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八章 牢中探望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424 2019-07-27 13:36:23

  “萧衍,你知道你的夫人为什么会死的吗?是因为你,她死于你的三心二意,死于你对阿来的爱。实话告诉你,我并非阿来,只是北魏派来对付你的人,你就因为我与那阿来有着相似的容貌便深陷其中,实在愚不可及。”未央知道,此时定要激发萧衍的斗志,用恨激发他活下去的欲望,否则,只怕他是走不出这里了。

  “你——”萧衍双手紧握成拳,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未央,声嘶力竭地说到:“我如此真心待你,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心给你看,可你呢,你却拿什么回报我……”话还未说完,一口鲜红的血从萧衍嘴里喷涌而出。

  萧衍未曾擦去留在嘴角的血,一下提起佩刀直指未央的咽喉,“从此以后,世间再无阿来,只有你——未央!”

  未央闭上眼睛,以为萧衍会用佩刀将她一刀穿喉,只听“砰”的一声,萧衍已重重倒地,昏迷不醒。

  一旁观战的张贵生见萧衍已倒下,立刻命人把他绑了起来往外拖去。未央想追上前去,却被张贵生拦了下来,“未央姑娘,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回去向君主复命了。”

  转眼,未央回到北魏都城洛阳已经有大半个月了,现在洛阳城里的汉人文化气息越来越浓重了,可她已经没了观赏的兴致。袁郗徽死了,萧衍生死未卜,雍州城也被北魏顺利收入囊中。南齐的军队听说已经退到襄阳,很难再掀起风浪。

  未央回到北魏皇宫,便被宣了去大殿。原来是这次北魏大胜,拓跋宏正在论功犒赏,轮到未央之时,未央只说自己什么也不缺,拓跋宏却不依,最终还是重重的赏了她。

  待众人退去,王澄提醒道:“君主,未央前几日还催着我问,助她恢复记忆的神医何时才到。”

  拓跋宏犹豫片刻,说到:“我若助她恢复记忆,她定恨我入骨,又怎肯伴我左右。说来可笑,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可我偏偏舍不得她离开。”

  “那……君主是不准备让她恢复记忆了?”王澄问到。

  “至少现在不会,你只管告诉她说神医易请,无垠草却难得。”

  王澄点头称是。

  “兰陵,你也回来了?”准备回去的未央在宫门口遇到了兰陵。

  “习惯了你汉人的装扮,突然换成这编发的装扮倒有些不习惯了。”兰陵笑着说到。

  “你不也一样,你不留在雍州了吗?”未央问到。

  “雍州如今都成了我们北魏的领土了,我留在那里还有什么意义。”

  未央上前一步,在兰陵耳边轻声问道:“那你可知道萧衍如今在何处?”

  兰陵睁大眼睛,惊讶的望着未央,“你还打听他干什么?难道还想和他再续前缘,我劝你早日断了这个念头。没人否认萧衍或许对你有情,但是你二人身份相差悬殊,断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我没有这个想法。”未央有些心虚,“若不是我,他的夫人和孩子又怎会惨死,若他还活着,恨不得将我一刀毙命,我还能奢望什么。”

  “你知道就好,当时张贵生让我使用美人计对他,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可见他是真君子,我也欣赏他。奈何我们和他之间隔着国仇家恨,这是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鸿沟。”兰陵劝解道。

  “道理我都明白,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未央心有不甘,继续问道。

  兰陵有些犹豫,不告诉她未免对她残忍了些,若告诉了她,只怕她会想尽办法救萧衍出去,若让君主得知,怕是会大发雷霆。

  未央何等聪明,瞧着兰陵这副模样定是知道些什么,所以苦苦一再哀求。

  兰陵磨不过她,只悄悄在她耳边说道:“他——还活着,被君主关在洛阳的暗牢里。”

  “真的?”未央大喜过望,“我就知道,他还活着。”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兰陵谨慎的望着未央说到:“你知道便知道了,可不许有别的想法,至于劫人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兰陵知未央的性子,所以特地提醒她。

  “我不会的,我……只想去看看他,看看他好不好。”未央急迫的说到。

  “你疯啦,让君主得知,定不会饶你。”兰陵说到。

  “我没疯,求求你兰陵,你帮帮我好不好。”未央央求道。兰陵却只是摇头,“你们的感情我是看在眼里的,可今时不同往日,萧衍已经沦为了阶下囚,你莫要为了他自寻死路。”

  未央直直的朝兰陵跪了下来,“你我相识数年,我从没有求过你什么,如今就只求你这一件事,你就答应我罢。”

  “你——唉!你这又是何苦,罢了,罢了,看在我们姐妹的情分上,就为你冒一次险吧。”兰陵实是无奈的说到,遂将未央扶起。

  入夜后,未央着婢女打扮跟在兰陵后面来到暗牢门前,兰陵拿出令牌给守门的侍卫看了一眼,说到:“君主命我来看看里面的人。”

  暗牢的名字果然名不虚传,未央还是第一次进来,里面完全是暗无天日,若不掌灯简直寸步难行,且密不透风,让人有窒息之感。通过两个暗门之后,才抵达萧衍所在的牢房。此牢房甚是宽大,除了三面墙外,还有一面用玄铁制成的门。

  待二人进入牢房,只看见萧衍被困于石床上,石床坚硬无比,普通人睡了都会觉得疼痛难忍,更何况萧衍还身受重伤。石床上的四条铁链牢牢地禁锢住他的双脚双手,以防他逃脱。

  兰陵掌着灯,缓缓走至萧衍床前,冷冷的说到:“君主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势,确保你还活着,他要让那你活着看到你南齐朝的江山是怎样一步一步被我北魏吞并的。”

  “哼!简直痴心妄想!”萧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远处站在暗影里的未央偷偷观察着萧衍,只见他如那日晚上一般,头发披散着,昔日俊美的容貌早已分不清哪里是血哪里是汗,肩膀上的刀伤只简单包扎了一下,还隐隐往外渗着血水。

  看着萧衍此时的惨状,未央心如刀绞,若不是她,他怎会落入这般境地。

  “你不信也罢,你且瞧着。”兰陵横了萧衍一眼,“我还有一事问你,你——可恨未央?”

  未央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刻竖耳倾听,不过良久,也没听到萧衍答话,“莫要提她。”说完萧衍闭上了眼作假寐状。

  兰陵觉得甚是无趣,便回头望了望未央,只见未央眼中饱含泪水。

  待走出暗牢,兰陵吹灭了手中的蜡烛,问到:“你可满意了?”

  未央此时已擦干泪水,缓缓说道:“见他没死,我便安心了。”

  “君主并没有要杀掉他的意思,只要他活着,你应该不会去劫人了吧。”兰陵试探性的问道。

  “我虽对他有情,但还不至于拿我的命去换他的命,我对他更多的是愧疚。你知道吗,自从那日以后,我日日梦见萧衍的夫人向我索命。”

  “你莫害怕,只是你的心魔作祟,过段时间会好起来的。”兰陵安慰道。

  “说来可笑,我第一次遇见他便是在牢房,可能最后一次遇见他也是在牢房。”未央苦笑,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