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三章 雍州告急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103 2019-07-22 16:31:30

  未央三日后已经见好,在与萧衍单独相处的几日间甚是自在,二人发乎情止乎礼,可见萧衍是个谦谦君子。虽然她有些沉迷于这几日的二人世界,但她仍没忘记自己肩负的重任。君主于她,似兄长,似朋友,教她做人,教她识字,若没有君主,她现在早已成了孤魂野鬼。

  而此时,雍州城内已谣言四起、人心惶惶,街头巷尾处处都在传言北魏三十万大军已兵临城下,隆隆的鼓声已传至城内,连萧衍将军也早就撤回建康,南齐怕是已经放弃了雍州城。

  有不甘心的百姓聚集在刺史府门口,纷纷要求刺史出面解释。奈何萧衍真的不在雍州,这可急坏了守城的右司马张稷。虽已把散播谣言之人抓了起来,但传言就像长了翅膀一般,飞进了每个老百姓的耳中,连南齐的军中也军心不稳。张稷派人修书十几封,却迟迟未达萧衍之手,张稷仰天长叹,难道雍州城竟要不攻自破了?

  半夜,只听得城门被重重撞击的声音,守城门的士兵吓得腿都在哆嗦了,巍巍颤颤的用梁柱抵住城门,还好北魏军没攻多久便停止了。翌日早晨,张稷亲自登城门查看情况,可是雾气太重,看不真切,只隐隐见得雾中有黑压压的一片。张稷暗叫不好,若萧衍再不回来,连南齐士兵都要丧失战斗力了。

  许多老百姓已拖家带口往南逃去,南齐士兵见状,也蠢蠢欲动。此时在刺史府外想要一个解释的百姓们早已散去,只留张稷在刺史府中坐立不安,雍州城离溃散只有一步之遥了,自己怕是要以死殉国了。

  忽然听得外面马声嘶鸣,张稷连忙往外奔去。只见萧衍携着一名女子正从马上下来,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张稷大叫道,雍州有救了,一时泪如雨下。

  萧衍听得此事,觉得甚是蹊跷,遂决定亲自带一小队出城查看情况,却被张稷拦了下来,“萧将军万万不可,你身兼重任,不可亲自涉险,况且城外魏军重兵压境,只怕会……”

  “只怕会有去无回?”萧衍接话道,“魏军若真准备攻城,怕就不会闹如此大的动静了,张司马放心,我速去速回。”

  萧衍带了五名骑兵从城门侧方而出,奔出不超五里地只看见布满锣鼓重锤,魏军却寥寥无几,连身后的营帐也不出十顶,萧衍遂安心赶回。

  晌午时分,萧衍在闹市口召集了全城百姓,百姓们见萧衍来了,纷纷擦亮双眼等待下文。萧衍登台,用高亢的声音说到:“雍州城的百姓们,大家切勿慌张,此番魏军只是虚张声势,我去城外查探了情况,魏军只有数千人,还不如我城中的驻兵多,大家尽可放心。”

  有胆大的壮年扯着嗓子问道:“那被连翻被撞击的城门和门外的鼓声是怎么回事?不是大批魏军来袭是什么?”

  萧衍淡定的笑了笑,问道:“若你要杀人之前,可会事先告知于对方,让对方有所防范吗?这明显是魏军的宫心计策,让我们自乱阵脚而已,这样他们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攻下雍州城。”

  说完,大手一挥,十几名士兵被压上处斩台,“这里是一十九名逃兵,敌人未至自己先跑,此乃我军中大忌。”萧衍一声令下,十九个脑袋纷纷滚落在地。

  “我既然已经回来了,定会保你们平安。另外我已从荆州调兵三万,即日便可到达,那魏军我能击败其一次,就能击败他第二次、第三次,雍州城是牢不可破的。”

  台下掌声雷动,百姓们也看到了生的希望。

  刺史府中,右司马张稷惭愧地说到:“将军足智多谋,适才那一席慷慨激昂的话,太振奋人心了,实在令张某汗颜。若无将军及时赶回,怕雍州不保,我也难辞其咎啊。”

  “你只是不了解魏军的习性,他们习惯虚张声势罢了。不过魏军此番显然准备重头再来,怕是已经枕戈待旦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萧衍说到。

  “是,将军有如定海神针,有将军在,士气便在。我会日日加紧练兵,不让那魏虏有踏进雍州的机会。”张稷说完便走了出去。

  萧衍归来之事马上传回了洛阳,北魏皇宫之内,一个先秦时铸成的花瓶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下。众臣皆惶恐不安,连忙下跪。

  “好一个萧衍,眼看雍州就要破城,我们即可长驱即入,却让他及时赶了回来,以前作的部署全都白费了!”魏王拓跋宏此时已经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杀了萧衍。

  众臣之中只有王澄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道:“君主且宽心,我们北魏三十万大军还愁打不下一个小小的雍州城,离上次攻城已有一年之久,这次我们准备的更加充分,智取不行,我们就强攻,吾等为了北魏愿肝脑涂地。”众臣皆附和。

  “雍州有个萧衍乃我心头之患哪!这人一日不除,我寝食难安。王澄,你即刻随我去办件事!”

  时值深秋,晚棠苑中的树叶鲜花皆已凋零,由于前段时间的传言,院中客人寥寥无几,显得有几分落寞。未央遵嘱来到苑中一间房内,给她开门的正是王澄。只见君主居于上座,虽作汉人装扮,威严却不言而喻,未央立刻上前行叩拜礼。

  上座传来冷冷的质问声:“未央,我交代你的事,你可办砸了。”

  未央伏地不起,低着头道:“请君主赐罪!”

  “我让你拖住萧衍等到我攻占雍州后,你怎提前放他归来了,你可能给我个解释。”拓跋宏问道。

  “回君主,我已尽力拖延他,奈何此人足智多谋,有深谋远虑之道,固然我自毁身体,也牵绊不住他的步伐。”未央如实说到。

  “罢了,萧衍此人城府极深,就算你化作他至爱之人也无法令他就范,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拓跋宏的语气逐渐缓和,“此次我亲自过来,是为了交代给你一件更重要的事,不过凭你一己之力却有些为难于你,我会命晚棠苑协助你,若办成了,你便是我北魏的功臣。”

  “君主请说,只要未央能力所至,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好,你且附耳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