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废材重塑:我的全才公主

第五章异样的天暮雪

废材重塑:我的全才公主 洛隐霜 2071 2019-07-05 19:02:47

  天星枫看着天暮雪那“花痴样”,忍俊不禁。天暮雪冷冷地瞥了一眼天星枫,向火焰草所在地走去。

  火焰草终年有魔兽守护,极为罕见,每隔千年长出一株,每隔一百年开一次花,每隔五百年结一次果。因其结果的时间较长,且此植物长得较矮,再加上所结之果经过一定的时间能够着火,所以此植物被人称为火焰草,但它长得更像一棵树。

  天暮雪警惕地环顾四周,现在,越接近火焰草就越多魔兽,且越多抢夺火焰草果实之人。天星枫看着走在前面的天暮雪,现在的她有越来越多让人想要知道的秘密,而他作为天暮雪最为亲密的人,知道的也只有皮毛而已。他感觉的到天暮雪有很多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天星枫不禁轻笑一声——自己又是天暮雪的什么人,有何权力知道她的所有。忽然,一道强有力的攻击向他们袭来。天暮雪上一秒还在默默地走着,下一秒已消失在原地。

  天星枫看着向他飞来的灵力球,不禁慌了神——这灵力少说也达到了双阶,而他现在只有单阶初级,怎么可能挡得住比自己厉害的灵力球。眼看灵力球就要砸到自己,在一瞬之后,一阵风向他吹来,他习惯性的闭上了眼睛,头发随风飘起,整个人显得很唯美。

  天暮雪挡在天星枫的前面,她只用一只手便挡住了来人的攻击,天星枫惊讶地看着眼前只有八岁的女孩——她灵阶竟然已有双阶以上,她到底是何人?而且她的眼神也如此的冰冷。

  一切的一切,引起了天星枫的疑惑与担心。“何人如此大胆,敢在这里动手,给我出来。”语气冰冷,有一种王者气概,让人有不得不从的思想。

  偷袭的人胆怯地走出来,刚才的语气太恐怖了。可当他看到的只有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和一个还未成年的男子,顿时觉得自己很没脸面——竟然被两个小人物给耍了。

  “你们竟敢耍老子,老子要你们的命。”天暮雪微微瞥了一眼那个男子,眼神说多冰冷有多冰冷,那个男子打了一个寒噤——这还是不是个小女孩?“给我滚,立刻马上。”那个男子吓得连尿都出来了,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此地。

  天暮雪看着远离的身影,眼睛出现了杀意,她闭上了眼睛,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知为何,她使用炼魂术之后,就会有一种想杀人的感觉,心神十分的暴戾,让人不安。到底是怎么了?她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天星枫发现天暮雪的不对劲,“暮暮,你怎么了?”天星枫小心翼翼地问道。天暮雪张开了眼,眼瞳瞬间变成了红色,且眼里尽是狠戾。她掐住了天星枫的脖子,用力的掐着,慢慢地提起天星枫。

  天星枫看着天暮雪,眼里尽是疑惑和不解。他感受自己就要断气了,“暮暮,为何?”说着,眼里流下了一滴泪便闭上了眼睛,他并未发现,天暮雪的眼瞳变成了红色。天暮雪将天星枫扔到了地上,摸着头——我到底怎么了?不行,我得离开,要不然会伤到皇兄的,皇兄,对不起了!

  天暮雪急忙地跑了,忽然,她又停住了。此时,她的眼里充满了狠戾,脸上的笑妖媚至极。“天暮雪,只要我帮你解决了他,你就不会有累赘了。”说着,“天暮雪”向天星枫走去,手中出现了一个灵力球,这个灵力球所含有的元素,皆是暗元素。“天暮雪”刚想动手杀了天星枫,她再次顿住了。

  此时,天暮雪的其中一个眼睛流出了红色的眼泪,她的那个眼睛变回了黑色。天暮雪提起衣裙,转身就跑,她也未曾发现自己的眼睛竟是一个红色,一个黑色。

  慢慢地,眼中的红色在眼里隐去,天暮雪也来到了火焰草所在地。此外,植物茂盛,树木将这里遮盖地严严实实的,阳光透过裂隙,形成了斑斑点点,点缀着这里独特的风景。但这里人烟稀少,几乎没有人来。

  天暮雪警惕地环顾四周,现在是火焰草结果之时,不可能连个人影都没有。忽然,一种绿色的液体向天暮雪喷来,天暮雪灵敏地躲开了。而被喷到的地方,植物皆调零,泥土都变成了灰色。她环顾四周,发现一条有几米长的巨蟒。它呈火红色,身上披着暗红色的鳞片,坚不可摧,它便是火焰草的守护魔兽——火焰蟒。此种蟒蛇身上有致命的毒液,至今还未有人解得开此毒。

  银色的长鞭再次凝结到天暮雪的手中,火焰蟒身怀毒素,不可近身攻击,只能选择远攻。天暮雪挥动手中的长鞭,灵力如刀刃一般向火焰蟒飞去。火焰蟒没有建立起任何防御,暗红色的鳞片将天暮雪的攻击全数挡下,火焰蟒没有被伤到任何一处。

  天暮雪警惕而又仔细地观察火焰蟒,火焰蟒有鳞片护体,她根本无法伤它分毫,现在只有找到火焰蟒的弱点,才能将它打败。天暮雪忽然一喜,她发现在火焰蟒心口处,没有任何防御,就连鳞片也没有。只不过,火焰蟒将心口护得严严实实,需要寻找机会。

  天暮雪驱动体内水灵力元素,火焰蟒性质属火,与水相克,使用水灵力元素是最佳选择。火焰蟒见天暮雪没有动作,警惕地看着天暮雪,时刻准备应战,即使有鳞片护着,也不能掉以轻心。下一秒,火焰蟒感觉皮下面凉凉的,往下看了看,一个水柱喷了上来。火焰蟒感觉自己就要被冻死了,也顾不上护着心口。天暮雪趁着这个机会,手中凝结出一把水剑,用力向火焰蟒刺去。

  火焰蟒感觉心口一凉,抬头看了眼天暮雪,眼中竟有哀求之意——人类,你能否帮我照顾我的孩儿?它知道,让天暮雪不摘火焰草的果实是不可能的,但它还有自己的孩子,它不能不顾。

  天暮雪点了点头,将剑从火焰蟒的心口拔出,火焰蟒闭上了眼,并将自己的灵力传给了天暮雪。天暮雪看着火焰蟒出了神几秒钟。

  天暮雪回过神,转身离开,去找火焰草的果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