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8-15上架
  • 75279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浴火重生

绝世凌天之丑颜公主 江上十月青 2011 2019-08-15 18:07:56

  “阿昔,记住,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女孩眼神决绝,带着有“末日来临”之称的炸弹从百层大楼一跃而下。

  “璇!”她伸出手,清凉柔软的发丝从指间滑过,眼睁睁的看着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伙伴在半空粉身碎骨。她的世界被按了暂停键,任凭巨大的轰鸣声向她袭来,耳目流血。

  逐渐,直升机螺旋桨,对讲机,联排A67,红蓝色警报……混乱的声音击入她脑中,半空中爆出的血红犹在眼前。

  单手握拳,拼尽毕生所学,使出一招降云逆天,那架直升机击毁的同时,她也被打成了筛子。

  仰望着赤红的天空。

  活下去!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疼,这是她的第一感觉,尝试着睁开眼,但眼皮如被千斤顶压住一般。动了动手指,微弱的触觉让她燃起一丝希望,默念心决,周身灵气直冲丹田,她再次尝试睁开眼。

  这次手上的触感强烈了一些,甚至可以抬起来。

  痛觉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头部,她明白过来,眼睛不是睁不开,是被什么东西封住了,吃力的抬起手抹去黏糊糊的东西。

  木质的天花板摇摇欲坠,她一个机灵翻滚在地,依靠在身旁一根发霉的木柱上。

  脑袋里很混沌,因为还有一个段记忆在拼命的挤进来。

  她不再是国家拔尖的特殊调查处机要人员,不再是那个次次任务出色完成的佼佼者,她是异界玄海大陆仓龙国的嫡出公主——明落昔。

  强撑着站起身来,打量着四周环境。

  公主?

  还是嫡公主?

  “呵,挺敞亮。”她自嘲。

  这屋子,她敢打包票,一个大点的喷嚏就能塌了,房间里唯一的家具就是那张由三块木板搭建起来的……嗯……就叫它床吧。

  半爬半走的挪出房间,她可不想刚刚重生就被砸死。

  穿越重生这种事她也能摊上,真是上天庇佑,还好她每年都被璇那个迷信鬼拉去寺庙烧香还愿。

  璇……

  你要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你这家伙也绝不能彻底的死了,她有一种预感,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一定也在玄海大陆。

  刚刚下过雨,院子里的青草愈加碧绿,明落昔忍着身上诸多不适,盘腿打坐在院内最中心的位置,此乃天地灵气最强之处,很适合疗伤。

  在死前她使出的那一招降云逆天是她古武世家的最高秘术,伤敌三分伤己十分,就算没被打成筛子自己也活不长了,当时她看着最亲密的伙伴丧生在自己面前怎能不恨?好在留了一手,保自己灵台不毁,内力不失。

  调息至晌午,身上才微微松快一些,低头看着缩小的身体,忽然笑了出来,活了二十几年一下子又要从小孩子重新来一遍。

  这个嫡公主天生命不好,生母懿隐皇后生下她就失踪了,第二年皇帝就册了新皇后掌管后宫。第三年在她左脸上忽然长出赤红色花纹,国师说这是不吉之印,长居正宫嫡公主之位恐会影响国运,于是她就被打发到这常年给太监宫女收尸的殓馆,可以说是爹不疼,没娘爱。

  苟延残喘的活到十三岁,昨天便是她的生辰。一直待她很好,答应给她带长寿面的刘姑姑忽然暴毙,她被喝醉酒的太监折磨半宿,直至丧命!

  花季年华,命比纸薄。

  想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模样,好不容易找到一块残镜,刚拿到手里,明落昔就吓得扔了出去。

  这这这……这是她?

  捂住胸口的疼痛又把镜子捡了回来,稻草一般的头发,干皱的脸上面爬满了暗纹,伤痕累累的皮肤。

  用力摁了一下胸口,疼痛万分。是她是她,没错,就是她,不是别人,不是梦。

  平时就算任务多,可自己雷打不动一个星期一次全身spa,虽然每次都被璇那个家伙调侃自己去做的是大保健,但她真是很照顾自己那张小脸了,一个痘都能让她揪心半天。

  现在自己这德行……

  抬起手抚摸可怖的暗纹,这真是突然长出来的?自己是那个影响国运的煞星?

  以前可能是,但现在她可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了,想欺负她?那得先问问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强撑着满身伤痕站了起来,小院虽然破旧不堪但依稀能看出从前的繁华,想必是哪个嫔妃盛宠时的居所,风水轮流转,在这吃人的皇宫里哪有那一辈子的福分。

  除了身上的疼痛,此刻明落昔还有一种致命的感觉,那就是饿,火烧胃的饿感。

  平日这时刘姑姑早就送饭来了,但昨天从小太监口中得知她忽然得了怪病,药石罔效,忽而暴毙。

  知道她是被人害了,但昨夜那个软弱的明落昔能做些什么呢?

  刘姑姑你放心,阿昔一定会为你报仇,让那恶人跪在你坟前磕头谢罪,一命抵一命。

  内力微弱,好在耳力没废,捡起地上的石子朝东墙角射去,一只肥肥的白鸽掉落在地。

  捏着它的脖子,舍你其谁呢?

  白鸽脚上扣着一封书信,上头写着四个字——一切顺利。

  顺不顺利的都不重要了,现在它可是自己的盘中餐腹中食。

  用最原始的方法烤了鸽子,吃完最后一口肉,明落昔满足的抹了嘴,倚靠在石桌旁心情大好的望着雨后彩虹。

  从今往后,她明落昔不会再被任何人欺负,过着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她要在这玄海大陆闯出天地,找到璇那个家伙。

  在她脑子残留的记忆里隐约记得这是一个以灵为尊的大陆,每个人都有灵台,大部分的人会在八九岁的时候灵台觉醒修行灵力。天资聪颖的会提前几年,有些愚笨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觉醒灵台。

  而她这个嫡公主生来就是不祥之人,哪有人会教她灵台觉醒,但凡有点灵力也不会被奴才们折磨至死。

  在房间内寻了半天才在角落找到了一把被老鼠咬了仅剩四个齿的木梳,照着那块残镜把稻草般的头发往后梳了梳,她还是很注意形象与个人卫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