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八章:俪妃刁难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235 2019-08-22 21:27:44

  “这样的传闻也有人相信?”

  翠云颤声道:“神殿使者说了,这世上有神就有鬼,许多鬼在阴间呆不下去了,会来到阳世吸附在,吸附在……”

  “吸附在哪?”

  “吸附在阴气重的人身上,吸食其精血,占其肉体。”

  明落昔收起笑容,用满是暗纹的那一面脸冲着翠云,悠悠道:“这就被你看出来了?”声音微微嘶哑,带着森森鬼气。

  翠云往后退了一步,浑身骨头像被拆了似的一下子瘫软在地,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若是鬼,第一个吃了你。”

  翠云缓了半天,才勉强说出一句话:“俪妃娘娘还,还在等公主……”

  明落昔起身,顺手拉了一把没了骨头的翠云:“带路!”

  翠云走在明落昔侧前方,不时的用眼睛瞄着一旁的明落昔,看她有没有影子。

  俪妃果然是盛宠时的妃子,宫殿竟然比皇后宫殿还要气派,正门被修建的十分宏伟,门上左金鹤右玉鹿。院内奇花异草颇多,院中心居然还有一个小湖,上面漂着小舟,舟上有果儿有花儿,想是俪妃常在上面玩水。

  进宫一年不到,年岁估计也不大,心中暗叹,这娇贵的宠妃是要拿出六宫独尊的架势来整顿后宫呀,刚好遇到她这档子事,拿她下手么?

  不过她怕是忘了,是她自己宫内侍卫来刺杀,并非是自己这个废公主招惹了她。

  吸了口气,拿出了嫡长公主的气势,抬起头,不卑不亢,满目冰凉。

  站在内宫门口终于看到这位俪妃,桃李年华,满身华贵,环佩叮当,眉眼间说不出的万种风情。怀中抱着一白色小犬,依靠在软塌上,明落昔心中赞叹,好一幅“贵妃卧塌”图,果真有些姿色。

  翠云处处恭敬,深施一礼:“奴婢拜见俪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俪妃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逗弄着爱犬:“大宝贝,哦……我的大宝贝儿……”

  翠云没听到俪妃的命令不敢动弹,双手伏地,保持这个卑微的姿势。

  明落昔在一旁负手而立,站了会儿,那俪妃还是不准备搭理她们,看来这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书儿,我记得嫡公主的地位在仓龙还是挺高的,我若是在位份上,那和这位俪妃相比如何?”

  书儿答道:“妃位之上还有贵妃,贵妃之上还有皇贵妃,皇贵妃之上还有皇后,阿昔是嫡公主自然是比她高些尊贵。”

  “我就说嘛,她一小妾,怎么会比我这嫡公主位份高!”明落昔心中更加有了底,在皇后面前她能拿“母女情深”来做挡箭牌,在宠妃面前有些拿不准,现在她是彻底放心了。

  明落昔绕开跪在地上的翠云,径直朝着俪妃一旁的玫瑰椅走去,在众宫娥惊愕的表情中坐了下来。

  俪妃看见如此不守规矩的明落昔勾起嘴角冷笑起来,把怀中爱犬交给婢女,轻甩衣袖,调整了一下坐姿:“公主好大的架子,我这翊禧宫可不像德宁宫那般好欺负,皇后吃斋念佛,本宫可是吃肉的!”

  明落昔身子往后靠了靠,更加松散慵懒,笑道:“看出来了,你吃肉,不然怎会如此油光满面?”

  俪妃听言,顺手拿起小桌上葡萄镜,娇容左右轻晃,可见爱美极致。

  容颜未变,显然是丑人作怪,微怒:“皇上南巡前命我协理六宫事务,皇后离宫礼佛,这六宫无主,后宫都快乱了套了,看来本宫是要教教公主宫廷礼仪了!”

  明落昔不以为然,把果盘抱在怀里,尝着里面蜜饯,塞了满嘴,吃相不雅:“唔……你等等……”吐了核儿,“这后宫何时乱了?是妃子与侍卫私通了,还是宫女与太监对食了?”

  俪妃眼里迸出寒光:“满口胡言,你太放肆了!”

  “我放肆?”明落昔收起散漫,直起身来,“小小妃子竟敢教我这个嫡长公主规矩,你到底学没学过规矩?”

  俪妃气得发抖:“你,你……”上下顺了几口气,一旁婢女端来了凝神香,俪妃放在鼻下猛吸了几口,冷静下来,“本宫大度,这些不予你计较,本宫问你,昨夜我宫里的侍卫怎会横尸在你院中?”

  明落昔觉得好笑,问:“俪妃娘娘真有意思,不知尸体您看了没?穿着夜行衣,脸蒙黑布,手持匕首,这大半夜的,他是去我院内散步还是赏月呢?”

  俪妃身旁的婢女开了口:“公主有所不知,俪妃娘娘每日都用露白花沐浴,昨日宫内不够,这才派了侍卫去后山去取,那不是夜行衣是侍卫外出办事的衣服,手上拿的也不是匕首,而是铲花的小铲子。”

  明落昔恍然大悟,满脸惊愕,道:“原来如此,半夜采花采到我的院子里来了。”

  婢女冷哼:“不知公主使了什么术法,让那侍卫改了路线,竟然惨死在你院内,公主今日可要给个说法。”

  明落昔心中竖起拇指,瞧瞧!人家这嘴皮子,白的都可以说成了黑的,自己还是要多多学习,这没皮没脸的高手还是很多的!

  明落昔被说的哑口无言,抿着唇:“嗯……这个,俪妃啊,你说的对,我没事啊就该跟着你多学习学习。”

  俪妃满眼嫌弃:“受教就好。”

  “自然,自然,我这死不要脸的本事哪里及得上你半点,这宫中婢女就如此能耐,那俪妃娘娘岂不是鼻祖?落昔还是要多向你学习的,这俗话说得好,树要没皮必死无疑,人要没脸天下无敌,娘娘这是做到了极致啊!”明落昔满是佩服。

  俪妃打翻了凝神香,拍桌而起:“放肆!来人,给我好好管教!”

  众婢女哪个惧明落昔,强者为尊,弱者就该挨欺,何况欺负的还是皇家嫡公主,个个“摩拳擦掌”的就要上前“管教”,一个废公主也敢在此大呼小叫。

  俪妃身旁的婢女素云平日一有不顺心之事就去找那个懦弱的废公主出气,那个废公主不会喊不会叫,低着头唯唯诺诺,眼神痴傻,她是越打越舒心,想到手中打得是嫡公主,越打越刺激,各种复杂的情绪融合在一起,她想大喊,想尖叫,想把受得气全部还给这些所谓的“主子”。

  素云狰狞着脸向明落昔扑了过来,就像往常一样,面前的“主子”会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给她打。

  明落昔认出了那张脸,这个素云平日在俪妃宫内常常受气,俪妃善妒,有些姿色的宫女都不留在身边,这素云长相中等,眼睛却生满媚气,所以俪妃是常常刁难,素云也常去破院找她做人肉沙包。往日情景重复在眼前,明落昔起了杀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