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七章 向死而生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611 2019-07-26 13:36:05

  拓跋宏已经亲自制定好了周密的计划,就等未央实施。未央知道,此次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了。再者,拓跋宏开出的条件实在另她心动,一直以来她都是个没有过去的傀儡,若能知晓自己的过去,她才能真正的活过来。

  连续数日的阴雨天气,今日终于放晴,就连天气也暖和起来。未央居然邀了郗徽一道出去散心,郗徽甚是稀奇,平日里未央从来没有主动跟她说过一句话,更别说约她出去游玩。未央只道因自己缘故导致莺儿远走,心有愧疚,所以陪着郗徽出去散散心。郗徽未及细想,便随未央出去了。

  直到晚间萧衍练兵归来,未央与郗徽二人仍未回府。萧衍询问郗徽的新婢女才知道,二人早晨便出门去了,萧衍不禁有些担心,雍州不比建康,可供游玩的地方实在不多,何故二人去了一天也没回来,且郗徽还孕在身。

  虽心中有些不定,但还是安慰众人不必惊慌,只命高远带着几名近侍出去寻找。一直等到亥时,出去寻找的侍卫还未找到二人,此时的萧衍已经坐不住了,心中忐忑万分,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将军不必太过担心夫人安危,可能是因为夫人途中被什么牵绊住了也不一定,末将这就率领大部队全城搜索。”高远说到。

  “好,搜索之时切莫惊动城中百姓。”萧衍虽心中焦急万分,但也不想因为私事惊扰到百姓。

  大军已经出发,萧衍连身上的盔甲都没来得及换,便往外赶去。走至门口,却被府中的家丁拦住了,“将军,这里有一只灰鸽停在石狮上已有一会,赶也赶不走。”

  萧衍走近一看,那灰鸽却不怕人,只见腿上还绑着一张纸条,萧衍立即上前抓住灰鸽取下腿上的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欲见汝妻,速至晚棠苑,切记一人前来。

  萧衍震惊,看这架势,未央与郗徽是被绑架了!将纸条在掌心揉碎,萧衍一人一骑往晚棠苑奔去。

  此时的晚棠苑灯火通明,早已准备好了迎接贵客。只见萧衍独自一人站在院中,秋风把枯叶吹至他的身上,也浑然不觉,只仔细的打量着四周。

  突然从阴暗的角落冒出一个身影,正是晚棠苑老板张贵生。只见张贵生缓步前来,朗声说道:“萧将军好胆识,果然只身前来。”

  萧衍冷冷的说道:“早知你晚棠苑不是简单的地方,却不知隐藏的这么深,实在令萧某佩服。”

  “好说,好说,萧将军谬赞了。”张贵生假意抱拳谦虚到。

  萧衍本就不欲与之多纠缠,问道:“我来了,我要见的人呢?”

  “萧将军要见哪个呢?”张贵生此时故作疑问状,“是你那袁氏夫人还是红颜知己未央姑娘啊。”

  “不用废话,你绑架她们无非是想引我前来,我现在已经来了,你为何还不放人?”萧衍问到。

  张贵生干笑两声:“放人?把人放了我还怎么和你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来人——”说完,四名家丁装扮的北魏侍卫压着未央和郗徽走到张贵生身后。

  未央状态还可,眼神中也很镇定。只是苦了袁郗徽此时面容憔悴,妆容已然全花,全身似被抽干了力气,被两人架着动弹不得。

  “你们,可还好,可有受伤?”萧衍关心的问道。

  此时软弱无力的郗徽见到萧衍仿佛见到了希望,大叫:“萧郎,救我!”

  “你们可有受伤?“萧衍焦急的问道。待二人都摇头后,萧衍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正洋洋得意的张贵生身上,”你想要怎样?”

  “将军莫急,我呀只是想让你做一个选择,你可选一个人活着走出这晚棠苑。”张贵生此时的小人嘴脸毕现。

  “你的口气倒不小,就凭你们这几人?”萧衍说到。

  “呵!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怎敢说此大话。”语毕,从四面八方涌出数百人,把晚棠苑围得严严实实,如铁桶一般。

  萧衍见这副阵仗,心中便知,这恐怕是他们蓄谋已久的计划,“你我无仇无怨,你为何如此咄咄相逼?”

