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流浪者的故事,

9.侏罗站

流浪者的故事, 禾山0 2128 2019-07-03 14:03:53

  覆盖着长鳞的翅膀从肩胛骨处像花朵一样绽放出来。通过宽大羽翼的拍打,空气产生的强劲升力将着具经过改造的身体慢慢从地面托起。地面与天空仿佛只有自己这独自的一点,感觉像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与空中的每一丝风,地面每一片叶共同呼吸。这是此时的李丹。

  越过这片山,就能看到人类的另一个暂驻点,另一个城市。李丹印象中的地图中,离“西蜀站”不远的是“侏罗站”,李丹不熟悉异界的其他家族,只隐约听说过“侏罗”两字与异界一个古老的家族,恐鸟家族有关。

  “好,去那里看看吧。”

  未进城,李丹降落在城边的树林,收了翅膀,形成翅膀的细胞在基因的调控下凋亡,留下一滩湿漉漉的黄色水渍。彼时的李丹是这样的,容貌变化慢到看不出差异,头发乱蓬蓬的,一股一股油腻地扭在一起。衣服已经裹满了脏泥,又有一身枝干的划痕,后面是一大滩已经呈咖啡色的血迹,巨大的破口处露出较干净的后背,肩膀下新添两处翅膀撕开的破口。她直接从树林走到空地上,毕竟比起外观来还有更重要的事。

  首先是蹭一顿饭吃,本来就只吃了个浅饱,飞过来这里就更饿了。蹭饭这种事李丹之前在“西蜀站”那边也没少干,只要主动跑到有篝火的人群中,就能乘乱顺手稍到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或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草和虫,最重要的是一群人在想什么李丹一眼就可以看明白,她可以知道,他们是逮到了丰盛的猎物准备分享,还是一群排外的利益团体在瓜分和盘算着一番冒险后的利润,前者较少见而后者较多见。李丹喜欢做前者宴会的不速之客,而不会到后者那里碰墙,她就见过篝火宴会上偷东西被逮住然后被打得满地找牙的人。

  “侏罗站”与“西蜀站”的外观明显不同,它不是带状的,一眼望去很开阔,由合成玻璃为主要材料的后起的简蓬有四层高,交错林立,与它们站一块,先起的简蓬都相形见绌。令李丹诧异的是,这里仿佛已经形成了雏形的集市,那种古老的商品交换经济已经在新家园中萌芽,李丹瞬间就提起了兴趣。交换?怎么个交换法?现在的人类除了有航母的那些人外食物来源不是以采集和狩猎为主吗?然后,李丹就随便走进了一座第一层开放的简蓬。很神奇,简蓬内有阵式地摆放着一些木石桌椅,一些人进进出出,一些人坐在凳子上高谈论作:“如果可以搞清楚这个星球上有什么能源物质,弄一些来也不怕没得吃了。”“哎,就算真有能源物质哪能轮到你呀,那些机器人早就在找了。”“行了,现在我们能吃着合成面包就很好了,又不差你肉吃。”“话这么说,我们找来的那些能换到什么东西。”说着那人又低声跟他的同伴嘀咕,可惜李丹耳朵尖听到了“我琢磨着这次换把枪来使使,好东西以后就多的是。”结合这些人繁杂的思维和只言片语,所有信息流涌入李丹大脑中得到如下推论:一,在这颗星球上运来了很多东西,不只是人,应该包括大型计算机、足够的武器、生物培养基、光能发电器等等,这些不光是拥有航母的异界大家族有带来,而且人类联合国与机械智能体联盟也带有。二,现在的人只靠救助发放的合成食物也是可以活的,各方势力的生物培养基应该已能正常工作了。三,人类现在已经由避难状态进入了开发状态,人类的高层应该是发布了一些奖赏制度之类的,动员更多人开发这个星球。一旦有了剩余价值,就不难出现商品经济了。

  那么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官方的交换所。李丹顿时失望了,还以为这里有吃的才来的呢。她正准备离开,毕竟一个小孩子不会被人关注到的,可是她被叫住了,“那个小孩,”一个大叔招呼她过去,李丹过去,“你饿了吧?”李丹点点头,“给,别在来这儿了。”他丢给李丹草纸包着的像大饼一样的东西。李丹接过,说句谢谢转身逃走了。草纸里包着一块李丹挺熟悉的市面上的合成食物,湛黄色的,吃着像既不像肉也不像土豆米饭什么的,可以下咽,较易填饱肚子。李丹果断地吃了,算个半饱,然后她又开始打量起这座城市来。李丹对地球局势的了解仅限于知道地球上有个人类联合国,有个机械智能体联盟,人类又分为普通人和异能人,异能人又有一些大家族,此后又经过一些历史书大致了解它们的来历,平时看一些时政也不甚明白,美杜莎他们也不会与自己谈论这些,以前李丹还以为他们是嫌自己小,现在看来他们一开始就打好了算盘,一颗棋子当然不必学这些不相干的事。李丹打量着刚好借着这个契机,认识一下社会。

  “侏罗站”呈盘状,这里看起来颇具一番规划,从中央向外辐射大道,简蓬与帐篷搭在大道之间,集市集中在大道两边,中央的庞然大物应该是航母,但是与李丹见过的“白羽号”不大相同。这个航母呈圆柱状,底层有五个大门,周围集聚着人群。与李氏家族不同,这个航母像是对外开放的,各种各样的人在此进进出出,无论是穿着干净的合成纤维服的普通人、衣着华贵的先生女士还是衣衫褴褛的潦倒者,无论是老人小孩还是青壮年,都能毫无阻拦地自由进出,不像“白羽号”那样禁止外人进入。而在那流动的人群中,有人面色掩饰不住的欣喜,有人低丧得像被人抛弃的狗,有人踩着急骤的步子转圈似地乱串,有人露出憔悴苍白的脸和死灰般的眼睛,有神态自若的贵族气派,也有猥琐的浪荡之流。这简直让李丹想起了18世纪现实主义笔下的赌场,破烂赌场与华贵赌场都一样,充满了贪婪与诅咒的心声。“吵死了!”李丹嘟囔一句,走进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大门。

  如果这里是赌场,这怎么可能呢,博彩业这种特殊经济只会出现在经济体系完整且发达的社会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