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三十二章 拖延时间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124 2019-07-21 13:13:08

  晚间到达一处新的驿馆,这次的房间倒是富余。未央择了一间最靠里较安静的房间,到了房间便倒在床上,不得动弹了。郗徽在屋内也让莺儿给自己揉肩捏腿,以缓解白日的疲劳。

  此刻萧衍在未央房外徘徊,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探听半天里面却无动静,萧衍担心未央病情直接推门而入,却见未央正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

  萧衍走近一瞧,只见未央眉头微蹙,似睡的并不安稳。他坐在床沿,轻轻的抚了抚未央的包扎着的额头,未央却因此惊醒。

  “将军找我有事?”未央问道。

  “无事,只是来瞧瞧你病好些了没,白天在马车上因郗徽在场,怕给你招惹麻烦,故没有特意关照你。”萧衍解释道。

  未央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去建康的时候也没见得这般娇贵,这回雍州了倒娇贵起来了。”

  “那是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睡马厩了。”萧衍假装责怪。

  未央连忙反驳道:“这可怨不得我,是你把你夫人安排与我同住,她一直以为我就是阿来,对我肯定有诸多好奇,若追问我,我该怎么回她啊,所以喽,我只能遁走啦。早知道啊,你就应该让我和高远同住,便什么事也没了。”

  “胡说!”萧衍有些恼火,“你一个姑娘家与一个大男人住一间房像什么样子,若传扬出去还得了。”

  未央不以为然,撅了噘嘴道:“那还不容易,若让人笑话了,我嫁他便是。”

  “一派胡言!你怎么能嫁于他?你何时倾心于他了?”萧衍顿时觉得怒火中烧,未央想解释也被他的话打断了。

  “怪不得今日你生病他也异常焦急了,原来你二人早已互相倾心了,倒是我成多余的了。”萧衍的眼神瞬间灰败。

  “呃……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将军不必当真的。”未央只是有些好笑,萧衍的反应实在有些过于夸张。

  “当真?你与高远真的没有私情?”萧衍将信将疑。

  未央实在有些无语,她日日都在萧衍的眼皮底下生活,哪里有机会与旁人有过多的接触。未央只是无语的看着他,并未作答。

  见未央甚是笃定的眼神,萧衍这才放下心来,刮了下她的鼻子道:“你这小妞,竟还作弄起我来了。以后这种玩笑可不要再开了,你想你是知晓我的心意的,莫要糟蹋我的一番情谊啊。你额头上的纱布可换过了,要不要我现在帮你换?若不仔细点,以后留疤就不好了。”

  “适才高远将军已经帮我换过了。”未央如实答道。

  萧衍瞪了未央一眼,叹了口气道:“莫要麻烦他了,以后我每日给你换吧。”

  萧衍在未央房间呆到夜深才走,未央内心腹诽道,不准我与其他男子独处一室,自己倒在我房间出入自由,真是不讲理。想起君主交代的任务,未央整理下衣着,走出了驿馆。

  漫无目的的走了好几里地,这冷飕飕的天气竟让自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再走出没几步,扭头发现路旁居然有条小河,有了!未央计从心来,只见她毫不犹豫地跳入了小河里。

  “怎么回事?这未央姑娘还没来,莫不是昨晚又睡马厩了吧。”郗徽有些不满,令莺儿前去催促。

  不一会儿,莺儿急匆匆的回来了,说:“夫人,我敲门敲了好一会也没人开,我推了推门,房门也锁上了。”

  “未央姑娘怕不是出了什么事吧,要不我去看看。”高远有些着急,准备往未央的房间去。

  高远的动作被萧衍及时制止了,“走,我与你同去吧。”

  两人到了未央房外,高远听里面没有丝毫动静,看了看萧衍,萧衍点了点头。高远立刻一脚踢开了房门,只见床上躺着未央还在昏睡着,却见她脸颊通红,嘴唇发白,萧衍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竟然烫手。

  昨晚见她状态还算不错,怎么今早这般严重了,萧衍有些不解。她这副样子哪还经得起路上的折腾,立刻命高远去打听附近的医馆。

  驿馆的掌柜匆匆赶来,甚是为难的说:“客官,你要问我这附近哪有茶水铺子、客栈我倒知晓,只是这医馆,怕是这条官道上少之又少啊。”

  萧衍脸上渐渐凝重起来,一来是为了未央的病情,二来是担忧因此耽误行程。见萧衍如此踌躇不定,高远提醒道:“将军,我们在建康时就有探子来报,说北魏有异动,若不及早赶回去,怕有变数啊。”

  萧衍此刻心里怕是比高远还着急,未央的病情若不及早医治怕是有性命危险,若带她去城中,必然要耽误两三日的时间,万一北魏趁他不在强攻雍州,后果不堪设想。未央只此一个,雍州也只此一个,萧衍陷入了两难境地。

  “将军。”此时床上的未央微睁双眼,艰难地说道:“将军不必为我的病情担忧,你们只管启程赶回雍州,待我病愈,自然赶回去与你们汇合。”

  “胡闹!你这副样子叫我怎能安心的走,我岂会抛下你任你自生自灭。”萧衍生气地说道,又转头对高远说:“你护送夫人先赶往雍州,再帮我备一辆马车,我携未央进城寻找医馆,待她病愈再赶上你们。”

  “将军万万不可,雍州不可一日无主,您再不赶回去主持大局怕是来不及了。”高远说得掷地有声。

  “这是命令!”萧衍呵斥道。

  高远立刻双手抱拳,“是!”

  “你不必太过担心,未央一旦病好,我们会日夜兼程赶回去,你放心去罢,路上照顾好夫人!”萧衍安慰道。

  听着有律的马蹄声,未央缓缓睁眼,萧衍正温柔的看着她,未央脸红了红道:“将军怎这般糊涂,若为我耽误了雍州大事,叫我情何以堪。”

  萧衍柔声道:“难道让我在你危难之际离开你?我是万万办不到的,你安心睡吧,到了城中医馆,我再叫你。”说着拉起未央炙热的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庞。

  未央微微一笑,并未抽回自己的手,只任由萧衍握着,慢慢入睡。萧衍瞧她睡得并不安稳,低头轻轻的在她额间映下一吻。若没有雍州,没有南齐和北魏的战争,只他二人永远在一起,又何其逍遥自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