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五章 蒙冤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094 2019-07-24 13:27:12

  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就要做到,未央大清早便冒雨去集市为郗徽采买梅干,待买回来之后,全身都湿透了。不过幸好梅干被她揣在怀里,没有淋湿。都没来得及换身衣服,未央就把梅干送去给郗徽了,郗徽捧着梅干倒很是感动,连连道谢。

  “夫人,你可切莫被她做的表面功夫给骗了,你忘了她是当初是怎么讽刺你的了?”莺儿怕郗徽心软,特意强调说到。

  “可是今日这般大雨,她居然甘愿为我去买梅干,也不像这般尖酸刻薄的人。若我要这般害她,岂不是太忘恩负义了。”郗徽觉得莺儿给她出的主意有些不妥。

  “夫人,我就知道你心慈手软,你一定要在她成气候前把她除掉,将军再偏爱她,也定抵不过你肚子里的小少爷的。”

  “这……唉……”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夫人出事了,快去把将军叫回来。”莺儿不顾大雨急急忙忙从郗徽的房间奔出叫嚷道。

  不多久,萧衍便带着高远着急的回到府中,冲进房间一看,郗徽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正捂着肚子呜呜的哭呢,一旁的大夫已经诊完脉,正在开药方。

  只见莺儿扑通一声跪在萧衍脚边,哭着说道:“将军,你可要为夫人做主啊。”

  萧衍瞧了瞧跪在地上的莺儿问到:“怎么回事?夫人这是怎么?”

  “夫人,夫人今日吃了梅干肚子就疼到现在,若不是大夫及时赶来,恐怕……恐怕有滑胎的风险啊。”莺儿继续说道。

  萧衍俊眉一皱,道:“滑胎?”

  “是的,夫人有喜了,夫人本想着给将军一个惊喜,没想到……”

  萧衍这才走到郗徽的床前,问:“这可是真的?”

  郗徽停止了哭泣,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微微点了点头。萧衍心情大好,朗声笑道:“太好了,太好了。”又低下头关心的问道:“郗徽,那你现在可好些了?危险可过去了?”

  “嗯,幸得菩萨保佑,以后我也定当注意些。”郗徽有些自责的说到。

  萧衍随即眼睛一瞪,望着莺儿说道:“你是怎么伺候你主子的,现在的关键时刻怎可给她乱吃东西,若真出了什么事,你可担待得起?”

  莺儿大呼道:“将军冤枉啊,这梅干不是我给夫人的,是……是未央姑娘买来给夫人吃的。”

  “什么?”萧衍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是未央姑娘,她昨日便知夫人已怀有身孕,今日便把梅干买回来送给夫人。夫人以为她是好心,谁知她却如此歹毒,想要害死小少爷啊。”

  “是梅干导致夫人差点滑胎吗?”萧衍板着脸问大夫。

  大夫回到:“应该是的,我检查了夫人吃的梅干,里面确实掺了容易滑胎的粉剂。”

  萧衍叹了口气,转过头来对郗徽说到:“我知道了,你安心养胎,其他事情交给我,我自有打算。”

  待萧衍出去后,莺儿得意的笑了笑,说:“夫人,咱们等着看好戏吧。”

  雨一直下得没停,一阵秋风吹过,未央衣衫单薄,不禁打了个寒颤,外头只见萧衍撑着伞走近。

  “下这么大雨,将军怎么过来了?”未央对白日里能见到萧衍甚是稀奇。

  萧衍至门口,遂收起了伞放在门外,进屋后掸去了身上的水珠,平静的说到:“来瞧瞧你。”

  未央为其倒了杯热茶放至其跟前,萧衍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定神一会后,萧衍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物件递至未央眼前,未央仔细一瞧,却是个摇摇欲坠的风车。

  “这个风车你真的不记得了?”萧衍将风车递给未央道。

  未央小心翼翼的接过风车,摇了摇头说到:“只在你建康的家中见过一次。”

  萧衍早就料到未央的这个反应,只慢慢坐下来,淡淡的说到:“这是我当初送与阿来的,那会她还是个小书童,身量不高,胆子却不小,她还一直都以男装示人,但送风车那日却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女子的容貌,惊喜不已。”

  “那为何这个风车现在会在你手中?”未央好奇的问道,这是萧衍第一次对她说起阿来的事,以前她只知道阿来对萧衍肯定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不禁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是,关于我的一切你都忘记了。”萧衍自顾自的说到,“后来,后来母亲趁我不在把她送走了,她却什么也没带走,连着风车也留在了府中。我找了她许多年也没找到,再后来我便遇见了在行刑台上的你……”

  未央苦笑了一下,道:“那个阿来,我很是羡慕她,有个如此真心待她之人。”

  萧衍情不自禁的轻轻抚了抚未央的脸,“你若愿意,你就是阿来,只要你愿意说出你这些年的过往。”

  未央的眼睛瞬间暗了下来,她并非阿来,只是有着一张与阿来相似的脸庞,却没有与萧衍的种种过往,又怎么冒名顶替呢。

  “没有什么过往,或许我们最终只是背道而驰罢了。”未央轻笑一声。

  “背道而驰又怎样?我现在只想自私的把你留在身边,或许我的真心能感动上苍,有一日你会愿意对我说出今日你不愿跟我说的话。”萧衍说着情不自禁的把未央搂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背。

  未央享受着此刻的欢愉,内心却清楚的知道这是从阿来那里偷来的。

  “可是……”萧衍欲言又止,“我拿真心待你,他人却不一定,我怕我对你的真心会变成伤你的利器。今日就有人作祟想要冤枉于你,你可知道?”

  未央惊疑的看着萧衍,茫然的摇了摇头。

  “今日我被叫回府是因为郗徽吃了梅干差点滑胎,不过幸亏没事,不然将是我终身的憾事。”

  “什么?夫人滑胎?梅干……梅干是我买给她的。”未央吓得连忙从萧衍的怀里挣扎出来。

  “我知道,你莫惊慌。”萧衍安抚到,“是有心人想要加害于你,你的脾性我又怎会不知,你若真的想要加害我的孩儿又怎会用如此低劣的手法。你放心,我定会让不怀好意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你……”未央从没想过萧衍会如此的信任她,感动的无以复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