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十章:灵台觉醒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47 2019-08-24 21:46:05

  集中精力,继续将真气渡入灵台,灵台上闪出五彩光芒,金木水火土,金系修灵为金色,木系修灵为银色,水系修灵为蓝色,火系修灵为红色,土系修灵为黑色。明落昔灵台觉醒,上头浮出白色光芒。

  “书儿,我是不是失败了?怎么是白色的,不在五系之内啊。”明落昔略失望。

  书儿搜索着历年资料,疑惑:“不应该呀,你已经灵台觉醒了,只是这灵力怎么不在五系之中?”

  明落昔欣喜:“我灵台觉醒了?那帮奴才真会胡说,什么过了十岁就不能觉醒,本公主这不就觉醒了!”

  “你的灵力是白色的。”

  “白色又如何,能用就行,打得过别人就可以了!”明落昔运着灵力向一旁的石头击去,坚硬的石头立刻粉碎,“哇,太厉害了!”

  书儿在一旁提醒:“阿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明落昔沉浸在灵台觉醒的喜悦中,摆弄着那股白色灵力,心不在焉:“说。”

  “灵力若不在五系中会被五系中的修灵者笑话的。”

  “笑话?为何笑话?白色灵力不是灵力吗?”

  书儿解释:“这都是因为神殿的旨意,神殿给世人的指示就是,金木水火土,人间正道上,所以出了五系便是散灵者,会被别人说出旁门左道。”

  明落昔嗤之以鼻:“又是神殿那帮神棍,为何听他们的,我活得开心就好了,别人怎样与我何关?”语毕,又摆弄起灵力,控制着一旁的木椅。

  “书儿永远站在阿昔这边,书儿觉得阿昔说的对。”

  “书儿,我现在是地灵还是玄灵?如何测试呢?”明落昔很想知道自己现在的斤两。

  书儿从空间变出一本《修灵记》,让明落昔照着上面所说的试试看,明落昔压制住兴奋,盘腿坐下照着书上那套来了一遍。座下浮出一个五芒星,若隐若现。

  “玄灵一介!”明落昔想起煜亲王那日走时,隐约间也看到一个图示,六芒星……

  他年纪不过二十上下竟已是天灵者!果然是大国亲王,下次有机会倒要谢谢他送的灵戒,她才有机会契约了书儿。那书之灵在他的灵戒依附了那么久都没有与他契约,看来真是缘分使然。

  “书儿,我这灵力能打得过俪妃宫中的侍卫吗?”

  “仓龙的镇国大将军前不久刚刚突破地灵瓶颈到达玄灵,为此,仓龙国主赏了他无数珍宝。”

  明落昔大喜:“这么说我还是很厉害喽,书儿你说我是不是修灵奇才,刚刚觉醒就到了玄灵一介。”明落昔得意洋洋。

  书儿如实回答:“阿昔之所以进步的如此快是因为白溪兽的缘故,白溪兽在玄海大陆数量极少,它们天生高贵,不愿与人类契约,人类又想受他的灵气,常常逼迫它们契约,白溪兽不愿意,人类就会鱼死网破,残忍杀害。”

  明落昔皱起眉头:“天地循环,人类会吃自己的苦果,我的白溪兽怎会主动让我契约?”

  “它现在是幼崽,不通世事,不会刻意与人类为敌。”

  明落昔召唤出昏睡的白溪兽,怜爱的抚摸:“人之初性本善,兽类也是如此,我会好好待它。”正说着白溪兽醒了过来,她看见明落昔,嗅了嗅她的气味,接着讨好的蹭着明落昔。

  明落昔被它这副讨喜的模样逗乐,柔着声音:“你醒啦?怎么睡那么久,是被吓坏了吧……”白溪兽发出“吱吱”声,似在哀鸣,“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保护你一辈子。”

  阳光穿过灰尘,轻轻洒在女孩的脸上,如羽毛在轻吻,她的笑是世间最美的一抹风景。

  破水城外,一男子立于云端之上,右手持剑,左手托着玉鼎,上浮天灵金印。

  疾风卷着地上枯萎的树叶,往日平静安逸的小河波起浪涌,男子俊眉紧蹙,话语威严:“还要继续做无用反抗?”

  麒麟兽被天灵金印压制住,发出阵阵嘶吼,拼力反抗。

  “无意契约你,只借你天火一用,你是有神兽血统的灵兽,有灵性,晓人言,应该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压低封印,“借还是不借?”

  麒麟兽放弃抵抗,温顺的趴在地上,乖乖的从嘴里吐出天火,男子将天火收入玉鼎,这才彻底收了威压。

  对麒麟兽说道:“你走吧。”

  麒麟兽站直身子,甩甩身上尘土,朝深山处奔去。

  男子护卫匆匆忙赶来:“王爷受惊,属下该死。”

  “无碍。”手掌翻转,玉鼎隐入灵戒,剑归虚灵。

  “王爷前些日子去仓龙皇宫可找到那火神花?”

  洛景煜有些失望,望向大东国的方向:“还未找到,看来不在仓龙国,再去玄冥国寻寻。”

  “王爷为了公主的伤周旋于八国,找寻那二十四味药材,实在是煞费苦心。”

  “她为本王而伤,皇兄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妹妹,本王虽是忠烈之后,与他们并无血缘关系,但是本王叫他一声皇兄,在列祖列宗前发过血誓,定会保他江山稳定,保他兄妹二人一世平安。”洛景煜忧心忡忡,二十四味药还差三味,芷青怕是撑不了太久。

  “不知王爷还差哪三味药材?”

  “刚刚取了麒麟兽的天火,还差火神花,地之草,还有……”

  “这地之草不是传说中的灵药么?难寻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一味!”

  “温神医说最后一味药最难得,是天女血。”

  “天女血?那是何物?怎么从未听过这位药材。”

  洛景煜神色凝重:“这才是我最担忧的事情,温神医已经闭关,我寻遍了医书也未寻到这味药材。”

  乌云遮日,眼看就要下暴雨了。

  明落昔怀里抱着白溪兽欢喜的不行,以前一直想养一只宠物,璇死活不同意,说她没有宠物缘,养了也不会活,还不如放人家一条生路。

  “才不会把你养死呢。”摸着白溪兽软茸茸的耳朵,“给你起个名字吧,昨天是十一月初七,我的幸运数字也是七,就叫你小七吧!”说完这个名字白溪兽耳朵立了起来,明落昔也笑了,小七,小气?哈哈,自己真是会乱起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