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四章:取火神花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02 2019-09-02 23:28:41

  洛景煜用剑拨开蜘蛛网,随即无数只小蜘蛛从网后面爬出,明落昔一阵恶寒,朝那群蜘蛛拍了数掌,黑色的毒液四处喷射,洛景煜举剑在脚下画了一个庇护圈,那些毒液纷纷被隔绝在外。

  二人配合默契,转眼洞门口的蜘蛛都被击杀光了,在还没重生时明落昔每次完成任务后都有一种成就感,这次和洛景煜合作后找到了以前搭档的感觉,欣喜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夸道:“干的不错!”

  洛景煜被她突然的靠近与接触弄得心头怪异,皱起眉头:“别碰本王。”

  明落昔不理他的不耐,走在他的前面往洞里探去,洛景煜提剑跟上。

  “站在本王身后,你手上无兵器。”洛景煜从灵戒取出夜光珠,柔和的光线打在洞内每个角落。

  明落昔眼中放光:“你的宝贝可真多,不愧是大国亲王。”要是能送给我那就最好啦!

  洛景煜没理明落昔的话,警惕的打量着山洞里的一切:“不可掉以轻心,这里面不对劲。”

  明落昔现在手无寸铁,空有灵力,在这种氛围下也紧张起来,不再怠慢,处处小心。这一次若能契约一件灵器也不枉此行,只是这灵器不像灵兽那般容易遇见。

  “呀……”明落昔撞上了一堵肉墙,鼻内酸痛,这人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洛景煜低声:“当心,前面有声音。”

  明落昔放轻脚步,缓慢前行,果然前方传来一些声响,那声音似乎离他们很远,“哒哒”,又是一声。

  洛景煜剑上浮着紫色光芒,灵力溢满,只要有风吹草动,他皆会一击而中!

  明落昔手捏灵咒,随时准备攻击,浑身被一层白色光芒柔柔的围住,面庞也朦胧起来。

  二人相视,眼里皆有惊讶。

  紫色灵力?

  白色灵力?

  明落昔刚想开口问,但转念一想现在还不是时候,谨慎的往前继续走去,洛景煜也压下思绪,紧跟其后。

  山洞的空间越来越大,那奇怪的声音也越来越近,经过了一个拐角,眼前视野宽阔起来,洞内也明亮起来。

  洛景煜收起夜光珠,眼睛盯着高台上一株红色花儿,那便是火神花了,二十四味药中最难寻的那几味,此刻就在眼前。

  明落昔也看见火神花,那株花儿连茎叶都是红色,说不出的妖冶鬼魅,这花真的能救人?

  “火神花在河中央的高台上,那凶兽必定躲在河里,我去引开它,你去取花。”明落昔手腕翻转,白色灵力浮在掌心。

  洛景煜从灵戒拿出一把短匕递给明落昔防身:“当心。”

  明落昔接过匕首,嘴角弯了弯,又骗到东西了,嘻嘻……

  数道凌厉的掌法拍在河中,洞内轰隆声不绝,如天空闷雷。河中凶兽还是不愿露面,明落昔眼里杀意满满,好个不知好歹的畜生!

  收起灵力,催动内力,凌天心法熟记于心,手中短匕做剑,一招降云凌天,狠冽无情,乃杀招。

  河中凶兽终于被激怒,满身脓包,五爪四头,说不出像什么动物,丑恶无比。仰天怒吼,本是六爪,却被明落昔生生砍断一爪,此时满身凶气,八只眼死死瞪着明落昔,穷凶极恶的向她攻来。

  明落昔早就做好准备,身轻如燕,脚下一点轻易躲开它的攻击,巨爪拍在石壁上整个山洞都在颤抖。

  洛景煜趁机向高台飞去,将那火神花取入盒中藏于灵戒,翻身又从高台飞下,一气呵成。

  明落昔手上只有一把短匕,自然不敌这上百年的凶兽,何况此时它正怒火冲天,恨不得将她拆骨饮血,几招下来只能仓皇逃窜。

  好在洛景煜及时赶来,长剑一挥,数道紫色光芒击向凶兽。凶兽受伤不轻,往河里退去,刚到河中便感受不到那火神花的气息。凶兽愈加愤怒凶恶,顾不得重伤,五只爪子无限延长,其中三只死死把明落昔缠住,还有两只冲着洛景煜袭来。

  明落昔直觉所有空气都被隔绝在外,脑内一片空白,心正剧烈跳动着,仿佛做着最后的挣扎。

  洛景煜见明落昔呼吸困难,灵力溃散,眼看就要被凶兽缠死。举剑刺入正袭来的尖爪,伏羲剑乃是上古神剑,此时与主人心意相通,刺过凶兽恶爪的同时无数把虚剑射出,凶兽此次在劫难逃,重伤倒地,明落昔也被甩了出去。

  明落昔倒在石台上大口的呼吸,可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只好拼命的咳嗽,调息几次才缓过神来。

  眼前景象逐渐清晰,一抬头就看到洛景煜和那凶兽一同跌入河中,原来那凶兽贼心不死,还想殊死一搏,带着满是脓包的巨大身子向洛景煜攻来。洛景煜刚释放完灵力大招,不敌那凶兽,一同跌入河中。

  “洛景煜!”明落昔大惊,撑着一旁的山石站起身来,跑到河边,那凶兽浑身散发着恶臭,彻底的油尽灯枯。

  洞内又开始死一般的寂静,明落昔望着黑漆漆的河水再次呼喊:“洛景煜!你应我一声!”

  回答她的是洞内一遍遍的回声,明落昔有些慌了,他刚刚是为了救她才落河了,绝不可为她丧了性命。

  正想潜入河水里,一把浮着紫色光芒的长剑从河底带着昏迷了的洛景煜上了岸,那剑似乎耗尽灵力,刚到岸上就没了灵气,像废铜一般。

  “洛景煜,你醒醒,洛景煜!”明落昔知道他是呛了水,没多想,俯下身用嘴为他渡气,不知为何,触碰他的那一刻,心头像是被蜜蜂蜇了一下,麻麻酥酥的,她怎么了?也受伤了?莫非中了凶兽的毒?!

  明落昔顾不上其他,继续为他渡气,终于洛景煜吐出一口黑水来,明落昔叫了他几声见他还没有反应,再次附在他的嘴上。

  洛景煜缓缓睁开眼,见到了他这辈子看过的最美的一双眼,那双杏眼里装着星辰,永不服输,坚毅勇敢,他被吸了进去。

  触感恢复,鼻尖被什么碾压着,再往下,唇上面软绵绵的,那是她的气息,一种特别的味道,不是某种肤浅的花香而是某种舒适的味道。

  洛景煜的五感彻底恢复,反感的推开明落昔,明落昔见洛景煜醒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

  “你可算醒了,不然我又欠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