  “无仇无怨?这雍州城若没有你的出现,我们早已将其拿下,如今你身陷囹圄,我三十万大军却已经驻扎在城外,就等将你擒拿,我们便能将雍州城手到擒来。”张贵生得意的说到。

  “原来如此,想来你和先前闹事之人都是北魏派来的吧。”萧衍说到。

  一旁被挟制住的郗徽却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是又怎样?如今你插翅难飞,若肯束手就擒,我可考虑留你一个全尸,哦对了,还有你夫人肚子里的孽种。”说着,张贵生指了指郗徽的肚子。

  “你敢!”萧衍怒目相视,“你的目的是为了除掉我,为何连她肚子的孩子都不放过!”

  “呵!”张贵生眯着自己的小眼睛说到,“难道留着他以后给你报仇哇,斩草必定要除根!”单手一挥,数百名北魏士兵蜂拥而上,萧衍拔出腰间佩刀欲突出重围,救出未央与郗徽。

  奈何敌众我寡,萧衍渐渐处于弱势。一直在旁边冷艳旁观的未央似乎想要出手相助,奈何双手被北魏士兵牢牢缚住,不得动弹。

  萧衍见突出人墙无望,眼见旁边一颗大树伫立在那,灵机一动,迅速跃至树干,又借助树干跃至未央与郗徽身侧。迅速斩杀了她们身旁的四名侍卫,牵起二人准备往反方向跑走。

  谁料未央突然挣脱开萧衍的手,立在原处。萧衍惊疑回头,不可置信的望着未央,却见未央眼眶中盈满了泪水,只镇静的说:“你们快走吧,我……我并不是阿来。”

  “不管你是不是阿来,你都不能留在这里!”萧衍再次抓住未央的手。在说话间,又斩杀了两名欲上前杀死他的北魏士兵。单见士兵纷纷攻击萧衍和郗徽,却没对未央下手,萧衍心中已经明了。

  “你们快走,别管我了。”未央使劲全力推开他们,萧衍哪里肯放手,另一手还抓住郗徽,被一个北魏士兵抓住机会朝着他迎面劈来,萧衍一个躲闪侧身而过,肩膀上却重重挨了一刀,顿时鲜血直流,若不是盔甲在身,怕已经毙命,吓得郗徽失声大叫。

  萧衍却无暇顾及身上的刀伤,只顾着对付眼前的疯一般向上冲的士兵。当四五个士兵同时砍向他时,关键时刻,只见郗徽一把推开了萧衍,四五把刀齐齐砍在了郗徽毫无防备的后背。

  郗徽想要走至萧衍身旁,奈何走出两步却摇摇晃晃似要倒下来,萧衍回头见此时已经满身是血的郗徽大惊,一个回身,已经顾不得向他背后砍去的士兵,刚好接住了即将落地的郗徽。

  张贵生适时的叫住了蜂拥而上的士兵,数百双眼睛都看着此时的萧衍。只见萧衍的头发此时已散落下来,秋风吹过,头发在风中肆意飘扬,他瞪着通红的双目,搂着已经奄奄一息的郗徽喘着粗气,郗徽断断续续的说道:“萧郎,对……对不住,我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说完,便咽了气。

  萧衍仰天长啸,声音似乎已经穿透了天空,响彻云霄。待他冷静下来,只低低的说到:“是我对不住你,郗徽!”轻轻的将她放在地上,自己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用血红的双眼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所有士兵皆被萧衍的眼神震慑住,纷纷往后退缩。

  未央被刚才的一幕也惊呆了,她没料到郗徽会因此丧命,可郗徽是她骗至这里的呀,不对,她早就应该料到,从她进入雍州城那一天开始便能猜测出的结局,导致这一幕的罪魁祸首不正是自己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萧衍命丧于此,未央似乎终于醒悟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