿出夜明珠:“这个?”

  明落昔一个劲的点头,她早就看中这个了,每个女孩对于这种完美无瑕的物件都没有什么抵抗力。

  明落昔刚要去拿,洛景煜握紧了手:“看来你刚刚就看中它了?”

  “哪有!”明落昔打死也不承认她的贼心。

  “给你可以,本王还不知你叫何名?”

  明落昔不可置信:“咱俩都同生共死了,你居然不知道我叫什么?”

  “你可曾自报过家门?”洛景煜把玩着手上的夜明珠。

  明落昔回忆起和他的谈话,貌似是没有说过,他的名字是书儿告诉她的。

  “咳咳,你听好了,本公主叫明落昔,深明大义的明,沉鱼落雁的落,今非昔比的昔,乃仓龙国嫡长公主。”明落昔笑魇如花,阳光洒下斑驳的光芒,万物失了光泽,她明媚依旧。

  “本王记住你的名字了,你若不是信口雌黄,倒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日后遇到难处你可来大东国找本王,也算还了你所谓的救命之恩。”洛景煜把珠子递给了她。

  明落昔接过珠子,粲然一笑:“放心,我肯定会去找你的,到时候多准备一些宝贝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