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四章 斗智斗勇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026 2019-07-23 13:43:09

  雍州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北魏假意攻城的阴影也被老百姓抛掷脑后。只是现如今萧衍于雍州百姓犹如神圣般存在,若有人说萧衍的不是,必被众人的唾沫淹死。

  郗徽刚至雍州,对雍州的新鲜事物甚感好奇,奈何府中女眷不多,郗徽便差着未央陪她一起。不料此事被萧衍知晓,居然斥责了她,说未央并非府中下人,不该随便差使未央。

  郗徽甚感愤懑,她与萧衍不说恩爱有加,但也算相敬如宾,萧衍从来没有大声对她说过话。现萧衍为了未央,居然如此对待她,郗徽自然恼火。

  “夫人,你可不知,今日我在门口又瞧见将军带着未央姑娘出去了。”婢女莺儿是郗徽从闺中带过来的,所以更是维护主子。

  “你可看清,他们去了何处?”郗徽悠悠的问道。

  “那倒不知,不过我看两人有说有笑的,甚是开心呢!”莺儿说到。

  郗徽微微叹了口气,“罢了,萧郎爱护她爱护得紧,我又能怎么样呢,随他们去吧。”

  “夫人,你也太软弱了,再这般下去,怕是要把你也压下去的。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肚子里的小少爷想想啊。”

  “莺儿,你瞎说什么呢,现在还不确定呢,说不定只是癸水推迟的原因。”郗徽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还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准没错的,您现在不光癸水推迟了,这两日还呕吐嗜酸,不是有喜是什么。”莺儿好似胸有成竹的样子。

  “叫你多嘴,在没有确定之前,你可千万不能到处嚼舌根,记住了没?”郗徽虽与萧衍为妻数年,但还是第一次有此症状,所以害羞得很。

  “是,是,是,奴婢遵旨!”

  未央重回雍州之后整日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样子。萧衍平日里忙于军务,也未察觉出她的异样。只在饭间看得她食欲不佳,还专门命人请了外面的厨子为她开起了小灶。

  门外的雨淅沥沥的下着,犹如未央此刻的心情,越与萧衍相处,越是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奈何他有他的责任,自己也有自己的宿命。明知没有结果,还一味的深陷下去,实非明智之举。不管怎样,一定要制定个周密的计划,快刀斩乱麻解决此事,此后自己才能步入正常的生活。

  “哟!这不是未央姑娘嘛,怎么,今日没陪将军一块出去?”莺儿尖酸的口气让人听着甚是不舒服。

  “有事吗?”未央冷冷的说到。

  “我们下人能有什么事啊,无非忙里忙外的伺候主子们,倒是你,一天天都在府里晃悠,什么事也不用干,倒是悠闲的很哪。”

  知道莺儿这是故意找茬,未央对她不予理睬,准备走开,却被莺儿拦住了去路,“哟!这是嫌我说的话难听吧,可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你与将军非亲非故,每日却在这里白吃白喝,也不嫌害臊啊。哦对了,你也不是光白吃白喝,是成天想着怎么勾引我们将军。”

  “你——”未央被莺儿一番刻薄的话气到说不出话来,转念一想,她不过是见萧衍对自己较好,为她主子鸣不平罢了,遂笑了笑道:“对啊,我就是在萧衍的府里白吃白喝了,又怎么样?我又没吃你家的,你跟着瞎操什么心哪,你有这个闲心哪,还不如帮你主子想想怎么讨萧衍的欢心吧。”

  “你——”这下轮到莺儿语塞了,没想到未央这般伶牙俐齿,气得莺儿直跺脚。

  “什么?”郗徽听完莺儿添油加醋的描述,气得拍案而起,“她说话竟如此猖狂?”

  莺儿在一旁说道:“可不是嘛夫人,她欺负我就算了,居然不把您放在眼里,真是像极了原先那个陈氏,红颜祸水。”

  郗徽及时制止了莺儿的话语:“你莫要瞎说话,这话让萧郎听见了可不得了,父亲的那位陈氏夫人可是府中的禁忌。”

  “奴婢知道了,不过您现在应该借着肚子里的小少爷压制压制那个女人的嚣张气焰,不然以后可有您后悔的时候呢。”莺儿继续在郗徽的耳边煽风点火。

  “嗯,也是时候要提点一下她了。”郗徽若有所思的说到。

  未央这几日去晚棠苑比平时勤了些,这日回来正巧被郗徽遇见,本想打个招呼便走,却被正在用饭的郗徽留住了,“未央妹妹坐下来陪我吃个饭吧。”

  未央不好推辞,只得在郗徽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郗徽命人给未央添了双碗筷,又夹了许多菜给她,道:“妹妹可要多吃些,我看你这几日都清瘦了些,回头传到萧郎耳中,该责怪我没把你照顾好了。”

  “夫人言重了,我乃路边野草,喝点露水也能果腹,夫人乃千金之躯,要好好保养才是。”未央谦逊地说到。

  郗徽娇笑,刚想说话,却突感不适,遮着脸在旁边干呕起来,莺儿赶紧递来帕子。

  未央虽未经历过这些,但心中还是有几分知晓的,问到:“夫人,可是有喜了?”

  不等郗徽答话,莺儿却抢着说道:“正是!我家夫人肚子里怀的可是小少爷,你以后呀可要当心着点,别气着我们夫人了。”莺儿说话的口气自是十分得意。

  “那……恭喜夫人和将军了。”未央的神情甚是落寞,但场面的话却不得不说。

  待身体舒适了些,郗徽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说:“让妹妹见笑了,近来我也没什么胃口,倒只想吃些酸梅之类的玩意儿,也不知道这雍州城哪里有卖。”

  “这倒简单,我知道有间铺子的瓜果点心很是不错,不如明日我买来赠与夫人。”未央爽快的说到。

  “如此倒要麻烦妹妹为我跑一趟了。”

  “无碍,无碍,那我就先回屋了,夫人慢用。”未央说完便逃也似的奔出去了。

  离开了那间另人窒息的屋子,出来呼吸了新鲜空气,未央倒畅快了许多。萧衍有自己的孩子了,他与袁郗徽的孩子,可她却要奉命夺去他的……她真的下得去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