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第三章:掌掴恶奴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32 2019-08-16 09:01:31

  明落昔大踏步的向皇后走去,语气尊敬:“儿臣给皇母后请安。”

  皇后微微诧异,愣了下:“你……你是落昔?”

  “正是儿臣。”

  “你不是在静安苑里养病么,怎么这副模样了?”

  明落昔轻笑:“原来儿臣的院落是叫静安苑啊,嗯,倒是宁静安和。”

  皇后命宫人搬来椅凳,皇后坐在上首,明落昔坐在下首。

  “你此番前来是为了何事?”

  明落昔不顾形象的拿手抓了两块绿豆糕塞在嘴里,她昨天一整天就吃了一只烤乳鸽,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含糊不清道:“皇母后有所不知,儿臣那个静安苑年久失修,残破不堪,昨夜儿臣在廊下睡了一宿。”

  “照顾你的姑姑呢?”

  大宫女抢先答道:“禀皇后,刘姑姑得了急病,昨夜死了。”

  “墨云。”皇后唤来贴身宫女。

  “奴婢在。”

  “重新给落昔公主找个妥当的人照顾。”

  墨云犹豫:“这……”

  “怎么了?”

  明落昔顺手抽下大宫女腰间的白色帕子擦了擦嘴,抓了抓稻草头发:“皇母后不必让墨云为难,落昔一个人很好,只是住处稍稍简陋一些,让人来修修就好了,不必麻烦其他宫人照顾。”

  “不管如何,你是仓龙的嫡公主,无奈这脸上暗纹影响了国运,只能让你静养在偏院。你父皇也是为了国运着想,你需得体谅他的苦心。”皇后许是看出明落昔心中愤懑,苦口婆心劝道。

  明落昔将帕子还给大宫女:“皇母后考虑周到,儿臣感激不尽。您刚刚也说了儿臣是仓龙嫡公主,可您看看儿臣这身装扮实在没有个公主的样子,传扬出去,难免别国会笑话。”

  大宫女嫌弃的用两根指头捏着帕子,当着皇后的面也不敢发作,心里拿着藤鞭把明落昔抽成血人。

  皇后秀眉微蹙:“墨云,公主这身打扮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云是皇后陪嫁丫鬟,仗着平日皇后宠爱,有恃无恐:“回皇后,公主殿下年幼,这怕是和奴婢们闹着玩呢,奴婢这就让小宫女伺候公主沐浴更衣。”

  皇后这才安心:“那就好。”慈爱的看着明落昔,“你那院子老旧,本宫为你重寻一处院落。”

  明落昔坐着点头谢恩:“谢皇母后。”

  大宫女实在忍不住了,像是抓住了明落昔的大把柄,阴阳怪气道:“您刚刚也说了,您是仓龙嫡公主,坐着谢恩成何体统?”

  明落昔扶着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走到大宫女面前,那张带着暗纹的脸笑起来格外阴森恐怖,用尽刚刚吃绿豆糕的劲一巴掌甩在了大宫女的脸上。

  大宫女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嚎叫:“你敢打我?你这个下贱种!”毫不顾忌的把平日的污言秽语说了出来。

  明落昔理直气壮:“来人,把她压至死牢!”

  众人惊诧,这绝不是平日那个软弱任他们欺凌的废公主,往日是拿开水浇烫过的狗尾巴花,今日是满身尖刺的浴血玫瑰。

  明落昔声大,却无人搭理她,皇后缓缓开口:“她虽口不择言,但也罪不至死,彩云,罚你半月俸禄。”

  “皇母后这轻轻一罚也太不把仓龙律法放在眼里,这宫女刚刚在宫门外扬手要打我,不尊不敬,此为一罪。皇后未言,她一下等宫人竟然抢在主子前面答话,藐视宫规,此为一罪。我是不吉之人,但有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我身上流着皇家血脉,永远都是当今圣上的女儿,我是下贱种,那么皇上是什么?辱骂皇上,此为死罪!”

  大宫女若云被她这一番言论吓得瘫坐在地,皇后也是半天无言,思虑片刻,道:“压她去慎刑司,杖打五十,罚俸一年。”

  明落昔识趣,不再多语,行礼拜别皇后。

  一路上明落昔受着无数惊奇、讶异、仇恨、嘲讽的目光,她不以为然,面带着浅笑,腰背挺得更直了些,步子迈得更大了些,仪态自若。

  人刚回到破院就有宫女来接自己去新院,这宫女身后还领着一位小宫女。虽然刚刚明落昔去皇后那告状的事已传遍皇宫,但下人们都知道她的身份一点都没有变,依旧是那不祥的废公主。

  宫女见到她毫无敬意,趾高气昂的说道:“人给你带来了,这是惜云,日后她来伺候你。”说完丢了一把钥匙让明落昔自己去新院,走了几步又折回头,阴笑着对惜云说:“好好伺候公主。”

  惜云会意,点了点头:“姑娘放心,我都明白。”

  明落昔刚刚在皇后那吃饱喝足有的是精力和他们斗,扶着腰晃悠悠的走向院子中间的石凳上缓慢的坐下,从怀中掏出在皇后那拿的半块桂花糕拿手捏着一点点的品尝。

  惜云手握钥匙笑吟吟的对明落昔说道:“公主,新院有点远,咱们快走吧。”

  明落昔也朝她笑了笑:“你叫惜云?”

  “是。”惜云坐在明落昔对面,“我知道公主的处境,难是难了些,但惜云不怕,惜云一定会照顾好公主的,与公主同甘共苦。”话说的好听,字字掏心窝子。

  明落昔脸上笑容更大了些:“嗯,我倒是很开心有你这么一位忠心耿耿的丫鬟。”

  惜云也不嫌弃明落昔满手油腻,一把握住,语气诚恳:“若公主不嫌弃,日后就与惜云姐妹相称吧,惜云心疼你。”

  明落昔拿另一只更加油腻的手捏住惜云白皙的指头,缓缓把那只手提了起来,惜云嘴角的笑容逐渐僵住,她这是……

  “跪下。”明落昔命令道。

  惜云错愕:“嗯?”

  “我是主你是仆,天下哪有主仆同坐的道理?”

  惜云是皇后贴身宫女千挑万选出来的“人才”,顺着明落昔的意思跪了下去,言语诚恳:“是惜云大胆了,公主恕罪。”

  明落昔伸出手,惜云立刻明白,把腰间的帕子递了过去,明落昔非常仔细的擦着手上的油腻。

  “你说你叫惜云,你可知本公主的名字叫什么?”

  惜云不知明落昔何意,轻声答道:“公主叫明落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