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五章:深夜遇刺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19 2019-08-19 14:44:59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的存在到底是因为什么?

  无论如何,那些只是曾经,现在的她容不得任何人利用。

  吾乃王者,焉能与犬辈同论?

  “公主,你怎么坐在地上?”翠云手捧饭菜。

  明落昔气息还不太稳,扬起手,道:“扶我起来。”

  翠云放下饭菜听话的过来扶她:“公主你吐血啦?”

  “无大碍,前几日被狗打了,那几只狗已经死了。”

  “公主……”

  明落昔靠在翠云的身上,任由她扶着,身上酸臭的味道全部传到了翠云的鼻子里,忍不住的想呕。

  重生几天了,难得看到像样的饭菜,压下那股强烈的黑气拿起筷子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她已经好久没有认真吃饭了,前几天她还在现代的时候,因为出任务吃了半个月的压缩饼干,这个可怜的落昔公主天生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骨子里对美食就有一种向往。

  如果有人对她说这顿饭里下了毒,她也一定会吃个干净,美食的魅力太大了。人生在世若没了口腹之欲,那日子便太无趣了。

  她自己知道,现在她吃饭的样子一定像一种动物——饕餮。

  翠云在一旁吓傻了,这是几辈子没吃饭?恨不得要把盘子嚼碎咽下去,这哪里是公主,比民间乞丐还要寒碜。

  “水!”

  翠云真怕她被噎死,皇后那她根本没办法交代,忙不迭的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温茶水伴着最后一口嚼碎的米粒饭一起进入食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呼吸,总结出一个字——爽!

  这是这具身体吃的最好的一顿饭,想也可怜,堂堂仓龙国嫡长公主竟连一顿饱饭也没吃过,这些年她究竟是靠什么活过来的?是怎样的信念才能让她活下去?

  她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永远是灰蒙蒙的。

  她的世界是黑色的,除了绝望只有孤寂。

  翠云看见明落昔拿着筷子,眼里是死沉沉的一片,一滴泪水溢出眼眶。

  “公主你没事吧?”

  明落昔摇摇头:“去烧水吧。”

  “是。”

  “记住,你欠我五两银子。”

  翠云揉着帕子:“奴婢知道了。”

  出来看着一点都没多的水,气愤的跺着脚,她一定好好看着这个废公主,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花招。

  夕阳西下,一桶水终于烧好了,明落昔打发了翠云,舒舒服服的泡在温水里运功疗伤,她可不喜欢洗澡还有人旁观的。

  看着镜子里那个瘦弱的女孩,抬起手摸了摸脸颊上的暗纹,身上终于没了那股馊味,脸上的泥垢也被洗干净了,素色的衣服套在小小的身体上。

  这具身体其实底子还是不错的,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面色苍白,瘦成皮包骨,有些可怖。怪不得能吓得住服侍她的小丫头,是挺像鬼的。

  月色洒下冷淡之光,天凉了起来,树叶被秋风刮得哗哗作响,躁动不安,明落昔被一阵寒意惊醒。这是她数年来的习惯,睡得极浅,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被惊醒。

  脚步声逐渐近了,很轻,气息很稳,会灵力,有杀气。

  她刚刚如刀出鞘般的闪了一下光芒,就被某些人盯上了,是真心想杀她还是故意试探?

  门被打开了,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近,手中应该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明落昔背对着那人,闭着眼纹丝不动。

  无论你是何种目的,在她面前只有一种结果。

  死人是永远不会开口说话的。

  听脚步应该是个男人,中气十足,二十多岁,轻功不错。

  “想杀我?”阴冷的声音如同从冥界传来,似鬼魅。

  刺客明显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恐惧到极限就是愤怒,眼迸冷光,举着匕首用力刺了下来。

  明落昔把身上的棉被高高踢起,盖在了刺客身上,抬腿又是一脚。毕竟才是十三岁的孩子,没有成人那么大力气,很快刺客就摆脱了禁制,用尽全力向明落昔扑来。

  明落昔脚点地一个后空翻往后撤去,与刺客拉开距离:“你是什么人?何人派你前来?”

  刺客冷笑:“长公主果然与传闻有异,武功倒不错。”

  “你的轻功也不错,放在平时倒很想和你比较一番,只是今日你没那个机会了。”

  “好大的口气!”说完举着匕首又向明落昔袭来。

  招式凌厉,招招皆致命,不留一丝余力,明落昔功力只恢复了两层,接招吃力,加上手里没有兵器,完全是靠着平日的经验来与刺客对招。

  体力即将耗尽,脑中灵光一闪,扬手向刺客撒去一阵白粉:“小心暗器!”

  刺客果然上当,抬手去挡,明落昔乘机拍了刺客一掌,用尽全力,体内立刻如翻江倒海一般,真气散乱,灵台有损。

  想不到刚刚重生就又要面临死亡,她还没找到璇呢……

  刺客虽受伤不轻但还能走动,举着匕首一步步的向躺在地上的明落昔缓缓走来。

  就在明落昔闭眼等死之时,一道银白色的光向刺客袭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刺客即刻毙命。

  明落昔调整好呼吸,勉强站起身来,面前站着一黑衣男子,脸蒙黑布,只露出一双深邃的黑眸。

  是敌是友?

  不忙道谢,问道:“你是何人?”

  眼睛微微弯曲,看不清面貌,但知道男子应该是笑了一声:“刚刚救了你的性命,当然是不会伤害你的人。”

  明落昔冷笑:“大半夜的穿着夜行衣,蒙着面,你这样子可不像好人。”

  “多说无益,我刚刚救你是真,你也该回报我些什么。”

  外面忽然火光冲天,锦衣卫踏着整齐的脚步声慢慢逼近小院。

  明落昔道:“你的麻烦?”

  “是,你愿意帮这个忙吗?”

  “你也说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忙当然是要帮的。”

  小院的门被踢了开来,冷清的小院里聚满了人。

  “给我搜!”

  “是!”

  没等锦衣卫进来,明落昔迈着大步,坦然的走了出去:“搜什么?”

  领头的侍卫趾高气昂,无丝毫敬意:“有刺客潜入皇宫,探子说到公主的院落里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