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流浪者的故事,

13.一个好父亲

流浪者的故事, 禾山0 1454 2019-07-13 14:36:57

  污水沿着身体的沟壑向下冲刷,看着水流逐渐由浊变清,像一曲欢乐的歌,令人身心愉悦。镜面上露出李丹的脸,它与记忆中的脸有几分相似,黑发黑瞳,特别是那对奇特的菱角眼,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以后它会越来越像。

  可她是我的一部分,我又是什么?真烦,哲学问题真的很烦。

  她想起曾经有个温柔的声音告诉过她:你是谁不是取决于你从哪里来,而是你要向哪儿去,你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东西。这时她会很害怕,因为她不知到要向哪里去,她仿佛就是一个漫无目的的流浪者,这样她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东西?然后她掐住了自己的念头,因为这太让人心慌了,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赤裸裸的婴儿落在无边的空白里。

  李丹关水,走到烘干间,风口吹来的暖风像毛巾一样抚走身上的水分,披上毛巾,推开玻璃门,花雀捧着衣服在外面等着。这是一件带单尖尾摆的米黄色梯形齐膝无袖连衣裙,棉织的,浅立领、领口的大宝石红纽扣、金色绣线和装饰的粉色蕾丝将李丹衬得像华丽的公主。然后,花雀又把李丹的黑长直发扎成双马尾束在脑门后面,又让她穿上丝质短袜和芥末黄的圆头皮鞋。然后花雀将玻璃墙的透明度降低,反射率调高,玻璃墙上的倒影由模糊变清晰,镜子中的女孩灵动地看着她。“小姐满意吗?”花雀面无表情地问道。“非常满意。”“花雀,你是机械智能体吗?”“不是,我只是一个有机身的人工智能。”“哦,我们走吧。”

  一会儿后,大厅前的一所布置得像客厅的房间内,李丹坐在沙发上,灵家主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花雀捧上调好的奶茶放在几案上。“小丹,你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吗?”“是的。”“这样也太危险了,李丝洁怎么放得下心的。”奇怪,他又知道李丝洁。“叔叔,实不相瞒,我是跟李丝洁闹矛盾了才跑出来的。”“唉!”灵家主开始语重心长地说“你这孩子还真是孩子气,你跟机械较什么劲,他们只会认死理的。小丹,虽然叔叔这样说有点干预你们家事,但你还是听叔叔一句劝,虽然你年纪小,负起家主的责任不容易,但你不要觉得太委屈,你的管家也是有情有义的人,有时她做一些决定也是很痛苦的,只是她的使命如此,她的使命之于她就像DNA之于我们一样是无法打破的桎梏,如果你可以忍让就忍让,不能忍让,也不要做傻事。”李丹听得耳朵都直了,这说得怎么这么像在教训自己,她没有回答,就像做错事的孩子聆听父母的诫训一样静静地听着,面前的长辈慢慢与记忆中一个模糊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这是一个欢快清灵的声音闯了进来,“爸爸,我回来了,今天我……”她看着沙发上打扮得体的女孩,顿住了,“爸爸,这位姐姐是谁呀?”李丹对进来的女孩投去一个和善的微笑,女孩显然是刚经历了剧烈的运动,汗水将她的齐肩黑发浸成一股股的,汗珠不时从发尖滑落,她的天蓝色汗衫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她的皮肤显出一片健康的潮红,一对黑色的大眼睛神采奕奕。灵家主向女儿皱了皱眉,“灵雀,有客人在还这么不像话,快去收拾收拾。”“哦,好的。”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花雀,带我去洗澡吧。”她将花雀扯走了。末了,灵家主笑道:“那就是小女灵雀,与你差不多大小,倒一点也不懂事,整天只像个男孩子一样闹。”话像是在埋怨,但语气却是轻柔,就好像谦逊的家长永远不会在外人面前称赞自己的孩子,实际上就算孩子的缺陷都会一起宠爱一样,话轻轻地掠过李丹的内心,划过不小的波澜。“哪有的,这样活泼挺好的,不像我。”这位灵家主确实是一个和蔼的父亲,这让李丹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位名义上的父亲,一兀年只见一两次的人,想到战争时他的死亡,然后又想到她的慈母,那个陪伴她左右却早早过世的女王,可是他们都不像是自己记忆中照顾她长大的人。

  莫非我的记忆有一些丢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