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流浪者的故事,

15.李丹VS灵雀

流浪者的故事, 禾山0 2646 2019-07-15 15:51:14

  由于惦记着挑战的事,灵雀吃得急急忙忙的,李丹却不紧不慢地吃到饱,最后几案上只剩空碗空碟。灵雀早就停下吃食,一边拿着刀叉霹雳哐啷地相互敲击划掠,一边等着李丹算得上文雅的向嘴里塞东西直到盘子空了。

  “走吧。”李丹满足地向灵雀示意。“你要武器吗?”“嗯?”“我会拿着我的佩剑箕星战斗,所以为了公平起见你可以挑一把刀。”她们走到一个盛放冷兵器的房间。所有的冷兵器都静静地躺在玻璃皿内,在人工智能的控制下维持在最佳状态,不知沉睡了多久。灵雀径直走到一柄剑前,她将手放在玻璃屏上,通过掌纹验证,她取出那柄剑,那是一柄古西洋式双刃剑,剑刃又细又尖,金色的指挥剑式样剑柄,剑身约一米,对于现在的灵雀来说未免过长。“箕星是古中国风伯的名称,这把特殊的剑可以挥出强劲的剑风。”“算了,你的剑是这里最适合你的,我就随便拿一把。”李丹挑了一柄古西洋式双刃剑,剑刃较宽,十字剑柄,剑身比箕星稍短。“挺有眼光的,那把剑叫凯雷斯,是著名的伊萨工匠的名作。”“你懂剑?”“不懂,只是我认识这里所有的兵器而已。”“走吧。”两人乘电梯回到一层,此时角斗场空空如也,所有的电子屏幕都是关闭的,雅典娜女神像永远不变地肃穆矗立,手中的剑插在地上的底座中,如果不是观众席上还有几个普通的清洁机器在收拾着狂欢后的狼藉,李丹一定会觉得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怪诞的梦魇。“我们去那里。”灵雀指着正对着女神像正面的那个战场,“那是唯一一个由雅典娜直接审判的战场。”

