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流浪者的故事,

19.对不起

流浪者的故事, 禾山0 2505 2019-07-20 16:01:00

  伴随着哭声,回应细胞码的信号越来越清晰了。李丹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哭泣的女孩,在她看来,孤独是件无聊到不值得伤心的事,而在别人面前哭则是更无益甚至是丢脸的表现。她想着如何说服莫秋,突然想到一件更严重的事。莫秋无亲无故,现在又无人关注她,所以她陷入孤独的困境中,尽管对于外人而言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困境,但对于莫秋的意识来说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种可以证明自我的感觉,但是如果她拥有了另一个智能体的记忆,这个困境就会不攻自破,或许,她就真的不复存在了。她不是李丹,尽管李丹是孤儿,李丹的经历却复杂得多,复杂到难以忘记,而她是那种太平凡的人,平凡到在人群中随意抓一把都是一种模式的人,所以她的记忆不会深刻,加上她的亲友都不在了,就更容易被遗忘,遗忘就代表着一个意识的磨灭。

  那么,回去吗?可是我还能再遇到另一个人吗?而且,我不能再耽搁了,我必须尽早找到我的战友,否则我连这个世界的大门都摸不到。

  李丹没有做出改变,她在犹豫,她默默地听着信号声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就像是渐行渐近的、踏向审判席的脚步声。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身无分文的乞丐为了生存却抢走快要饿死的孩子手中的最后一块面包。她觉得自己很卑劣,杀死一个人这种事作为一个战士她没少干,但在战台下戕灭一个灵魂却让人恶心自己的丑陋。更让李丹难受的是,或许不出两日她就会忘记自己此刻的决定,此刻的愧疚,再过十天半个月,等到那时的莫秋出现,或许现在这位莫秋留给自己的所有印象也会像风雨残蚀后的石雕,平滑到毫无原迹。此刻的抉择只是记忆沙海中极小极小的一点,它容易消散在时光之流中,比石沉大海更加了无音讯。脑海中浮现了战友的音容,李丹掂量着自己的思绪,就像守财奴丈量自己的财富,她终于做出决定,继续走。

  或许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吧,她们的情谊太浅,怎么比得过同生共死的战友。

  航空器从光明中穿过,越过光暗的分界线,没入黑暗,降落在一座高山之上,此处只有裸露的岩石。就在这高山之巅,那崔璨星海与夜色大地的交接之处,向四周散射蓝青光芒的地方,伫立着一座只有古代传说中才会有的神话般的殿堂,大理石刻花的殿门,祖母绿铺设的地板,白玉雕砌的护栏,刻着怪异文字的发光奇石砌的外墙,就像外星文明的天书。这座庄重宏美的大殿呈梯台形,推门而入,殿内照耀在一片银白色的光辉中,内墙是凹凸明显的浮雕壁,一条条明暗相交的线条在壁上形成一幅幅生动鲜明的画面。殿堂穹顶盘踞着一只镂刻的石羽龙,外形就像李丹之前在山洞看见的怪物,羽翼丰满,作工精细到可以数清它的羽毛,矫首昂视,栩栩如生,若长啸飞天之状。殿内左右各有八条大理石柱,皆刻画,画卷上记叙着会见、战场、盛宴等场景。殿中央乃一方白雾氤氲的池水,池水旁立着一名白篷裹身,右手持一短匕,面无表情的女子。女子旁放着灰黑色的正方体,与李丹之前在山洞里遇到的十分相似。

  李丹和莫秋走入大殿,就像误入仙界瑶池的无知凡人。莫秋的情绪已经渐渐平息,小脸通红,但此刻她的眼睛里只闪耀着震撼。李丹仔细地看着这里的每一寸角落,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灵动的身姿。就在一阵忘怀的沉默后,李丹望向莫秋,“莫秋,你愿意变成另一个人吗?”莫秋奇怪地看着李丹无比认真的表情,她几乎下意识地就说不了。可是在那一刻她明白了一件事,事已至此,没有退路了。眼前飞速划过许多画面,像放映机一样,画面很丰富,她,她的父母,她的朋友是画面的主角。她突然感到了害怕,胸口就像被压了一块大石一样喘不过气来,她可以听见鲜血冲上脑门的流动声。她想到了当初她遇到李丹时这个女孩的关心和微笑,但是现在她就像冻僵了一般。好不容易打消脑海中恐怖的念头,虚弱地问道:“我会死吗?”“不,你不会死,你的身体和记忆都会继续存在。但是,你的灵魂可能不再是你的。”“那个人是你的家人吗?”莫秋的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发颤。“是的。她是个很重要的人。”莫秋不再说话了,她就像失去魂魄的躯干一样立在原地。剩下的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大脑就只剩一片空白。然后莫秋的声音响起:“李丹,谢谢你当初救了我。我不接受这样的结局,但是这样也挺好,就算我死去也没关系了。”声音依旧虚弱,但不再颤抖,而是归于平静。她走向了那名女子,女子示意她转过身体,然后就是熟悉的一幕,黑方块变成黑尖无柄刃重重地刺入莫秋的脊椎骨,血花飞溅,散落在翠绿的地板和女子的白篷上,莫秋的身躯一歪,一头栽入水中,染红了一方池水,片刻后,水中躯干的影子和刺眼的血红都沉浸到池水无尽的深处,一切都平静到像无事发生那样。

  李丹静静地凝望着池水,看着它一点点地澄澈如初,就像至诞生起千百年来从未改变,和宇宙间其他没有思考的物质一样冷冷地看着世间的腥风暴雨,她觉得这世上有些东西总是这么轻描淡写,就像天边的浮云随风而散,不留痕迹,不仅是莫秋,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就像宇宙间的流浪者,生于尘土,归于尘土,不留痕迹,“睡一觉吧,莫秋,然后你再也不会为这些而烦恼了。”

  在离开这座大殿时,李丹想起了李丝洁,不久前她还以受害者的身份自居,而现在她的所作所为就是把自己遭受过的完完全全施加给别人,与李丝洁何异。

  这种被迫的坑人真的很让人烦躁啊!

  下次再见,你再也不是现在的你了,对不起,莫秋。

  补充:以前我一直是忠实的肉体灵魂二元论者,一直到我接触了一些关于熵理论的书,又经过了马克思理论的洗涤后,我终于刷新了三观,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唯物论者。在本书设定里,物质宇宙中一切事物的存在都依赖于物质,而神秘的灵魂即意识也是依赖于躯体而生,根据整体论,意识(灵魂)就是运行它的机器整体运行的结果。之所以会有形形色色的意识(灵魂),是因为产生这些意识的机器的结构不同。就拿人体来说,产生意识的机器主要是大脑,而大脑的突触位置和脑回路的不同就会导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维模式。而导致大脑结构不同的因素分先天和后天,先天因素是基因的不同造成,后天因素主要是神经系统受到多次刺激后的生理变化。记忆的实现就与神经系统这种后天的生理变化有关,而记忆也是形成意识的最重要的部分,可以说没有了记忆就没有了意识。就算是一个失忆的人也能记得自己上一刻在做什么,如果是一个完全不会记忆的人连自己上一刻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就什么都无从谈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