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四章:身陷迷雾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62 2019-08-17 21:17:23

  明落昔忽然间如多变的天一般换了脸,阴沉下来,把帕子甩在了她的脸上,暗纹可怖,鬼气阴森。

  “你的‘惜’冲撞了本公主的名讳,换一个,就叫翠云吧。”

  惜云跪在地上,不可思议的望着明落昔,道:“名字是皇后娘娘起的,奴婢可不敢改。”

  “皇后真是会起名,非要从本公主的名字里取字,怎么不把她自己的名字赠给你?”

  惜云低下头:“奴婢不敢!”

  明落昔冷冷的笑着:“本公主赐你的名字可还喜欢?”用手勾着她下巴让她仰头看着自己。

  惜云第一次与明落昔的眼睛对视,那是一双复杂的眼,里面太多的隐忍和怒火隐约间还有丝丝杀气,在脸部周边暗纹的衬托下显得无比诡异。惜云的心忽然间冰冷颤抖,背后冒汗,嘴唇控制不住的发抖,尝试几次想发出声音可都无功而返,最后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明落昔满意的笑了:“喜欢就好,本公主从不强迫别人。”

  翠云半天吐出几个字:“谢,谢公主赐名。”

  明落昔继续笑着:“不客气,今天你叫翠云,明儿等本公主高兴了你也可以叫祥云,可云,什么云都可以。”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只需时刻记住,你是本公主的婢女,生是我的人,死也要做我的鬼,尊卑有序,你可记仔细了?”

  “是,奴婢记住了。”

  “很好,我自己去新院,你去帮我拿几件像样的衣裳。”明落昔对着升起的太阳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是……”

  “晌午我必须吃到干净的饭菜,所以你动作得快些了。”明落昔好意提醒。

  翠云此刻满脑子都是明落昔那张鬼脸,快速直起身子:“是,奴婢这就去尚衣局。”

  明落昔看着翠云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出了声,吓小孩太有意思了,跟她耍小心思还是嫩了点,她玩套路的时候这丫头还不知在哪喝奶呢,心理学那一套她可没白学。有时对待敌人不需要说太多的话,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轻易把敌方拿下,说的话太多反而显得没有底气。

  笑得过于嚣张,吃了口风一个劲的咳嗽,扶着腰暗骂自己太能得瑟。

  劫后重生,层层喜悦在明落昔心头漾开,走路的脚步都轻快了些,新院离自己住了十三年的破院不远,一炷香的时间就晃悠到了。

  翠云居然已经先她一步到达,手捧着一套素色新衣,见她进来低头奉上:“公主,您要的新衣。”

  “嗯,不急,我先参观参观。”

  房子朴素却坚固,一间客厅两间厢房,里面家具简单却齐全。

  明落昔满意的点了点头:“翠云……”

  翠云手捧素衣:“奴婢在。”

  “烧水,本公主要沐浴更衣。”

  翠云为难:“公主……”

  “怎么,我想洗个澡都不行?”

  翠云如实回答:“平日公主们沐浴都需要六个宫女轮流烧水伺候,公主你只有奴婢一个,这水烧好了,天就该黑了。”

  明落昔坐在上首位,低眸望她:“这样啊……”

  “公主别为难奴婢了。”

  明落昔笑:“怎会为难你,你自己也说了,我只有你一人可用,为难了你,谁来伺候我?”

  翠云捧上新衣:“不如您先换上衣服,我去打点水给您洗洗脸。”

  明落昔不接,拿手轻轻敲打着桌子:“我的院里不能洗澡,那我只能去其他姐妹宫中借水洗澡喽。”说着起身就要走,“到时候我就说我院里婢女不够,翠云又嫌累不愿烧水,大家姐妹一场,借个温水洗澡还是愿意的吧。”

  翠云见明落昔又要去闹事,咬咬牙,道:“公主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烧水。”

  明落昔挑眉,这才是懂事的好孩子。

  坐在藤椅上从怀中掏出一把从皇后宫中抓的瓜子,悠闲的嗑了起来,上下齿轻轻一夹,小小的瓜子仁被舌尖一勾,满嘴香脆。一口温茶,茶叶虽差但也甘甜可口,看戏似的望着忙忙碌碌的翠云,有吃有喝有戏看,重生的日子也不赖呀。

  吐掉口中的瓜子壳,清清嗓子:“咳咳,翠云……”

  翠云放下木桶小跑过来:“公主何事?”

  明落昔砸吧了下嘴:“饿了。”

  “还未到开饭的时候……”看着满地瓜子壳,翠云眉头蹙起,“您不是一直在吃吗?”

  明落昔不乐意了,慵懒的倚靠在椅背上:“你们家吃瓜子仁就能吃饱了?你们家是松鼠啊?”

  翠云暗自腹诽,这废公主真毒舌!

  “我这就去御膳局,公主稍等。”

  “等等。”明落昔叫住了她。

  翠云不耐:“公主又怎么了?”

  明落昔弯了嘴角:“你走了水不就没人烧了?等你回来水又凉了,我到什么时候才能洗上澡?”

  “可奴婢分身无术啊……”

  明落昔站了起来,走近翠云:“我可以帮你烧。”

  翠云心中略喜,这废公主可算放下臭架子了,自己看来慢慢走近她的内心了。若云姑娘让她查明为何这废公主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胆小懦弱,现在盛气凌人,不像废公主倒像是前朝的太子女。

  翠云抿嘴笑了,紧紧握住明落昔的手:“公主……”

  “五两银子一个时辰。”

  翠云笑容僵住……

  银子?

  “别嫌贵,你算算啊,仓龙国的普通杂役也要一两银子一个月,我堂堂嫡公主一个时辰五两银子已经很优惠了。”翠云脸色难看起来,“这样吧,先给你记账,日后咱们慢慢算账。”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翠云咬紧牙:“是!”

  翠云刚走,明落昔就觉得胸口剧痛有一股痛意在心头漫开,血气上涌,喉头一甜吐出一口血来,盘腿坐下,运着内力调息。

  自己的功力恢复了两层左右,想要完全恢复,估计要等个数月。忽然有一股黑气直逼灵台,抬手封住自己六大穴道,这是……

  睁眼。

  她中毒了?脸上暗纹是因为体内剧毒,她根本不是什么影响国运的不吉之人,她正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自己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还有利用的价值,她正陷入一团迷雾之中,有无数双的眼睛在盯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