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废材重塑:我的全才公主

第七章再次相遇

废材重塑:我的全才公主 洛隐霜 2023 2019-07-07 19:34:01

  冰冷的眼神,藐视着所有人,灵阶比她高又如何,她从不相信灵阶比别人低就用一定会输,她只相信自己。

  天暮雪环顾四周,用灵能感受周围人的灵阶高低,不禁一笑——在这里的人,除了末影是铜阶中级的,其他人很多连天星枫都比不上,差不多的人都是初阶或是学阶。敢跟她斗,他们还太嫩了。

  末影驱动体内元素,水在天暮雪周围喷出一条条的水柱,且慢慢地往天暮雪靠近。天暮雪并不担心,水,性柔,灵阶再高,但其攻击力很低,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她驱动体内的冰灵,水在瞬间冰冻。

  末影眼巴巴地看着被冻着的水柱,轻笑一声,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天暮雪有什么元素,结果这么容易套出天暮雪的另一种元素,“那么,如果你还有一种元素,会是什么?”天暮雪冷眼看着末影,轻笑一声。

  他以为自己和常人一样,最多拥有三种元素,否则身体承受不了。在这里,很多人都是拥有三种或三种以下的灵力元素,不然身体会因体内元素过多而爆体而亡。不过若出生便拥有三种元素以上,那就不会有任何事。

  “雷,劈!”简单两个字,天空在一瞬间就乌云密布,风卷残云,电闪雷鸣。众人看着忽变的天,不禁开始忧心——是谁拥有雷元素?只见天暮雪在风中站立着,风将她的头发吹得凌乱,脸上那浅浅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接招吧!”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无喜无悲。

  末影驱动体内的火灵力元素,在头顶建立了一个保护罩。下一刻,雷电向末影劈了下来,保护罩快速运转,将雷电挡住。当雷电消失时,保护罩也变成了碎片,散落到地面上,消失不见了。末影后退了几步,吐了口污血,他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心不禁开始恐慌——眼前的人不可小看,但为何她体内没有灵力波动?

  天暮雪冷冷地瞥了一眼末影,右眼瞳孔在没注意之时变成了红色。末影稍稍后退,在他认为,眼睛变成红色,那此人定是一个嗜血狂魔。他灵阶虽比天暮雪高,但是他们也只是一级之差,再加上天暮雪拥有暗元素,那才是最危险的。

  “欺负完人就想走了吗!”天暮雪看见末影有离开的意思,冷冷的说道。末影打了个寒噤——这姑娘说话语气也太像七皇子了吧,越听越有王者气概。此时,末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抑,比被比自己灵阶高的人压着还要痛苦。

  只见末影脚下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图案,它在慢慢地运转着。末影的头顶同时也出现了一个相同的图案,它紧紧地压着末影的天灵盖,使末影陷入无尽的黑暗。末影感觉眼前一黑,便进入一个独特的空间里。

  天暮雪没有趁此机会立即走人,而是解决另一群“傻逼”。她微笑地走向那群人,看着她的微笑,让人感觉格外的不安,心都开始怦怦直跳。天暮雪手中再一次出现个跳跃的小火焰,“刚才,谁要抢我的火焰果?”语气十分温柔,似乎在告诉他们——说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那群人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天暮雪的视线。

  此时,末影已经破了天暮雪的阵法,他手握长剑,愤怒地看着天暮雪——天暮雪竟敢……竟敢……想到刚才他看到的,现在都觉得恶心。末影二话不说,在天暮雪转身之时,他将火元素灵力传入长剑中,用力向天暮雪砍去。

  天暮雪立即建立起冰灵力元素保护罩,还是被打个措手不及。她向后退了几步,口中吐出了鲜红色的血,染红了地上的草。一些被血滴到的草迅速枯萎,天暮雪看到这一幕,不知有多惊讶——她的血还有这功能?就连不远处的末影还有御音空间里的暗鳞蛇也惊讶不已。

  这里的草药性毒,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血就能使它们枯萎的。“难道,她是……?”暗鳞蛇顿时醒悟——世间仅有一人的血能使性毒的草药在瞬间枯萎,可惜,她死了。

  天暮雪擦掉下巴处的血,一直盯着末影看,她要找到末影的弱点,以柔克刚。末影被盯得极不自然,驱动体内灵力向天暮雪发动攻击。天暮雪灵敏地躲开了末影的攻击,“我给你招——天女散花吧!”天暮雪站在原地,亮出了自己的炼阵师的标志,末影微微一怔——年龄如此之小,竟然已经是炼阵师了,看来,我遇到了真对手。

  清脆的声音响起,末影脚下出现了一棵粉红色的桃花树的图案,天空下起了花瓣雨,甚是好看。末影警惕地看着突如其来的花瓣雨,以他多年的经验来说,眼前的女孩不可能就这么单纯的想让他看花瓣雨,一定另有阴谋。他想接住一片花瓣,观察是否有什么异样。

  末影伸出手,一片花瓣将要漂到他的手中,他本想观察一下花瓣,结果花瓣直接穿过了他的手,他的手就感觉被刀刺了一般疼。顿时,他明白了花瓣是有一定的杀伤力,他在破阵的同时,也要躲开花瓣的触碰。“你的想法太简单了,这花瓣轻能致你重伤,重则可以致命,只需一片。”天暮雪“好心”地提醒道。

  末影感觉自己的手的骨头都被砍断了,他愤怒地看着天暮雪——他已经被天暮雪耍了三次,他可是北烈国七皇子的贴身侍卫!

  “末影,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感觉有王者驾到一样,让末影打了一个寒噤——完了,七皇子来了!但天暮雪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她好像也是用这种声音和不熟悉的人“聊天”的。天暮雪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与她相仿,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从草丛中走出,手中拿着一把扇子,悠悠地向这里走来。待天暮雪看清了他的脸时,她高兴地跑去拉少年的手,“墨君翔,这是你的手下呀?”“嗯”墨君翔点点头。天暮雪一挥手,阵法在瞬间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