  李丹从女神像左边的一端进入战台,灵雀从另一端进来。随着巨石机关的轰鸣巨响,女神像右手抬起,剑悬到半空,发出“咔嗒”一声,比赛算是开始了。灵雀第一时间释放出非人形态的部位,八条对称的覆盖着金色细鳞的翼骨刺破衣服从后背肩胛骨下方伸出来,翼骨有两段,外面的一段附有漂亮的乳白色乳黄色交杂的羽毛,翼骨尖端有尖锐的棱刺,通过对翼骨周围气流的控制,灵雀可以飞起或加速,飘扬的披风可以增强飞行的稳定性。她使自己位于居高临下的位置,然后挥剑,随意地挥剑,不存在夸张的“呼呼”老武打片配音,剑风无声,但强劲的剑风可以划破普通人的皮肤,且挥剑是最不耗体力的。李丹大脑中浮现两者力场的分布,两人的力场大致的范围都是方圆二十米,也就是说场的强度差不多,场之间的干扰程度也差不多,而且两人都可以控制外界物质。既然这样李丹倒想看看这灵家小姐的手段,就慢慢地打吧。她直接用手里的剑来挡住对手的剑风,只要挥剑时力度和技巧过关,可以形成小股的剑风进行抵御,削减剑风的力,这些格斗技巧经过无数次的演练,已经深深地印刻在全身的肌肉之中,使用时就像是用电脑启动程序这样理所当然的迅速连贯,这也是最省力的方法。“李丹,我真的很好奇你能掌控的物质究竟是什么,它的速度比风速快多了,是声音,还是单纯的脑波?”“自报家门是兵家的大忌,你就慢慢猜吧。”李丹莞尔一笑。灵雀突然急速冲向李丹,然后李丹感受到强劲的风力像无形的巨锤像她锤来。为了避开暴风,李丹用力一跳,然后顺势像灵雀一刺,灵雀转变气压,气流随之由锤变盾,向上抵抗李丹的重量。于是李丹一个后翻身跳开。“你亲和的物质是气体吧。”“对呀,在我可以掌控的范围内,通过对气压的调动,可以形成尖细而有力的风,这就是风刃。”灵雀笑了笑,停止挥剑。李丹从气流中感受到四周袭来强劲的力,就像看不见又破坏力极强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可是以她现在的能力,她操控的光线还不能抵御风力,那就只有硬抗了。李丹果断地绽开了她宽大的双翼,将自己包裹住,羽龙的长鳞比钢铁还坚硬,就像一件无懈可击的甲胄披在身上。那些无形的刀子软绵绵地砸在金属般的鳞片拼接成的甲胄上,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消融在翻腾的气流中。“呀,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形态。”灵雀立刻接上节奏,刀刃状的风力转为平静,毫无时间差的,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旋风以李丹为中心肆虐开来,只有少许被卷上天的尘土暴露出旋风的轨迹,但是这无形的力量像在四周筑起一个密闭的盒子,将人困在原地。“将一个点的气压下降,形成一个类似龙卷风的旋风,通过强劲的风力限制对手的活动,而且,那堵风墙还可以释放风刃,”灵雀满意地看着李丹,“可惜,因为波场干扰的缘故它困住对手的效果总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确实,因为波场干扰的缘故,紧贴自己身体周围的气体无法被对手控制,四周的气压降低,这层薄薄的气流也向外逃窜,风力相互抵消,这导致风眼过大,被困的对手多了不必要的活动空间。不过波场的干扰带来的影响十分有限,除非对手的场强很大,否者就像李丹这样场强相当的波场干扰都只是多了一层桌板厚的空间,场强更弱的干扰几乎可以无视了。“这样的风你能维持多长时间?”声音通过呼啸的风声传出。“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灵雀一边答一边向李丹冲去。“当——”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回荡在空旷的战场上。李丹把翅膀张开,用剑迎上了冲来的剑锋,然后她就开始打量起旋风的状态来,灵雀并没有将旋风削开个缺口什么的,穿进风眼的只有剑锋而已,箕星是把硬度大的剑,不怕快速的风割,真刺上来也是可以刺穿自己的身体的,不过也好在箕星有长的,可以穿过风屏。灵雀此时却是惊讶于对撞的一剑,灵雀明显感到了刚劲,李丹的臂力比她想象中的大很多呀,不过她不会放过任何进攻机会,剑还没收,风刃已经出了。灵雀正准备欣赏浑身浴血的场面,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风过无痕的场面。“过小的风刃无法割破我的皮肤。”“你这是铜皮吗?”“对,我现在在想,这个风墙的力是有限的吧。”李丹轻笑,她用力拍了拍翅膀,举起手中的剑,猛冲出去。灵雀大脑一阵空白,但是她还是条件反射地挡住了李丹迎来的剑锋:这怎么可能呢?旋风锁大概会给对手施加相当于一架中型航空器重力大小的力,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说突破就突破!现在战场上只剩下间间断断的金属碰撞声,两人的身影在注目前方的女神像下在半空中不断弹开、撞击、重叠、交错。灵雀已经完全感觉到了李丹无论是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有百分百的优势,凭她的速度和力量,就算是纯用蛮劲地乱砍都能让人苦恼,只是现在她只是单纯地抵御自己的剑。灵雀一个后拉将自己与李丹分隔一段距离,李丹也并没有追上,“你为什么不进攻?”“为了看看你有多厉害。”试探?灵雀不打算入这个坑了,经过刚刚一番斗争,已经消耗不小,既然这样,就把底牌全亮出来吧。她闭上双眼,自由地舒展躯干,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自己可以掌控的尺寸之地上,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这些气体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自我的外部延展。八条翼骨尖端的一节剥落下来,然后八段带刺的羽毛在风中摆正它们的位置,然后猛地向李丹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