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七章:学习制毒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75 2019-08-21 20:50:28

  明落昔知道这片大陆灵兽颇多,他们可以和人类契约,攻敌时能够结合灵兽的力量一同作战。除了灵兽还有许多灵物,它们有不同的能力,今日明落昔契约的就是灵物。

  “你……在哪?我怎么只能听见声音?”

  “书之灵本无实体,是这世间万物所聚灵气而生,晓天地,知万物,预未来。”书之灵的声音柔美,明落昔觉得耳朵被精灵亲吻了。

  “预未来?你帮我算算我能不能找到我的好朋友?”

  “主人现在的灵力不够,等你到神介灵者,就可以预见未来。”

  明落昔“啧”了一声:“神介?那不是传说中人物,玄海大陆上真有神介灵者?”

  “有,书之灵的上一位主人就是神介灵者。”

  “那你之前的主人呢?”

  “旧主已逝,与书之灵解除契约,我化作一抹灵气附在这灵戒上,遇有缘人重新进行契约。”书之灵柔美的声音中含着淡淡伤感。

  明落昔听见外头有响动,知道是翠云回来了,轻声道:“我现在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契约了灵物,该怎么办?”

  “主人可以试试用神识与我沟通,无需动嘴。”

  明落昔凝聚精神,果然不用张嘴就可以与书只灵沟通。

  “我叫你书儿好不好?听你声音怪好听的,如果有实体一定是个大美人。”明落昔傻笑着。

  “您已经契约了我,书儿一切都听主人的。”

  “叫我阿昔吧,主人主人的,怪怪的。”

  “阿昔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书儿。”

  外头翠云喊了两声:“公主,起床用早膳了。”

  明落昔伸了个懒腰从屋内走出来:“来了,吃什么呀?”用神识和书儿沟通,“给我讲讲这个大陆吧,还有修灵,我该怎样才能灵台觉醒?”

  “馒头和稀饭还有小菜。”翠云打开了食盒。

  “这么简单,其他公主吃的肯定不是这些吧?”明落昔质问。

  翠云如实回答:“翠云说了,公主莫恼,你虽是公主,但却是影响国运的不吉之人,这待遇自然要差些。”

  明落昔点了点头,拿起馒头啃了起来:“跟我说说,我这脸上暗纹的事情,怎么就是不吉了呢?”

  翠云回忆起来:“奴婢是五年前进的宫,听管事的姑姑说,公主幼时遇到了神殿的使者,那使者念了几句符咒,还在襁褓的公主忽然闪出金色光芒。那时天空闪了炸雷还降了暴雨,淹了许多百姓。”

  明落昔笑出了声:“想不到本公主还有这本事,接着呢?”

  翠云又说道:“既是神殿的使者的意思,那便是神的旨意,使者说公主是大不吉之人,久居嫡长公主之位会影响国运,所以皇上降了旨让你在偏院里静养,非召不得出。昨日你闯了皇后宫殿就已经违抗了圣旨,皇后娘娘是念佛之人,心地仁慈才没有追究公主的过失,还派了奴婢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书儿用神识对明落昔说道:“神殿在玄海大陆存在了上万年,不受各国君主监管,是一个证明神存在的地方,每位修灵者都向往能成为神殿的一员,接受神的洗礼,得永生。”

  “永生?”明落昔叫出了声。

  翠云吓了一跳:“公主说什么?奴婢没听清。”

  “没事,我吃好了,收拾了吧。”继续用神识问书儿,“那有人得永生了吗?”

  “目前还没有,但修灵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延续寿命,大南国的国师已经活了一百五十余年,至今神采奕奕。”

  支着下巴若有所思:“没有人啊……既然没有人能得永生,那么神殿估计是个神棍聚集的地方,把人忽悠过去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书儿没有否认明落昔的想法:“书儿也是这么想的,书儿的前主人就是因为去了神殿才没了性命,丧命时书儿进入了沉睡,再恢复灵感时已经与阿昔契约了。”

  “果然有猫腻,我好好一大姑娘怎么就影响国运了,这些账迟早与他们算!对了,书儿你帮我找一些解毒的书籍,我脸上的暗纹是中了某种毒。”

  “书儿明白。”

  用了早膳,明落昔打发了翠云,自己一个人钻到屋内研究起解毒制毒来,对于制药明落昔还是有些天赋的,有不明白之处,就请教书儿这个现成的老师。

  书儿晓万物,知道哪些东西相生相克,举了几个实例,明落昔一下子就懂了,书儿赞叹明落昔是个学药的好材料,一定能和她上一个主人一样进入神介的。

  明落昔听言大笑,说书儿谬赞,她还想多活几年,大好的青春可不想交给神殿那群神棍。

  查了许多医书也没有弄清楚脸上的暗纹是中了何种毒,倒是学了不少制毒的本事,记下需要的材料,今夜去探探御药局里有哪些好宝贝。现在内力只恢复了两层,灵台也未觉醒,若再来一个昨晚的刺客,可不会再来一个煜亲王救她性命,如今她只有制一些毒药来防身。

  正盘算着如何去御药房,被她打发了的翠云又回来叩响了她的房门:“公主,公主!”语气急切。

  明落昔手一挥,桌上的书籍尽收灵戒,她坐在小桌旁摆弄着白瓷茶具:“进来。”

  “公主,俪妃娘娘有请。”

  俪妃?看来是为了昨晚的事情,这俪妃进宫不过一年,却及受宠,好好的怎么就派侍卫来刺杀她这个废公主?她与这位宠妃应该没有交集吧,怎会盯上她的呢?

  “我被皇上禁足,非召不得出,你忘啦?”明落昔漫不经心的为自己倒了杯茶。

  “昨夜的事情都在宫内传开啦,说公主用体内的煞气杀死了巡夜的侍卫,皇上南巡,皇后昨日下午便去了天宁寺礼佛,俪妃娘娘暂管宫内事务,现在请您去呢。”翠云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受波及,哪里顾得上大宫女的嘱托,正忙着四处求人说情,让她调到其他宫殿伺候,这公主果然是大不吉之人。

  明落昔差点喷出口中的茶:“什,什么?煞气?怎么不说我是恶鬼呢?有天生吃人魂魄的本事。”

  翠云弱弱道:“也有这样的传闻……”

  明落昔这才明白了一个成语,什么叫“人言可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